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四年廣州 心中那不可磨滅的記憶

一九九四年廣州 心中那不可磨滅的記憶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記者沈容改寫)

回首往事,歷歷在目。二十多年過去,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見證了許許多多神奇的,而又真真切切存在的故事,這些故事,有些發生在我的身上,有些發生在我的親人同修身上,有些發生在其他同修身上,更有許多發生在沒有修煉、但是認同大法,支持大法的世人身上。紙短言長,一時說也說不完……

中國掀起氣功熱

「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每次讀《轉法輪》,讀到師父講的這段話,都會使我心頭一震,並讓我想起這些年和師父的點點滴滴……

讀高中的時候,我因為體弱多病而學練多種祛病健身的氣功,當時社會上流行的許多功法都曾經嘗試過,但都不能達到完全祛病健身的效果。

一九九三下半年,我到了廣州附近讀書,當時正值氣功熱的高潮,社會上有各種各樣的功法,有許多假氣功利用人們的名利之心,大力宣傳練了他們的功法就能夠在短時間內修煉出功能,並能給人治病。學校裏就有許多同學練氣功,我們被當時的氣功熱裹挾著,到處尋求能煉出功能、並給人治病的氣功,還險些上了假氣功的當。

一九九四年暑假前,經朋友介紹,我和一位同學得知了法輪功,而且創始人將在暑假期間親臨廣州講法。暑假時,我們來到廣州,在廣東省氣功科學研究會報了名,我記得當時七天班十堂課的學費只有四十元,遠比其它功法低。由於報名人數不斷增加,法輪功廣州第四期學習班準備講課的地址更改了三次,由原來能容納一千左右人的禮堂,提升到能容納兩千多人的大禮堂。

當時的我悟性太低,聽了師父的講法後,雖然知道法輪功不同於一般的氣功,是一門高德大法,但是由於從小到大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毒害太深,在究竟有沒有神佛存在的問題上仍然是半信半疑。而且沒有正確理解好修煉與生活的關係;沒有理解好修煉中「放下」與「失去」內涵的不同,誤解為放下執著就是失去常人的美好生活,走上修煉道路就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誤解為我還很年輕,我的人生之路才剛剛開始,修煉了會失去常人中美好的生活, 慢慢的就放棄了修煉,迷於常人之中了。

由於常人中的名利色情牢牢控制了我,在急速下滑的社會大洪流中,我的心性也隨著下滑。不久,原來長期折磨我的胃病又復發了,並誘發其它器官的病變,嚴重的時候,連飯也吃不下去,渾身乏力,尋醫問藥也不好使,整個人面黃肌瘦,陷入極大痛苦之中,對人生幾乎絕望。

神跡再一次展現

一九九四年底,幸運之神再次降臨,一同煉功的同學告訴我,師父將於十二月在廣州舉辦第五期講法班,而這次講法班也將是師父在國內的最後一次面授班。清醒的一面使我明白,這將是我最後的一次機會,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緊緊抓住這個機會,馬上報名。

神跡真的又一次展現在我的眼前,剛聽完第一堂課,原本奄奄一息的我迅速恢復健康,飯菜吃得香,人也變得精力充沛,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真真切切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在班上,我如飢似渴聆聽師父的講法,沐浴著洪大的佛恩。這一次,真的像打開了千萬年塵封的記憶,恰如春雷響處,冰雪消融,大地復甦。我終於明白了自己得到的是甚麼,明白了自己身處的時代,我在心底一遍一遍的歡呼,這是亙古未有的大法在人間開傳啦!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潛在的興奮感。

師父親自教第五套功法。
師父應學員們要求,為大家打大蓮花手印。
學習班結束,學員向師父敬獻錦旗。
學習班結束,學員們依依不捨,目送師父離開體育館。

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很多人經過長時間的練功,也有的人沒有練過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對真理、人生真諦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可能伴隨著他的思想會來個昇華,他的心情會非常激動,這一點是肯定的。」

這一次,我下定決心要真正走上修煉大法之路。從深受「無神論」毒害到理解修煉,走上修煉,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無比艱難曲折的過程,而真正理解了修煉的意義、內涵與修煉的正確方法後,我常常感受到的是人生真正的美好與修煉的無比美妙。

一顆顆渴望得法的心

廣州第五期傳法班也是師父在國內最後一期的面授班,在廣州體育館舉辦,有五千多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學員參加了這一期的學習班,體育館四周圍的座位都坐得滿滿的,由於人太多,坐不下,有許多學員坐在體育館中間的空地上。因為受場地的限制,還有許多學員報不了名,進不了班,師父在體育館裏上第一堂課的時候,有許多進不了班的學員不願離去,在體育館外的空地上靜靜的煉功,當時在現場可以明顯感受到眾生渴望得法的感人氣氛。師父知道後,專門安排工作人員找了錄像播放設備,在場外為進不了班的學員做了現場直播。

師父講課的講台放置在體育館中間靠近其中一面牆約二米的地方,講台上簡單鋪了一塊金黃色的桌布,背景也是簡單的懸著一塊金黃色的布(這個背景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廣州講法錄像》中的背景)。講台上只有一個話筒和一杯水,但是師父講課極少喝水,經常是一堂課兩個小時都不用喝一口水。師父講課從不用講稿,講台上只有一張紙,但是師父講課的過程卻常常因為講課內容的精彩而被學員們陣陣熱烈的掌聲所打斷。

師父解答了我的疑問

學習班的最後一堂課,師父為大家解答問題,我也向工作人員遞上了一張紙條,向師父問了一個問題:看到人家有困難時幫助人家是自己的業力轉化為德還是拿別人的德?師父詳細的作了解答:

「你看到人家有困難幫助人家,行善、做好事嘛。當你幫助人家做好事的時候,如果這件事情很難,你會吃苦,你自身的業力會得到轉化。一般主動幫助人是自願的不會轉化德。這件事情是有一定價值的,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另外經常有難也可能在還業,或者有甚麼因緣關係,修煉的人把心用到這上邊那會幹壞事的,因為你看不到其中的因緣關係,所以我們才叫煉功的人要守德、無為。我們講的還有這樣一層意思:人家常人講積德、積德,那是常人做常人的事情,他是由常人那層的法約束的。而你是由修煉這層法約束的,執著於這些就不對。」[1]

我聽了師父的解答後,覺得還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就這個問題我又換了個方式再次寫了紙條遞交上去,師父再一次讀到我的問題,師父說,這個問題剛才我已經解答了。

師父為大家解答完問題,許多學員向師父敬獻鮮花和錦旗。接下來,師父盤坐在講台上,為大家打大蓮花手印,最後又向大家講了一段意味深長的結束語。

師父說:「在我們國家,我說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講這些更高層次上的法,只有我一個人在做,那全世界也就是我在做。但是不管怎麼樣,目的就是能使大家在這樣一個歷史時期,這樣一個人心很複雜的環境中能得正法,能夠真正的得到提高,真正能夠得到修煉。你即使不修煉,你從這個學習班上下去,你也會做一個好人,我相信會這樣。」[1]

師父還說:「最後送給大家一句話,你在今後修煉過程當中,如果你覺的很難忍的時候,如果你覺的不行的時候,你要想到我這句話,甚麼話哪?就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希望大家都能夠在大法修煉中圓滿功成!」[2]

學習班結束,師父微笑著向大家揮手作別,慢慢離開體育館,所有的學員都站立著,目送師父,依依不捨,久久不願離去,我用相機拍下了這一組彌足珍貴的照片,這是每個人心中不可磨滅的記憶,更是宇宙中閃閃發光的永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0/一組彌足珍貴的照片-一段不可磨滅的記憶-404786.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