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診斷活不過五年  二十四年後她仍健在

醫生診斷活不過五年 二十四年後她仍健在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綜合報導】她叫望月良子,今年六十八歲,出生於中國大陸,在經歷過上山下鄉、大躍進、三反五反、整風四清,與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等鬥爭運動後,心驚膽顫、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卻也因此成為一位性格剛烈的女強人。

童年時家庭貧困,良子處處受到排斥和打壓,初中畢業後又因出身不好、沒有文化,為找一份工作四處碰壁,那份風雨飄搖的失落不斷衝擊著她。但為了能在社會中立足,良子挺直腰桿,什麼苦都願吃。

她說:「沒有托兒所,我就自己帶孩子上班,我做過飯、當過木工匠工,也做過教師、總務,家裡家外都是一把手。」

為讓別人看得起自己,良子費盡心力在夾縫中求生。「有一次我被領導降級,被指派到外面清掃,我不服氣,爭、打,找領導幹,那真是天翻地覆的鬥,不僅把身體搞壞了,也和別人弄得兩敗俱傷,不到四十歲就辦病退。」

為爭一口氣 搞得一身病

良子和丈夫商量開飯店,想爭一口氣讓大家看看她的能耐,於是借了錢租了房,到處撿拾石塊磚頭,自己建飯店。「完工開業後,我好開心有了自己的生意,我們從自己做,到請了一個廚師,服務員從一個、兩個到十八個,生意越來越好,白天開飯店,晚上開舞廳。」

望月良子在修煉法輪功前,是個事業成功的餐飲女強人。 (圖片來源:明慧網)

好花不長開、好景不長久,良子在嚴重透支體力、長期便血之下,身體再也撐不住了。「終於有一天我不行了,身體沒有一點力氣,就去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說,你去大醫院吧,這沒有床位了,連續三個醫院都不收我。」

起初,良子認為自己這一生受罪太多,只要能讓別人看得起,儘管曾經水深火熱,也不枉一生,但從她躺在醫院無法下床的那一刻,良子依舊感到一種深刻無奈的苦楚。

「我終於輸了,敗下來了,我回想這一生,酸甜苦辣我都走過,可做人為什麼這麼苦?我爭了氣了,有名了,有錢了,可以呼風喚雨了。到頭來我擁有什麼?只有死亡。」她感嘆的說。

病魔纏身一心求死 醫生也不解

當身體上的病魔一起湧上來時,良子覺得那滋味比黃連還苦,當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求醫生,我想死,他驚訝的問為什麼?醫生說我當了這麼多年的醫生,沒有一個病人說想死,他們都求我救他們。我真誠的告訴他說,我好累!我一生這麼苦,我想好好休息了,不想再承受這麼多的煩惱和艱辛。」

由於長期營養不良又持續便血,良子經歷一週輸血終於動了手術,在長達七、八個小時的手術過程中,因為沒有全身麻醉,良子痛到尖叫,卻漸漸的無力無聲。「過了不知多久,我看見女兒、兒子站在我面前哭,我雖然想死,但是我最放不下的是我的兒女啊,這一個放不下,讓我又繼續活著受苦。」

出院後,良子成了廢人,處處事事都要人幫助。「我的心難過極了,像我這麼強的人現在成了這樣,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流眼淚。」良子虛弱的身軀有如風中殘燭,隨時都會熄滅,為給她更好的治療,丈夫帶著良子走出國門來到日本。

能吃飯能做家務  也能睡著覺了

一九九二年九月六日,良子四十歲那年飛抵日本。「我下了飛機看到這片土地,覺得好熟悉好親切,彷彿這才是我的家鄉。上了電車,馬上有許多人給我讓座,他們衣著整潔,彬彬有禮,我不由得愛上這個國家,我想病好了一定為這個國家努力貢獻我的一切。」

一九九七年年底,一位朋友看到良子天天吃藥,便告訴她煉法輪功吧,這個功好!但一連幾次,良子都藉故推脫了。一天在朋友家中,對方再次提起這個話題,並當個客人的面說:「你們看她天天吃藥,讓她煉煉功也不要。」

良子為爭一口氣,卻搞得一身病,天天吃藥。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感到面子掛不住的良子,勉強拿著法輪功《大圓滿法》書籍氣沖沖回家了。隔天,她打開錄像機,聽到優美動聽的音樂,看到李洪志師父慈祥熟悉的面容,如此可親可敬,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再也離不開了。

「師父的動作優美,帶有一種神奇殊聖的感受,好像在呼喚我,來,起來,煉功。我不由自主的站起來聽師父的口令做起動作來,好舒服好美妙。我好感動,也好興奮,雖然我無法理解,但是我知道我真的離不開,真的離不開!」

煉完功後,師父慈悲的面容、親切的聲音,久久在良子腦海與耳邊縈繞,不曾離去。「我平時精神不好睡眠差,但那一天我醒來時,太陽那麼高,陽光照的屋裡透亮,家人早走了,我一看,啊,十點多了,我睡了那麼久,那麼甜,可以說我這一生從沒有像現在這麼好睡過。」

隨著師父的教功錄像,良子一次又一次的煉,一天兩天、一週兩週,她明顯感到法輪在身體內的旋轉,每次都不一樣。「那轉動很微妙,哪裡不舒服就有法輪的轉動。一個月、兩個月,我竟然不煉功時肚子裡也有法輪轉動。啊,我有法輪了,每天我都沉浸在幸福快樂的情緒中生活。然後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自己能吃飯了、能做家務了,整個人的臉色和身體狀況也好了。」

法輪功《大圓滿法》(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身輕體健的良子告訴醫生,我煉功了,病好了,不用再來醫院了,也不需要國家補助的錢了。她說:「我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真正修煉就要做到「真」。」

良子最後真誠的說:「我是在醫院判決死亡的人,醫生在我生病時就說過,我使勁也過不去五年的。可是今年已經活過二十四年了。我要告訴世界上所有的人,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他還讓我明白做人的道理,人來世上的真諦!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嶄新的人生!」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21/-429607.html)

(本文主圖取材目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