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汪志遠當了16年漸凍人 好友引路終於解凍【上集、廣播稿】

醫師汪志遠當了16年漸凍人 好友引路終於解凍【上集、廣播稿】

【明慧之窗記者子嫣綜合報導】「已是無路可走了,作為一個醫生,自己得了這種病,這是甚麼感覺?可以說人的精神完全垮了。」汪志遠,身為主治醫師。然而他得了什麼病,為什麼說自己無路可走了呢?

在一九七零年,年輕挺拔的汪志遠從中國第四軍醫大學畢業,接著他的事業一路順遂,一步一步晉升到中國全軍科學技術委員會文革後第一屆委員、《航空軍醫》雜誌編委。妻子跟他一樣也是一名主治醫師,他們的家庭生活過得非常幸福美滿。此時,在他眼前展開來的是一片光明燦爛的大好前程,事業、人生兩相得意。

怪病襲身 無藥可醫

雖說世事難料,不過這意外來得也太快了;在一九八三年,意氣風發、三十幾歲的汪志遠,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問題;檢查之後,被告之他罹患的是一種奇怪的病—漸凍人症。就像在二零一八年離世,國際知名的物理學家霍金一樣,霍金就是一個典型的漸凍人案例。

漸凍人症是一種全身的神經系統逐漸退化的致命疾病,致病原因不明,至今仍被醫學界認定為無藥可醫。患者最初會出現肌肉乏力、容易跌倒的現象;接下來,四肢、身軀都會逐漸的失去力氣,肌肉萎縮,甚至癱瘓;最終因呼吸衰竭、窒息身亡。醫生宣稱此病的患者平均存活約三到五年。

汪志遠接到自己罹患漸凍人的檢查報告時,如同被判了死刑一樣。他思忖著:「難道自己會跟霍金一樣,在智力未損、頭腦清晰的情況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全身一寸一寸的被凍結,最後走向死亡。」想到這裡,一陣恐怖襲來,渾身打起冷顫來。

汪志遠:「得病後不到三個月,我的體重就從原來一六零斤降到一一八斤。人全身無力到甚麼程度呢?從一樓走到二樓都頭昏疲乏,出門就得坐車;腦袋記憶力差到甚麼程度呢?連自家地址都經常忘記。」

尋遍國內外名醫 徒勞無功

不過,汪志遠仍不願就此檄械投降,身為醫生的他對現代醫學仍抱著一絲希望;他想:自己的同學、朋友,都是大醫院的主任、教授等,而自己的妻子又是神經內科主治醫師,這不就是擁有絕佳的醫療條件嗎?

另外,他還尋訪了當時中國最有名的醫院和專家,包括軍隊三零一總醫院、三醫大、四醫大以及華西醫大等;後來又嘗試了中醫、偏方和氣功等,幾乎能找的都找了;但顯然所有這些努力都徒勞無功。

在求醫無門的情況下,汪志遠的妻子救夫心切,她通過一番拼搏後遠赴美國,在1一九九二年進入哈佛醫學院,因為她認為那裡是世界第一流的醫院,很多尖端、最新的成果都出自哈佛。

而汪志遠直到一九九五年,也跟著妻子的腳步來到美國,同樣進入哈佛醫學院,在心血管研究中心做顯微移植研究工作。然而在那裡,他們始終也沒有找到醫治的良方,幾年下來汪志遠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家人甚至勸他回國算了。

中國好友來信 一線生機乍現

一九九八年二月,天氣開始轉暖,波士頓進入早春;算算從罹病以來,汪志遠已經熬過了十六年,雖然那些藥物無法根治他的病,但顯然對於症狀的侵害起到了一定的緩解作用,因為他早已過了當時醫生說的存活時間了。

一天,汪志遠收到一封來自國內好友的信,而這位好友當年跟他一起尋訪氣功名師,山南海北找了一圈,最後還是遍尋不著;打開信,那位造詣很深的朋友寫道:「我已經找到了!我學了一個很好的功法,已經煉了半年,這功法不僅強身健體,還可修到很高層次,是真正的正法修煉大法,是最好的功法!」他殷切的叮嚀著汪志遠,並希望他也能從中找到自己的生機。看完信,生意盎然的春天氣息也在汪志遠的心中萌芽了。

(原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7/-296500.html)

相關文章:(廣播稿)醫師汪志遠當了16年漸凍人 好友引路終於解凍(下)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