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養父母的恩恩怨怨

我與養父母的恩恩怨怨

【明慧之窗記者雷進綜合報導】盧麗(化名)一九六三年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由於姊妹多,再加上生活困難,親生父母就把她送給了一個沒有小孩的家庭,也就是她的養父母。以下是她的自述。

一、苦難的童年

在我與養父母共同生活到三歲時,養母有了自己親生的孩子。這時,養父母就認為我是多餘的,嫌棄我,把我送給養父母的姐姐家,也就是我的姑姑家。姑姑家在農村,我從小就開始學做家務,扯豬草、背柴、洗碗,九歲才上一年級。在這個成長過程中有兩件事,讓我記憶猶新。一件是在我上初中的時候,一次去上山背柴,回來的路上,路很滑,一不小心從山頂摔下來了,恰好一個樹樁把我攔住了,幸運的是沒有生命危險。另一件是一次給我養母洗衣服時,不小心把衣服兜裏的兩元錢洗爛了,養母就認為我拿走了兩元錢,養母狠狠的打我、罵我、拿鞭子抽我,我不敢回家。在外面過了三天三夜,晚上睡在一個鐵桶裏邊,又餓又怕。養母也沒有找我,後來一個認識我親生父母的熟人才把我送回到養母那裏。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時代就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走過來的。

丈夫和我同在一個鎮上長大,婚後雖然生活條件很差,但丈夫對我很好,關心、體貼、周到,我也感到無比的幸福美滿,婚後我們有了一個可愛女兒。

二、修煉化解了我的家庭怨緣

二零零五年,我的一個同學從北京回到家鄉,給我講法輪功真相,講大法修煉的美好,勸我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少先隊組織,可以保平安。我很相信同學講的話,同學臨走時送我一本書《轉法輪》。當時也沒太在意,一年後才靜下心閱讀。看了兩遍後恍然大悟,原來我承受的所有苦和難,都是在消業,是為得大法的,喜悅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這是我尋找多年、夢寐以求的修煉大法,這是萬古不遇的。無比幸福的喜悅湧上心頭,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當時大法正遭受嚴重迫害,我對這場迫害的殘酷全然不知,也不害怕,整天心裏無比快樂、喜悅,每天煉功、學法,提高心性。二零零八年,有別的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我被株連,兩次被綁架,遭受非法關押、刑訊逼供、洗腦等迫害。從這以後,警察一直騷擾不斷,恐嚇、威脅家人。為了不連累家人,我被迫流離失所三年多。

1、修去了對養母的怨恨心

養母從小對我很不好,嫌棄我,經常為一點小事打我。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都留給妹妹和弟弟,吃飯都要看他們臉色,不敢夾菜,家裏活基本都是我幹。擔水、洗碗、扯豬草、背柴、做飯、洗衣、打掃衛生等等樣樣都幹。記得在一九七六年地震時,整個一條街都沒人敢在家裏呆,就連豬都要牽到安全棚去,養母卻讓我一個人在家做飯,做好後送到安全棚,根本不在意我的死活。在我修煉之前,對養母的怨恨心很重。

養母受中共的謊言矇蔽,不明真相,對我修煉產生了許多誤解,更擔心影響弟弟、弟媳的工作。我嚴守心性,不和他們計較,站在他們的角度替他們著想,關心他們,一度經常給養母寄錢。在她生病住院時照顧她,忙前忙後;每到逢年過節,買禮品看望,陪養母聊天,幹一些家務,臨走時,養母再三挽留。是師父和大法化解了我和養母的怨緣。

當我放下對養母的怨恨心時,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八十多斤的體重一下子提高到了一百多斤,紅光滿面,膚色白裏透紅,走路生風,上樓梯一點不累,整個身心沐浴在大法的洪恩浩蕩中,心中的喜悅無以言表,那種輕鬆、自在、快樂,使我更加堅信大法,堅信師父。

2、以德報怨,善待弟弟

在我流離失所的過程中,六一零辦公室的人找到家人恐嚇、威脅,煽動家庭仇恨,兩個弟弟非常恐懼。我主動找他們化解矛盾,給他們寫信,讓他們了解大法真相,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他們擔心影響他們的公職,不看不聽,說了一些狠話要和我斷絕關係。我想他們都是師父要救度的人,我就慈悲的對待,向他們道歉。他們家裏有事我主動幫忙,重活累活搶著幹,不在意他們的態度。路上碰到主動打招呼,逢年過節買禮品看望,弟弟去年裝修新房,我讓他們安心上班,自己從開始到一切安排妥當,家具到位,忙出忙進,歷時兩、三個月。現在我們相處的很融洽。

3、公公也開始修煉了

公公今年八十六歲,和我們住在一起已經五、六年了。公公有兩個兒子、三個女兒。丈夫是老大,我們住的遠一些。公公一直和二兒子住在一起,二兒子生了個男娃,公公喜歡孫子。他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二兒子身上,從他找對像、結婚到生子,公公、公婆給他們付出很多,找房子,操辦婚事,辦酒席,辦滿月,無論是錢財還是辛苦付出,盡心盡力的幫助二兒子帶孩子,一直到孫子上小學。出錢又出力,可二兒子、二兒媳婦並不領情,不記老人的好,還經常和老人吵架、生氣、鬧矛盾。一次吵架二兒子拿磚頭砸他,母親生病期間也不問候、看望,也不給錢,把公公當作仇人對待。由於我們生的女娃,公公、公婆都不喜歡,一直都是我們自己帶,上班沒有辦法只有找保姆,各方面公婆都沒有幫過我們,買房子,娃上學,都是靠我們自己。因我們離得遠不能在身邊照顧,隔十天、半月就回老家看望公婆,給他們買生活用品,營養品,做家務,陪他們說話聊天,按時給他們生活費。買衣物、家電、煙、酒、茶、奶等生活用品,孝敬公公、婆婆。婆婆去世後不久,公公就生病了,住院時,我們盡心照顧。出院後就把公公接來和我們一起住,給他做可口的飯菜。一直到現在,沒有任何怨言,心裏很平靜,相處的很融洽,後來公公也修煉大法了。老人現在身體很好,面色白裏透紅。每天聽法,沉浸在大法的喜悅中。

在我修煉大法的十幾年中,善良的丈夫一直對我理解支持,這是最珍貴最難得的。我兩次受迫害,丈夫替我承受了很多,吃苦受罪陪我度過了那段流離失所的艱難日子。領導找他談話,不給他調工資,他都沒在意,不放在心上,主動承擔家務。他知道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和迫害的邪惡與殘酷,這些年生活上、經濟上幫助其他大法學員;配合大家做講真相的事,從未間斷。近年來他也會提高心性了,主動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在對待女兒的婚事上,我們把錢財看的很淡,引導孩子學法走正路,不要受社會污染、誘惑,勤儉節約,做個合格的小弟子。

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就不可能化解家庭冤怨,更不可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和身心健康。我爲自己能成爲一個大法弟子而無比榮幸!感恩師尊,感恩大法!(原文:文: 陝西盧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