它在全球監控你 (上)

它在全球監控你 (上)

文/李銘 (明慧之窗記者黃篤改寫)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OneZero網站發表文章揭露:中共以「銳眼工程」(Sharp Eyes),利用監控攝像頭、人臉識別技術及家中的電視盒,讓民眾透過電視與手機看到監控錄影,並能按鈕舉報。這個監控計畫是中共二零一六年的「五年計劃」,計畫在二零二零年覆蓋全中國100%的公共場所。

建立「預防和控制系統」  鼓勵民眾互相監視舉報

「銳眼」工程只是過去20年來眾多監控計畫之一。中共的現代監控計劃,始於二零零三年的金盾工程(Golden Shield Project),由公安部建立數據庫,包括大陸96%人口的戶口信息、旅行與犯罪記錄,實施嚴格的網絡審查和實體監控。

各地方政府還有當地的數據庫,在這一份黑名單上的人被禁止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如果有人預訂了巴士、火車或飛機票,警方就會出動。

中共還啟動了安全城市(Safe Cities)與天網(SkyNet),在中國公共與私人場所安裝了超過兩億個攝像頭進行人臉辨識,並將拍攝的照片分享到當地警方,以建立當地人口的數據庫。

中共「天網工程」秒讀人臉進行數據分析, 網路視頻擷圖(新唐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中共還通過《國家情報法》,要求所有中國公民與公司都必須向中共交出任何信息或數據。

中共的下一個「五年計劃」(二零二一年至二零二五年),將把社會管理交由地方政府,加強建立「預防和控制系統」,讓地方政府擁有更大的權力和社會控制,讓鄰里之間存在著相互監視、舉報,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基礎即將崩潰。

從金盾到銳眼  監控工程巨量消耗財政

十多年來,中共監控民眾的手法,從「金盾工程」到「銳眼工程」,從官方監控到鼓勵互相舉報,侵犯人權和個人隱私,消耗著大量納稅人的資金,例如:河南省周口市二零一八年的監控支出,與教育支出相同,是環保支出的兩倍多。這種無底線監控和收集手機私人信息的做法,令民眾越發反感,但民眾又似乎沒有選擇餘地。

中共龐大的監控工程催生了很多相關企業,這些企業出售監視器和影像管理軟體等。如:商湯科技(Sensetime)、曠視科技(Megvii)、海康威視(Hikvision)與大華股份(Dahua)等。這些企業因協助中共迫害維吾爾等少數民族,已在美國的制裁名單中。

中共龐大的監控工程催生了很多相關企業 (明慧之窗彙總整理)

透過數位滲透 監控範圍擴大到海外

二零二零年七月,台灣台中市有多處地下道、學校裝設「海康威視」監視系統,釀成資安危機的風波。因為海康威視參與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和天網制度,協助中共蒐集人口臉部資料上傳。

二零二零年十月初,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哈德遜學院(Hudson Institute)研究員克勞迪婭﹒羅塞特(Claudia Rosett)的文章,指出中共利用聯合國「地理空間中心」與「大數據研究中心」,在全球範圍內收集和竊取大量數據,對全世界進行監控,從而輸出其審查與監控人民的邪惡模式。

十月十四日,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也公布了年度網絡自由(Freedom on the Net)報告,中共連續六年倒數第一,是65個國家中網絡自由情況獲得最差評分的國家。報告說,中共趁「武漢肺炎」疫情之機,擴大網絡監控、數據搜集和審查言論,用高科技手段進行社會控制。

十月二十三日,時任美國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指出,針對數據進行建檔的「深圳振華數據信息技術公司」,產品買家是中共國安系統。中共藉此從數百萬名玩家安裝遊戲擷獲的資料,如:玩家姓名、付款資訊、位置,與遊戲對話的聲音樣本等數據檔案,用來施壓、勒索、威脅特定對像,或污衊、分化某一群體。

十月二十八日,兩位資安專家投書《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國科技廠商「騰訊」投資或收購了全球數大知名電玩開發商。中共掌握全球電玩市場的程度,更甚於「抖音」或「微信」等軟件,已構成重大威脅國家安全的問題。

十一月,美國Palo Alto Networks資安公司揭露,在Google Play發現多款危險的手機App,其中來自於中國的「百度」、「百度地圖」這兩款App,在美國下載總數超過600萬,全球恐有逾14億人的資料已被傳回中國大陸,甚至於更換手機也沒用,只要SIM沒有丟掉,系統仍能持續追蹤。許多手機用戶、電子遊戲玩家與慣用App的民眾,正陷入中共的網絡泥淖中而無法自拔。

網路無遠弗屆,全球恐有逾14億人的資料已被傳回中國大陸。示意圖 (pixabay)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南韓《朝鮮日報》報導,中國企業向南韓軍方交付215台監視攝影機,設備管理網頁中卻嵌有意圖竊取軍事機密的惡意代碼。所幸南韓軍方即時發現問題,未使用該批設備。

中共使用國家機器、大數據來監控民眾,利用現代科技把對人的控制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讓人不寒而慄。(待續)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