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遭非法綁架  家人全心營救得福報

雪蓮遭非法綁架 家人全心營救得福報

【明慧之窗記者方心綜合報導】中國大陸在中共邪黨的獨裁統治下,大陸大法弟子經受了二十多年的殘酷迫害,作為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承受了難以言說的壓力和痛苦。他們是如何對待這場魔難?

以下二則故事,是大陸大法弟子雪蓮(化名)的家人,在面對邪惡的迫害打壓中,他們因為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而得福報的真實故事。

姐姐得了乾燥症  又稱不死的癌症

姐姐一生命運多舛,「改革」浪潮把青年得志的姐夫推進了紙醉金迷的生活。一場家庭的變故讓姐姐與未滿三歲的兒子硬生生被拆散。緊隨其後的下崗(失業)大潮又將姐姐捲入下崗工人人群。

面對婚姻與工作的雙重打擊,姐姐身體出現嚴重病狀,經多方查治,最終確診了免疫性疾病──乾燥症,又稱「不死的癌症」,必須終身服藥,姐姐的意志垮了。

就在姐姐走投無路時,修煉大法的母親重新給了姐姐一個溫暖的家。每當姐姐情緒不好,母親就給她講大法的美好,漸漸的,姐姐的情緒平穩了。

姐姐經常陪著母親和另一位老年同修趕集。二零一七年的一天,同修在集上講真相被便衣警察抓捕,姐姐站出來不讓警察帶走同修,同時向圍觀的群眾講真相。

用心營救妹妹  姐姐不治之症痊癒

當三人一起被綁架至當地派出所,在審訊室裏姐姐沒有絲毫怕心的對警察說:真善忍是好的,社會需要真善忍,還細訴修煉大法人的善良,說得警察無話可說。最後把三人釋放了。

二零一九年,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姐姐、母親及家人去派出所要人。面對警察,姐姐大聲說法輪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並訴說我是如何善良的一個人,要警察放人。

在後來的日子裏,姐姐奔走在家與看守所之間。給我送錢,送衣服,並且想盡各種辦法,希望能將我營救出來。姐姐的善心與善行,感動了周圍的親人與朋友,也給姐姐帶來了福報。

半年前,姐姐出現胸悶,胸疼,呼吸困難,全身疼痛,不能躺臥,無法行走的嚴重病狀。

我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就會保護她。並且每天給她通讀一講《轉法輪》。讀到第四講時,姐姐已能自己行走。讀到第六講時,姐姐身體完全康復了。

如今的姐姐,身體健康,心態平和,善良溫柔。至於當初她患的「乾燥症」,在六年前就不藥而癒了。

雪蓮姐姐的善心與善行,感動了周圍的親人與朋友,也給姐姐帶來了福報。(圖片來源:明慧網)

丈夫一個月黑髮變花白

我丈夫是一名專業技術骨幹,曾是邪黨黨員,社會既得利益者。雖然已經退了黨,但是對邪黨邪惡的本質並沒有很清楚的認識。也不相信邪黨殘酷迫害大法修煉人。為此,我們之間時有爭執。

二零一九年,我因修煉大法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丈夫才認識到邪黨邪惡的本質。

為營救我,丈夫多方奔走,心力交瘁,一個月時間,他的一頭黑髮就變得花白,人也蒼老了許多。

我被釋放後,他對我沒有一句抱怨,沒有一句惡語。後來的日子裏,丈夫處處保護我,不讓我再受傷害,並多次給我單位領導打電話,使我沒有遭受來自單位領導及同事帶給我的壓力。

丈夫還經常給辦案警察打電話,催促他們趕快結案。並對我說:「就是要經常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知道你是有家人關心保護的人,讓他們不敢隨意迫害你。」

一次,丈夫認真的對我說:「我知道你是一個善良的人,你沒有做犯法的事,你沒有犯法。」看著丈夫真誠的臉,我內心溫暖又感動。

在家庭橫遭巨變,經濟、名譽遭受重創的時候,丈夫不但沒有責怪、怨恨,而是用他內心的善良和巨大的包容,給了我生活的勇氣和信心。而這一切,也給丈夫帶來了極大的福報。

雪蓮的丈夫用他內心的善良和巨大的包容,給了雪蓮生活的勇氣和信心。而這一切,也給他自己帶來了極大的福報。(圖片來源:pixabay)

曾犯錯誠心悔改  丈夫心悸不藥而癒

去年開始,丈夫身材變得臃腫,步履蹣跚,走不了幾步就氣喘吁吁,心悸的厲害。

這一切表現都與他的年齡極不相符,我想起我被關押時,丈夫為了保護我,曾有過對大法與大法師父不敬的行為。經過交流後,他寫了嚴正聲明,聲明以前所說所做對大法及師父不敬的事和話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丈夫寫了聲明後就去了異地上班。週五回來時,他的聲音洪亮,步履輕快,像換了一個人。丈夫愉悅的連聲說著:「奇怪,真奇怪!」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看丈夫有悔過的心,出手幫了一把,讓丈夫得以躲過了病業一劫。

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中共邪黨仍然瘋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請善良的人們,在迫害面前為大法弟子說一句公道話。因為,他們是用生命在踐行「真善忍」的好人。您的守護和付出,也一定會為您的生命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

(文章來源: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0/ -418758.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