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變種病毒的啟示

新冠變種病毒的啟示

文 / 聞欣(明慧之窗記者李蓮改寫)

新冠肺炎(COVID-19/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變異病毒奧密克戎(Omicron)已經擴散到七十餘國家。包括中國浙江、廣州、天津、河南也陸續出現了病例。一項新研究顯示,奧密克戎感染率是德爾塔變種的五倍以上。接踵而來的,是奧密克戎和德爾塔的結合變種,已經在擴散中。

防疫措施改變了什麼?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英國衛生安全局表示,奧密克戎毒株「可能是大流行暴發以來最嚴重的威脅」;法國政府警告說,奧密克戎變種正在歐洲「以閃電般速度蔓延」。美國、加拿大、愛爾蘭等多地也正面臨病例激增。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主任、白宮首席醫學顧問福西說:「我們將能夠確定,是否所有疫苗誘導的抗體都會失去對抗奧密克戎的有效性。」

僅僅在不到半年之前,英國政府的「緊急情況科學顧問小組」(Sage)七月二十六日發布報告預測,變異病毒可能沒法根除,隨著時間的推移,會出現令所有疫苗都失效的「超級變異毒株」。

奧密克戎的出現,使得世界剛剛啟動恢復的步伐,就又一次重重地按下了「暫停鍵」。

從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最早發現武漢肺炎的跡象,至二零二一年十二月,整整兩年過去了,從武漢肺炎到英國變異病毒,再到德爾塔,又出現奧密克戎,每一次經過種種方式的防禦之後,都有一段平穩期,但是不久之後,又出現更為劇烈的變異。

這樣的現象給人們什麼啟示?兩年過去了我們究竟對瘟疫認識多少?

根據Worldometers世界實時統計數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自二零二零年十月份以後每月新增病例統計表如下:

全球疫情單月新增病例統計表(至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累計數字來自Worldometer實時統計數據)資料來源:明慧網

以上統計數字看,自從二零二一年一月至十一月,平均每日新增確診數量基本上在50萬例,差異並不是很大。也就是說,所有的防疫措施,並沒有帶來對於疫情的實質性的改變。

打疫苗的反思

據路透社報導,在過去的兩年裏,新冠病毒死亡人數用了一年多時間達到了250萬,但接下來的250萬死亡人數僅用了不到八個月的時間。數據顯示,不管人們採取什麼措施,疫情的加速趨勢,卻並沒有得到改善。

世界各國疫情相繼爆發下,新冠病例的激增常被認為與未接種疫苗的人有關。但是,來自美國哈佛大學和賓州州立大學的學者,針對68個國家的新冠疫情研究發現,接種疫苗人口百分比的高低,與新增病例之間「沒有明顯關係」。

發表在《歐洲流行病學雜誌》(Europe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的研究成果發現,疫情的升降與疫苗接種率沒有直接相關,研究者呼籲應重新審視打疫苗防疫措施。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有報導說,由美國製藥Vir Biotechnology旗下的瑞士Humabs Biomed SA和華盛頓大學等機構聯合進行了一項研究。

研究人員選用了新冠病毒(COVID-19)的奧密克戎變種和中國發現的原始病毒株做比較,分別實驗了目前廣泛使用的六種疫苗(輝瑞、莫德納、阿斯利康、強生、國藥和Sputnik)和不同的治療藥物。研究結果發現,對奧密克戎變體產生很少、或根本不產生中和抗體。

在現實中,對於疫苗的作用從不確定,到獲得普遍的認可,再到最新產生的抗體衰減,甚至於白宮首席醫學顧問福西說:「我們將能夠確定,是否所有疫苗誘導的抗體都會失去對抗奧密克戎的有效性。」難道對於瘟疫的認識,只能停留在現有的原點嗎?

疫災中的奇蹟

當回望歷史,人類歷史上經歷過多次大瘟疫。例如公元前四三零年的雅典大瘟疫、十四世紀的黑死病、一戰期間的西班牙大流感等。大瘟疫流行的一個共性特點,就是突然來臨,最後往往又神祕消失,人們不知它什麼時候會到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它到底在何時停下腳步。

瘟疫難以捉摸,但其神祕的一面,卻並非沒有向世人展現另一種可能:東西方文化中,都曾有著在瘟疫中,憑借堅定信念驅除恐懼的記錄。

從十四世紀至十七世紀,歐洲被「黑死病」籠罩,人們無處可逃。在危難中,僧侶馬丁﹒路德選擇留在了疫區,繼續為病患及垂死者服務。路德看到這樣的事實,「經驗表明,那些用德行、奉獻和真誠來護理病人的人,通常會受到保護。雖然他們染毒,卻沒有遇害。」馬丁﹒路德認為,瘟疫是上帝之鞭,是懲罰,也是一種試煉。

公元一六三三年,鼠疫肆虐歐洲,德國巴伐利亞的歐伯阿梅高小村也遭受疫情,當地居民萬分恐懼。在驚恐中,人們虔誠地向上帝祈禱並發誓: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在黑死病中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會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從那一刻起,鼠疫就再也沒有奪走當地人一條性命。

到現在,歐伯阿梅高人履行諾言,堅持上演《耶穌受難劇》已經376年了。

敬畏神明,提升道德,這是人類歷經磨難而積澱的文明結晶。順應天道,符合宇宙的根本特性,才是人類找到最終歸宿的祕鑰。

天人合一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主題。中國古代的醫學經典《黃帝內經》強調人「與天地相應,與四時相符」。老子、孔子也都有關於人和天德的論述。

中國古人認識到,人順應天德行事和生活,才能保持天人合一;天人合一,人體才能健康,家庭才能和睦,社會才能太平;反之,無論個人、家庭還是社會,都很容易病患災禍、此起彼伏。

(圖片:《清》陳枚《耕織圖 ‧ 祭神》局部)

在東方文化中,認為瘟疫的產生是邪氣入侵造成的。東漢著名經學家何休曾說:「民疾疫也,邪亂之氣所生。」

在史書中也記載了與瘟疫擦肩而過的奇蹟。

《四庫全書》記載,明代中期約嘉靖時人,曾任廣東高州府的一位徐姓知府,其姥姥和繼母曾經「疫痢大作」,已經奄奄一息,家人不少都被傳染,鄰居親戚以為無救,紛紛躲避。

唯有徐知府獨自周旋其間,細心照料,姥姥和繼母才得以轉危為安,徐知府身體也一直健康,瘟疫好像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明朝永樂年間進士張宗璉的父親張彥忱,其同宗族的族人舉家染疫,親朋好友都躲避起來,張彥忱卻親自準備湯粥,每天去看望數次。大家怕他染上瘟疫,都阻止他。

張彥忱解釋道:「我做我的好事,鬼神怎能侵害呢?連道路旁邊的樹木都能施人以庇護的陰涼,而人與人之間怎能不扶危助困呢?」儘管在疫者間穿梭,張彥忱始終不染疫。

「天無絕人之路」

古今中外許多預言都提到過,人類在末劫將要經歷一場大劫。十六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其《諸世紀》預言,二零二一年世界將有大的災難,人口驟減。而在明朝開國元勛劉伯溫留下的《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準確地預言發生在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二零年出現的大瘟疫。

幾乎所有的預言或者寓示,都有同樣的訴求,無論貧富貴賤,「除非善乃能保全」。中國有一句古話:「天無絕人之路」,就是說,無論甚麼樣的災異,上天都會給值得留下的人一條活路。

在二零二零年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在中國大陸已經有若干身染瘟疫的人,因誠心敬念九字真言,而擺脫瘟疫。有醫學專家發現:「當人們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時,人體能量場會產生顯著的變化,增強免疫力,保護自身免受病毒感染。」

有醫學專家發現:「當人們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時,人體能量場會產生顯著的變化,增強免疫力,保護自身免受病毒感染。」(圖片來源:明慧網)

兩年過去,中共病毒在又一次變異中席捲全球,在一次又一次的抗疫「措施」變成「錯施」時,我們是否應當有一次真正的反思呢?善惡在一念之間,這是一份來之不易的機緣,祝願您在大難中,走出瘟疫,獲得救度,迎來光明的新紀元!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3/新冠肺炎再變異-帶來怎樣的啟示--436767.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