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契機 徹底改變這一家難唸的經

一個契機 徹底改變這一家難唸的經

文/山東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編輯)

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真是不假。山東省白領上班族子進(化名)今年五十八歲,在以前,子進的家庭矛盾也是接連不斷。

子進是大學畢業,妻子是初中生,所以子進骨子裏看不起妻子,總是自命清高,吵架自然時有發生,經常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鬧得不可開交。妻子常常抱怨子進,甚至要死要活要離婚。

子進也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知識學問此時也用不上了,也是怨天怨地,怨你怨他的,哎,湊合著過吧。看看周圍的家庭,很多不都是這樣的嗎?家庭這本經可真是難念啊。

然而,有一天,事情發生了轉機。

一九九八年春,朋友給子進推薦了《轉法輪》一書,子進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真是一本寶書啊!

看完書後,子進的心胸豁然開朗,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和真諦,就是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更好的人。修出善良的本性,做一個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無私無我,道德高尚的人,返本歸真。這不就是子進人生中一直在苦苦追尋的東西嗎?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從此,子進按照法輪大法的真、善、忍信念誠心善待他人,包括家人,親戚朋友。不知不覺中,子進的心胸寬廣了,容量變大了,做什麼事情都為別人著想,骨子裏那種自視清高的感覺淡化了,看妻子也順眼了,矛盾減少了,家庭也和睦了,對親朋好友也樂於幫忙,不再像以前那樣斤斤計較了。

大約十多年前的一個夏天,子進的岳父腰椎間盤突出,情況很嚴重,在市醫院動了手術。結果家人間在陪床的問題上犯了愁:誰陪啊?怎麼陪啊?岳父有四個女兒、四個女婿,都在工廠裏上班,確實都很忙,孩子又小,脫不開身。

於是子進對妻子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李洪志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做什麼事情都要首先考慮別人。既然他們脫不開身,全程都是我陪床吧,誰有空誰去看看就行了。

但是還要上班,怎麼辦呢?於是子進請了事假。岳父住院十四天,子進陪床十二天。頭幾天,岳父臥床全身不能動,大小便全在床上,子進接屎倒尿的,幫他擦洗身體,翻身,按摩等等,還陪老人拉拉呱(聊天),疏導他因長時間臥床導致的煩躁鬱悶。

子進十幾天幾乎沒睡過什麼覺,至多抽空迷糊一會兒。同病房的病人對岳父說,你這女婿真不錯,真孝順,比親兒子還親。

三年前,子進父親生病,子進把他從老家接來在市醫院做了手術,前後住院十八天。因為子進兩個弟弟家都在農村,生活條件不太好,給人打工,身不由己,脫不開身。

子進說服母親,沒讓他們到城裏來陪床,子進一個人陪了十八天。手術費加醫藥費大約六萬元左右,父親說,你們弟兄三人平攤吧。

在子進們老家那邊,老人住院的費用都是兄弟姐妹平攤的,也常有因為醫藥費、陪床不均的,彼此鬧得關係很僵的。

子進是法輪大法弟子,理解弟弟們的難處,設身處地地為他們著想,沒讓他們掏錢,也沒有讓他們過來陪床。出院後,父母還為子進抱不平,勸子進跟弟弟弟媳要點錢。

子進說,我的工資雖然不高,但畢竟是職工,收入比較穩定。他們倆在農村,給人打工,起早貪黑的,掙一塊錢都不容易,很辛苦的,我就多掏一點吧。

父母也知道子進是修法輪大法才做到這樣不計較,都感恩大法師父。後來,兩個弟弟也盡其所能的出了一些錢。

二零零八年,母親做了眼睛白內障手術,住院八天全自費。子進陪了八天床,住院費也是子進一個人掏的。當時弟媳和父母正鬧著矛盾,所以住院的事也沒讓他們知道,沒讓弟弟們掏一分錢。

子進兩個弟弟看見哥哥不和他們斤斤計較,慢慢也知道孝順了,婆媳間的矛盾也減少了,他們在老家陪伴著八十多歲的父母,子進的心裏很放心,在外邊上班也安心了。現在父母生活得非常舒心,經常念法輪大法好!

現在的很多家庭為了財產、贍養費、長輩住院的事兒啊,兄弟姐妹、親人間的關係弄得很僵,鬧出多少不愉快。子進經常想,如果不修煉大法,肯定和別人一樣,可憐又可笑。法輪大法真能改變人心啊!

現在的很多家庭為了財產、贍養費、長輩住院的事兒啊,兄弟姐妹、親人間的關係弄得很僵,鬧出多少不愉快。子進經常想,如果不修煉大法,肯定和別人一樣,可憐又可笑。法輪大法真能改變人心啊!(圖片來源:明慧網)

「這個法輪功女婿就是不一樣!」

子進和妻子結婚前,妻子曾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生了一個男孩叫小衛,後因有第三者插足,妻子與前夫離了婚。當時小衛才一歲多點。

由於是獨子獨孫,他爺爺奶奶強勢要求法院把小衛判給了他們,並在協議書上寫明,不需要女方這邊一分錢的撫養費,並且要求妻子這邊儘量不要探望孩子。妻子很傷心,但也沒辦法。

子進和妻子結婚後這十幾年來,小衛一直都是跟其父和後媽,還有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後媽帶著一個女孩兒,比小衛大四、五歲,小衛的父親工資很低,愛喝酒。

他的後媽很早就買斷了工齡,僅有一點點生活費,也沒有正式工作,所以家庭生活比較困難,僅夠維持日常開銷。小衛姑姑家比較富裕些,在經濟上經常給他家不少的幫助。

人有旦夕禍福。大約在小衛上初三的時候,他姑姑意外事故去世,其姑父和小衛爺爺奶奶的關係不好,此後基本上斷絕了來往。

小衛上高中後,學費生活費不少,其父那點工資還不夠他喝酒的。何況小衛後媽還要供給親生女兒上大學,基本上是家無餘資。

小衛主要靠爺爺微薄的退休金,勉強維持上學。然而禍不單行,小衛的爺爺得了重病,也去世了,家裏的經濟來源一下子緊張了,無力再供給小衛繼續念完高中,更何況是上大學。

實在沒辦法了,小衛的奶奶才想起讓小衛來認親媽,看看能不能尋求點幫助。說實在的,自從小衛離開親媽後,十七、八年間沒上過子進家的門,期間也沒聯繫過,妻子連這個兒子長得啥模樣都不知道,子進和妻子也有了自己的兒子要撫養上學。

子進呢也是上有二老,都是農民,家裏窮,什麼養老金也沒有,一直是靠子進微薄的工資贍養。子進們夫妻倆平日裏省吃儉用,也攢不下幾個錢。

所以小衛上門認親媽的時候,妻子心裏知道孩子是來要錢的。雖然十幾年沒見面,但畢竟是親生的,想幫助孩子,但又心存顧慮:孩子上大學,學費、生活費可不是個小數,大學畢業,還得找工作,還得買車,買房,結婚,將來花錢的地方多了去了,無底洞啊!

如果將來孩子爭氣有出息還行,萬一將來不學好咋辦?真是不敢想像下去。

妻子的朋友、同事也紛紛相勸:千萬別相認啊,就是來跟你要錢的,別給!給點就行了,反正也沒什麼感情,否則沒完沒了,將來的麻煩事可大了。再說,最關鍵的是,子進能同意嗎?多少再婚家庭因為撫養費、親爹後媽等等問題,鬧得不可開交,不歡而散,甚至反目成仇的……七嘴八舌,說什麼的都有。

妻子顧慮重重,最主要是擔心子進會不會同意,小心翼翼徵求子進的意見。說實話,妻子跟子進一說這事時,子進的心裏也是不舒服,有些擔心,這對子進這個普通工薪階層來說,真不是個小數目,負擔不輕啊。

還有,這孩子的人品怎麼樣,萬一將來……但是,子進也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痛快地對妻子說:同意支付孩子的學費。「妳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都十幾年了,修煉人的做人標準妳也知道,就是真、善、忍,大法師父教誨要與人為善,這也是子進處事做人的原則。不管這個孩子人品如何,我們都得幫他。」

子進還說:「妳儘管放心,妳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眼下這孩子上學遇到困難了,咱不管誰管啊!讓孩子放心,別發愁,上大學的費用,我們出。妻子聽了非常感動。」

妻子跟兒子小衛見面後,說了子進的意思。孩子喜出望外,高興得了不得,跟他奶奶、爸爸、後媽一說,他們也都很歡喜,一大塊的心病總算落了地。

小衛上學期間,子進怕孩子亂花錢,不是一次給足,而是每個月給他往卡裏打一次錢。孩子經常跟子進通電話,他很願意跟子進聊天,有什麼心裏話,解不開的心理問題,甚麼煩心的事啊等等,也願意跟子進傾訴。

子進就把真、善、忍的為人原則,一點點地講給他聽,並給他疏導一些想不開的事,告訴他與人為善,善惡有報的基本道理。小衛對法輪大法的道理很認可,也很感謝子進告訴他這麼好的做人之道。

子進就把真、善、忍的為人原則,一點點地講給他聽,並給他疏導一些想不開的事,告訴他與人為善,善惡有報的基本道理。(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一七年小衛大學順利畢業,並在某大城市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二零一九年,小衛跟一女孩訂了婚,想在城裏買一套房子,這回可真是又犯了愁:單是房子首付就需要四、五十萬,他的父母也是愁得不行,拿出萬兒八千的,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小衛奶奶咬牙拿出了「棺材本」,也才剛剛十萬元,愁得病倒了。現在這個社會,向人借錢可不是容易事啊!小衛打來電話,吞吞吐吐的,問子進能否幫忙解決一點困難,先借給他一些也行。他不太好意思再向子進要錢。

子進簡單地了解了一下情況,得知小衛已向銀行貸了款,還差二十多萬。妻子也跟子進商量,子進沒有絲毫猶豫,第二天就拿存摺到銀行取出了二十多萬,那是子進的大部分家當,給小衛匯了過去。

小衛當時感動的心情可想而知!他那邊的父母對子進更是感謝不已,他奶奶更是高興得病也好了。他們全家人做夢都想不到小衛能遇到這麼好的伯伯。

子進對小衛說:「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也是一個挺自私的人,尤其在錢物方面,更是斤斤計較,不可能做到現在這樣的。是法輪大法徹底改變了我,使我放下了個人的恩恩怨怨,變成了一個心懷慈悲,遇事能為別人著想的人。」

子進循循善誘:「我們修大法的人都是這樣的。將來你有了能力之後,你也可以去幫助你的親人啊,朋友啊,幫助他們解決一些困難。」

小衛通過子進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修大法的都是真正的好人,是共產黨在騙人,污衊抹黑法輪功,在破壞真善忍這普世價值。小衛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佩戴真相護身符,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小衛通過子進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修大法的都是真正的好人,是共產黨在騙人,污衊抹黑法輪功,在破壞真善忍這普世價值。(圖片來源:明慧網)

現在小衛也得了福報,當他的許多同學還在為了找工作,到處奔波,弄得焦頭爛額之際,他畢業後的工作卻是異常順利,在同行中脫穎而出,年紀輕輕,不到三年,就已經是大型公司在某市的部門經理了。

小衛與子進經常電話不斷,他每次回家探親,子進都選在姥爺姥姥家(子進的岳父母家)一起吃飯,他姥爺姥姥沒想到分別十幾年的寶貝外孫又回來了,還出息得這麼優秀,告訴小衛千萬不能忘了子進這個伯伯。

左鄰右舍聽說之後,對子進誇讚不已,對子進岳父母說:「沒見過這麼好的人,對待小衛比親生兒子還好,這個法輪功女婿就是不一樣!」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1/我家難念的經好念了-436917.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