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四月那一天 我們一起走上北京

一九九九年四月那一天 我們一起走上北京

文 / 大陸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明天就是「四﹒二五」了,中共又緊張起來了:接到指令的維穩人員早已走向「工作崗位」了,對法輪功學員新一輪的打壓、迫害、騷擾,伴隨著「清零」正在緊鑼密鼓之中。中共有關部門還把四月二十五日定為「國家安全日」,通過網絡昭告全中國。其實,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的正是江澤民流氓集團與中共自己。

二十三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的日子,這一天也讓法輪功引起全世界矚目。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地來到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對面的過道上,靜靜地在那裏安靜地待了一整天,在晚上又靜靜地、有秩序地離去。

離去的時候學員們甚至把警察扔到地上的煙頭都撿了起來,一點垃圾都沒有留下。一位警察指著乾淨、沒有一片紙屑的地面對另外一個警察說:「甚麼是德,這就是德!」

四二五是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的上訪。法輪功學員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嚴格律己、和平理性。他們展現出人們從未見過的高尚道德行為,譜寫出備受多國媒體讚譽的道德豐碑。

各地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上訪。(大紀元)

天津事件

「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源於羅幹的連襟、科痞何祚庥寫的一篇無中生有、栽贓誣蔑法輪功的文章。為此天津法輪功學員本著善心善念,向有關領導講述法輪大法真相以澄清事實,卻突然遭到大批天津警察暴力毆打,很多學員受傷、流血,還抓走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到市政府要求放人,被有關當局告知:北京參與了此事,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當時,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在密切關注著這起天津事件。既然北京參與了此事,且只有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那就去北京吧。於是大家都想去北京,向政府表達自己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道德原則修煉的初衷,並要求釋放被當局抓捕的學員、出版大法書籍並有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

北京上訪

二十四日傍晚煉完功後,我們幾個想去北京反映情況的朋友們約好第二天清晨三點在路南會合,結伴一起走。晚上,我和丈夫說了我的決定。他心情沉重地搖搖頭,說:「這事可得斟酌一下,共產黨可不是吃素的。(六四時)大學生又怎樣?只要求反腐並不反黨,不照樣被血腥鎮壓!」

他的話讓我想起當年,那些風華正茂、一個個鮮活的年輕生命瞬間消失,他們的親人呼天搶地。收發室的看門人只因說出他目睹的、坦克把人壓成肉餅的慘狀,就差點被抓起來判刑。幸虧老人是當兵出身,曾多次立功受獎,「家庭成分清白」,最後才以「認罪檢查」,被開除收發室,丟了飯碗了事。

二十五日凌晨兩點多,我悄悄起來,丈夫無奈地說了一句:「妳還是決定要去?」我說:「是,我覺得我應該去。」顯然這一夜他也沒睡安穩。

我輕輕梳洗了一下,走出家門。昏暗的路燈下,幾個學員已經等在那裏。我們一塊騎車朝北京城內出發。一路上,人流都朝一個方向,知道都是學員,騎車能載人的,不管認不認識,都會把正在步行的學員載上。

進城後,我們也不知信訪辦在哪兒,決定先把車停在北海公園的停車場,因為從前去北海玩的時候知道那裏有個停車場。

中南海紅牆

北海公園外的馬路上滿是人、隨處可見的警察和閃著警燈停在路邊的警車,誰也不說話,默默的由警察指揮排成一個個長隊,再由警察領著一隊接一隊的走。我們跟著一個警察走了好一會兒,左拐右拐的,走到一個地方,他讓我們就站在那裏,自己就離開了。

我們的背後是有些破損的古式青磚牆,前面是寬寬的街道,對面是中南海的紅牆。學員們都盡可能地往牆邊站,把人行道讓出來,以保證交通暢通無阻。

大家都默默站著,時間一長,學員們就開始互相輪換,輪換時後面的人扯扯前面站著學員的後衣襟,前面學員就無聲退到後面去打坐或看書,換到前面的學員站好後,有的捧著大法書看,有的在心裏背法。

大家都默默站著,時間一長,學員們就開始互相輪換,輪換時後面的人扯扯前面站著學員的後衣襟,前面學員就無聲退到後面去打坐或看書,換到前面的學員站好後,有的捧著大法書看,有的在心裏背法。(明慧網)

我沒吃早飯,可不渴也不餓。我忘記帶手錶,也不知幾點鐘了,從東面悄聲傳來消息說:朱鎔基總理從外面回來了,點了幾個學員帶進去談話,大家就默默等待著結果。

往西走不遠處的北面有個窄窄胡同口,進到胡同裏面是很大一片民房,家家門窗緊閉,聽不到任何聲音,顯然是接到甚麼通知了。那裏有個公共廁所,學員們大都到那裏方便。我看到有幾個學員在廁所裏打掃沖洗,把廁所清理得很乾淨。方便的學員也格外小心。廁所的左邊有個簡陋食堂,門開著,人不多,都在那默默地吃飯。我們買一點吃的,站在那裏匆匆吃完趕緊回到隊伍中。

回去後就聽到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催促大家趕快散去。我們都當沒聽見,依舊默默地站著不動。有人小聲告訴我,剛剛有一車隊經過,部隊的法輪功學員認出裏面有一輛防彈車。其中有一輛車在錄像還是拍照。事後才知道,那個車隊就是江澤民的車隊。他就躲在那輛防彈車裏偷偷窺視。

滿天飛旋的法輪

站了許久,忽然一學員脫口而出:「看,法輪!」大家不約而同的仰頭朝天上望去。只見五顏六色眾多的法輪從太陽裏紛飛出來,落在樹上、牆上、樓頂上、街面上,法輪功學員們發出輕微的驚讚聲!

對面站著聊天的警察也好奇地抬頭向天空望去,但他們看不到,就又回頭看看仰天同望滿臉驚喜的學員們,流露出一種莫名其妙的表情。這一美妙、殊勝、玄奧、壯觀的景象持續了幾分鐘,卻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裏。

過了一陣子,談判的代表們出來了。得知天津已經放人。

夜色降臨,大批學員迅速離開。在離開之前,各自都把自己身下和周圍仔細檢查了一遍,將紙屑、枯葉、細小的木棍,包括馬路上警察扔的煙頭等都撿起來,裝在塑料袋裏帶走。彼此互相叮囑:夜深了,不要一人單獨走,一定要結伴同行。

夜幕遮掩了萬名法輪功學員寂靜無聲的蹤影。

在充滿假惡鬥專制國的地盤上,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大法弟子踐行了「真、善、忍」這普世價值的道德豐碑。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3/回想當年的「四﹒二五」-441612.html)

(本文主圖來源:大紀元)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