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燒爛幾近失明  什麼力量讓他重見光明?

眼睛燒爛幾近失明 什麼力量讓他重見光明?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曾經的我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也不相信人死了還會重生,我以為人就是一生一世,死了就死了,就什麼也沒有了,因為我信奉的是共產邪黨。但一個偶然的事故,讓我轉變了觀念,也因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高溫液體瞬間噴射

那是一九九四年的一月初,一天我在單位工作,卻在生產過程中出現事故。我在處理事故的過程中,生產管道又一次爆裂,高溫的燒鹼液體瞬間噴射出來,噴到我的臉部、眼睛等處。當時感到滿臉火燒火燎的,眼睛也看不見東西,也睜不開眼睛,嚴重的情況讓我馬上被送到醫院。

醫生說我的右眼睛已經燒得爛了個大洞,很嚇人。經過三個多月的治療,要出院了,摘除眼罩檢查時,右眼球上有一層厚厚的白膜蓋住眼睛,就像大夫、護士說的好比一個簾子擋住了眼睛。

在一米內,我看視力表,上方最大的字母看不到上下左右,只有光感,能知道開燈關燈,那幾乎是盲人的程度;而左眼視力傷害也很大,看東西很模糊,看不清字句,近乎失明的痛楚讓我瞬間精神崩潰,要死要活的。

回家後,因生活不能自理,我自暴自棄,多次有輕生的念頭。妻子也經常以淚洗面,這該如何工作、生活呀,簡直就是天塌了一樣,無法生存。妻子為了照顧護理我,也不能上班了。

為了醫治眼睛,我又到了幾所大醫院檢查、治療。最後都告知,如果想讓眼睛復明,必須換眼角膜,否則治不好。

可我一個普通家庭,哪有錢換角膜?還不知道哪年哪月能等到眼角膜呢。從此,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到了絕望的地步,整天無所事事、昏昏沉沉。不但不能工作,生活還不能自理,這如何是好啊?我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視力從模糊到清楚

一九九四年十月的一天,我在家休病假。老父親來看我,對我說:「你在家休息,也沒事幹,就跟我學法輪功吧。法輪功有一本天書,治病有奇效。」父親還跟我說了很多很多。

當時我似信非信、似懂非懂。礙於對老父親的情感、面子,就答應父親先看看書吧,但心裏想著應付應付好了,反正也不花錢。

當我開始看《法輪功》時,看字模模糊糊,我猶豫了,但還是想看看,書中到底寫些什麼?

很吃力的一字一字地看。就這樣,看著看著,書中的字一點一點變大,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楚。我感動得熱淚盈眶,很想哭。相信師父就是大神,一定能把我的眼睛治好。

從此,我天天就願看書學法,還跟老父親學煉功。幾天時間,眼睛開始清亮了,厚厚的一層眼白膜,開始單薄了,後來消失了。我沒有吃藥打針,更沒有上醫院,眼睛就徹底好了,甚至比以前看的更清楚。這真是太神奇、太不可思議,用現代的科學是根本無法解釋的。

我從相信無神到相信有神,那種內心的震撼無以言表,我在心裏吶喊:「師父太偉大了,法輪功太好了。」我不斷叩拜師父、謝謝恩師、謝謝恩師,給了我一雙明亮的眼睛。

一九九八年,中共曾在北京、武漢、大連以及廣東省的法輪功學員中做過健康調查,受調的3萬1000名學員中,有98%在學煉之後健康狀況顯著改善。圖為一九九八年瀋陽萬人集體煉功。(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7/生產事故燒傷眼睛-修大法雙眼復明-443646.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