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宣告難再行走 他卻在十八天後邁開腳步

醫師宣告難再行走 他卻在十八天後邁開腳步

文/遼寧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方睛改寫)

我是一名建築工程公司的管理人員,每天工作都很忙,時間又長。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那天,我出了意外,一根長六米的鐵架管從十六層樓的高處掉下來,砸在我身上。

當時,我不省人事、昏了過去,公司經理聞訊後急忙派車送我到醫院,經診斷:左肩膀骨頭被打碎了,肋骨斷了四根,頸椎骨錯位,在重症監護室搶救了十二天,沙肝(脾臟)被切除。這個意外被醫師宣判:下地行走的希望不大了。

那一年,我五十五歲。幸運的是,老伴問明白了醫學的無能為力後,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辦出院。我在昏迷不醒的狀態下回家了,奇蹟就發生在出院的短短十八天後,我能下地行走了。

我身上出現的奇蹟,老伴也曾發生過,她之所以能堅定地在醫生提出的病誌上簽下「家屬拒絕治療」,為我辦出院,也是因為她的親身經歷。

她深深明白,佛法的無所不能是遠遠超越現代醫學的,只要你願意相信,神蹟就會展現在你的面前,因為,她自身體驗、親身證明了佛法的偉大與神奇。

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事,我老伴因身體不好,別人送她一本《轉法輪》,還告訴她這本書祛病健身有奇效。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她每天看大法書、煉功,不長時間全身的病都好了,滿面紅光,走路生風,和以前簡直判若兩人。她身上的變化,讓我覺得簡直太神奇了!

我因而禁不住拿起大法書來看,這一看就放不下了,原來這是叫人做好人、更好的人的書啊。我越看越愛看,從此就走入了大法修煉。但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學法時間很少,功幾乎是沒有時間煉,修煉狀態一直都不太好。

自從那天出了意外出院回家後,我一直處於昏迷狀態,老伴就在我身邊讀師父的講法給我聽,同修們也到我家學法,漸漸我有了意識,再漸漸地能倚著被子坐起來,但還不能說話。

同修們讀法,老伴讓我捧著大法書看,可我的手還捧不住大法書,時不時的書就合上了。老伴就用一雙乾淨的筷子夾在書的騎縫處,讓我手按住筷子,這樣就能使書不至於合上。

雖然身體疼痛難忍,我也堅持著和同修們一起學,實在忍不住了我就聽同修們讀。大法深深滋潤著我,我的身體變化很大,幾乎一天一個樣。

到第十八天,我突然有一個意識想要下地。

我慢慢挪到炕邊,雙腿著地站了起來,試著向前邁了一步,又邁了一步。

老伴正在忙家務,無意間回頭,看我在地上站著還能邁步,激動地跑過來:「老伴你能下地了?!你能走了?!」我使勁點了點頭。

老伴激動地跑出去招呼鄰居:「快來看啊,我老伴能走了!我老伴能走了!」鄰居們都跑來我家看我,他們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禁不住嘖嘖稱奇。我的事在當地引起很大的轟動。

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唯有聽師父的話,精進再精進,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隨著身體的逐漸恢復,我每天早晨三點準時起來和老伴一起煉功,我幾乎每天都和同修一起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全身心的投入。

我經常到液化氣站裝氣,就給液化氣站的老闆、老闆娘及他們的工人講真相、送真相資料給他們看,讓他們退出曾經加入過黨、團、隊組織,並牢牢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很認同,也經常給老闆娘兌換真相幣,每次都是兩千多元,至今已四、五年了。

字跡清晰、醒目的真相幣,對參與迫害者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圖片來源:明慧網)

為了能接觸更多的人、多救人,我就利用空閒時間義務為大家換液化氣。

有一次,我去換氣,老闆娘說:「你義務來換氣給我省錢了,這錢給你吧。」我說:「這個錢我不要,我是義務為大家裝氣的。」

她說:「你這老爺子真好,和別人不一樣,現在哪有不要錢的,這樣的人太少了。」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是我好,是大法好,是法輪大法的師父好,我才能這樣做的。」

我說:「我背一段我師父的講法給妳聽。」背完後,她說:「你師父講得真好。」我說:「按照我師父的要求我還差得很遠。」

還有一次裝氣,她又要給我錢,我說:「我是修煉的人不能隨便要人家的錢,我要不修法輪大法我也不能義務給人家換氣呀。」

她說:「你這老爺子人好,身體真棒」。我說:「我今年六十六歲,十年沒吃一片藥,沒看過病。我老伴十五年沒吃一片藥也沒看過病。」

她說:「你們修大法這麼好啊,還沒有病。」我又背師父的法給她聽,她說:「你下次來快把書拿給我看看,你師父說得太好了。」我說:「好,下次來一定給妳帶來。」

我問她:「妳生意這麼好,知不知道為什麼嗎?」她問:「為什麼?」我說:「妳用的是真相幣,妳也在傳法輪大法的真相啊,妳是積了大德了,所以妳的生意就好。」她說:「啊,是這麼回事呀!」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15/用親身經歷證實法-44122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