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 全班得福報

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 全班得福報

【明慧之窗記者黃詩綜合報導】Omicron變種病毒來勢洶洶,原本疫情緩和的台灣,近日確診個案也明顯上升,有些學校還因此停課或預防性停課,這給即將參加學測的高中三年級學生造成很大的壓力。

台灣110學年度大學學測,預計今年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舉行三天。學測剩倒數十天,不少高三莘莘學子原本心情就忐忑不安,現在不僅要面對學測壓力,還得擔心自己或周邊人出現症狀被隔離或預防性隔離。更害怕自己被病毒感染,危害生命安全,三年來的努力和準備,可能因疫情而功虧一簣,心理壓力非常大。

在中國大陸有一位高校的老師,他傳授了學生一個防疫良方。結果,疫情期間,他的班上沒有一個學生染疫,學生在考場也發揮出超常的實力,取得了可喜的成績。怎麼這麼神奇呀!我們來一窺究竟。

堅信他們都是好孩子

我是李寧(化名),從事高中教學近二十五年,當過十五年以上的班主任,連續帶了八屆畢業班。在每屆高考中,我帶的畢業班都是同年班級的第一名,多次得到市政府頒發的優秀班主任獎。

我帶班也不像其他班主任起早貪黑地那麼辛苦,相比之下算很輕鬆。這其中的祕訣是,我堅信他們都是好孩子。

我是大法弟子,法輪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也讓我明白了許多人生的道理。我相信我班裏的每一個孩子,是和我有很大緣分的,都是大法師父交給我教育和培養的。無論他們現在的成績如何,我堅信,這群孩子將來一定會成為社會中優秀的一員。

用真誠得到孩子和家長認可

在教學中,我更多強調的是教孩子們如何做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我不僅高標準要求孩子們,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例如,我從不收家長的禮物,實在推脫不掉,等孩子畢業時換個方式原數退回。

我不僅高標準要求孩子們,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圖片來源:明慧網)

班裏的錢、物,我絕不占用,由生活委員負責管理。早期學校沒有發部分班費給班級,我們就在班裏賣食品掙得班費,我若在班裏拿一瓶裝礦泉水喝,照樣付錢,不搞特殊。學生也在自己拿物時主動放錢,沒有不給錢的。

每天晚上,生活委員負責清點帳目,班裏會計負責記帳,用身體力行的方法培養學生不貪占集體便宜的價值觀。

念「法輪大法好」考場超常發揮

我會利用機會給孩子和家長講清法輪大法真相,孩子和家長明白大法真相並能夠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對孩子高考很有幫助。有的孩子原本對考上大學不抱任何希望了,卻臨陣超常發揮,出現了很多奇蹟。

二零二零年的畢業班有個女孩,學習非常刻苦,可就是成績上不來。高考前,她的成績降到了班裏的倒數幾名,她媽媽急得吃不好、睡不好,每次給我打電話,都能感受到她的焦慮。

她媽媽明白大法真相已經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所以我告訴她,把心放下,默默祈禱吧!因為電話裏不能明說,但她心裏明白我是讓她念「法輪大法好」,讓她堅信孩子是有神佛保護的。

高考分數公布了,孩子的成績超出本科線58分,被北京的一所院校錄取。

用善啟迪孩子

大法教我修善,我也不斷地啟迪孩子們的善念,逐步抑制他們的壞習慣。當學生犯錯誤時,我處理問題完全站在學生的角度,用善的方式解決學生的違紀。我儘量控制自己不好的情緒,放下面子心。

我跟學生說:「若看到我發脾氣時,就及時提醒我,我會努力改正的。」我時時用大法來衡量自己、約束自己,心一定要端、行一定要正,展示大法弟子的風範,學生們是看得見的。

用忍管理孩子

一個叫傑的男孩,身高一米八,長得粗壯結實。高一時,他是學校有名的打架大王。高二時,他父母託關係轉到了我的班。到班沒幾天,他就把一個學生的鼻子打得流血,只因為看籃球比賽時那個學生擋住了他的視線。學校讓家長把他領回家反省。

我把家長和孩子請到我的辦公室,讓孩子坐在我身邊,家長坐在我對面。我讓孩子看清父母的愁容,耐心地對他說:「打架不僅牽扯父母的精力,還要賠償對方的經濟損失,自己也不能安心學習。今後如果想打架,每當舉起拳頭時,想想『忍』字是心上一把刀,你一定要學會忍。」

傑慚愧極了。他沒想到,他打了人,還能坐在老師身邊;更沒想到,給學校簽字「保證」他今後再也不會打架的,不是他的父母,是老師。

之後我讓他當班裏的紀律委員,協助班長管理班級紀律,同時學會約束自己。傑感到我真心為他好,就努力管理班級,從此以後再不打架了。雖然管理班級時,他有時會顯示武力,同學都怕他但也很服他,明白他是真心為同學好。

後來傑考上了韓國一所大學的物流專業。像傑這樣的例子很多。

學生們感到幸運能碰到學大法的好老師

大家都說:「怎麼無論多皮的孩子,到你班裏都變乖了呢?」我想,這其中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我用在大法中悟到的「忍」的法理,用通俗的語言告訴孩子們,讓孩子們明白了「忍」的涵義和重要性;二是孩子們看到了我將家長送給我的紅包退回後,依然和以前一樣對待他們,明白我是真心愛護他們,就會發自內心聽我的話。

因為平時跟學生們的關係很融洽,學生們信任我,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也都能聽進去,全班大部分同學都退了團、隊。

學生們感到很幸運能碰到我這樣的老師,他們畢業多年後還來看望我。現在這些孩子,要麼自己開公司當老闆,要麼在單位裏擔任重要職務,都非常有能力。

因為平時跟學生們的關係很融洽,學生們信任我,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也都能聽進去,全班大部分同學都退了團、隊。(圖片來源:明慧網)

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全班得福報

二零二零年,我正好帶畢業班。年初,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相關單位要求高三學生和老師必須全封閉式管理。期間,不准家長探望,不准孩子外出,若有人出現發燒現象,一律讓救護車載到醫院單獨隔離。形勢相當緊張嚴峻,孩子們的心理壓力非常大。

我用師父賦予我的智慧,利用卡片、真相幣,利用給學生談心減壓的機會,給孩子們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他們得救的良方,退出無神論組織才能得到上天的護佑,學生們基本都明白了真相。

所以,雖然處在恐慌籠罩的環境下,他們還像往常一樣嬉笑、玩樂,一起吃、一起喝,都自信瘟疫與他們沒有關係,因為他們都有了對抗瘟疫的祕訣,他們相信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瘟疫不敢接近他們!

疫情期間,我的班沒有一個學生被救護車拉走隔離,有個別孩子因洗澡受涼剛要發燒,敬念「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體現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高考時,學生考場發揮超常,取得了可喜的成績。有的學生看到成績都不敢相信自己能考得那麼好,分數會那麼高!有個男學生,平時排名總是班裏的倒數幾名,成績從沒過300分,但這次高考考出了415分,進了理想的大學;有個女學生,平時成績是400多分,高考考了600多分。

學生們能取得這樣令人驚喜的好成績,是因為孩子們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且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賜給了他們應得的福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疫情中念「法輪大法好」全班得福報-418823.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