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壽山上的奇遇

益壽山上的奇遇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出生在吉林省公主嶺,為了躲避中共的迫害,祖父和父親帶著我們全家人逃到了黑龍江邊陲的一個小礦區,那時我才兩歲半。

從小,我常聽祖父、祖母講:「人再壞下去,等到燈頭朝下,窩吃窩拉的時候,就要天塌地陷了。」為什麼人會一直壞下去?為什麼人壞了就會天塌地陷?這些迷團在我幼小的心靈留下許多問號。

我的祖母和我母親在世時,都患上了難治的肺病,每到寒冷的秋冬季,家裏的咳嗽聲總是不斷,咳的痰一堆一堆的,我還經常陪她倆住院,眼睜睜看著她們受到病痛的折磨。

沒想到的是,在我三十八歲那年,也被傳染上了肺結核,咳痰咯血,那才深刻感受到病痛的折磨、身心的痛苦,當時家裏中、西藥成堆,我對自己的未來更是倍感迷茫與無助。

益壽山上的奇遇

就在這時,我的鄰居,一位朝鮮族老太太告訴我:「益壽山上有煉法輪功的,這個功好,妳快去煉。」我聽了老太太的話,去了益壽山,真的看到有好多人在那兒煉功。

鄰居朝鮮族老太太遞給我一本《法輪大法義解》,她說:「妳先看看這本書。」我一拿到書就有一種莫明的親切感,回家後用了一整天看完了這本書。

雖然書中說的有些事不太懂,可我就是不想放下,想起早上在山上看到大家煉功時兩隻胳膊舉在頭上的情景,晚上我也站起來舉起胳膊站著不動,一會兒就冒汗了,胳膊感到很重很累,可我覺得效果比打那吊針要好多了,就堅持站著不動,直到要上廁所了才把胳膊放下來。

沒想到我很快拉肚子了,便出的是像膿一樣的東西,肚子卻不疼。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山上去還書,並把我的情況和鄰居老太太說了,她說:「妳和大法有緣,師父管妳了,給妳淨化身體了!」

我這才想起昨天看了一天書卻一直沒咳嗽,啊,這書怎麼這麼神啊!那我一定要學,一定要煉!我馬上把寶書《轉法輪》請回了家,開始每天學法煉功。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書中「真、善、忍」三個字彷彿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靈深處,頭上和後背多年來的那個沉甸甸的東西「唰」一下沒了,兒時許多解不開的迷惑也在書中得到了答案!我這一生從沒感覺到如此明白與輕鬆,每天都勤奮地學法煉功,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

剛開始,丈夫反對我煉,他惡狠狠地當著孩子的面對我說:「妳要煉我就整死妳!」我沒和他說什麼,也不想讓孩子看到我倆吵架,但我心想:誰也動搖不了我。

沒幾天,丈夫忽然腰痛,痛得滿床打滾喊叫。那天是休息日不上班,我把大法書拿出來放在床頭櫃上,他拿過去看,週一丈夫下班回家對我說:「真神奇,今天腰一點也沒疼。」自那以後他每天與我一起到煉功點煉功。

孩子上小學三年級時春天的一個早晨,孩子早上起來有些晚了,我就幫他穿衣服。突然發現孩子兩肋的皮都破了,我驚訝地問孩子這是怎麼弄的?孩子說:「在學校掉廁所裏了。」我問:「那你怎麼上來的?」孩子認真的說:「是一個大法輪把我托上來的。」

感激的淚水一下子從我眼眶湧了出來,是師父啊,是我的師父救了孩子,謝謝師父救了孩子!

法光照耀我的家

不久,丈夫的肺結核、腰病,孩子的患的乙型肝炎都隨著我修煉後不知不覺全好了。我的大姑姐患脈管炎,腿腫得很粗,常年流膿流血,花了很多錢打針吃藥也不見好,她看到我全家的變化,也跟我們一起學法煉功,很快地,她的身體也好了。

我的大姐、三姐、三姐夫見狀後也紛紛走入大法修煉,我的兩個同事也都得法了。

我的大姐、三姐、三姐夫見狀後也紛紛走入大法修煉,我的兩個同事也都得法了。圖為大法學員集體煉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秋季的一天,姪子在礦區學校教學,離家大約六十公里路程,他在乘公交車去學校的路上,走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帶,突然間出現三個持刀歹徒把車攔住,上車搶劫乘客的財物,姪子嚇得不得了!可三個歹徒就像沒看見他一樣搶了全車上的其他人後下車走了。

姪子到學校和同事講他遇到的驚險事時,大家都說是他家祖上積了大德了。

嫂子和我說了此事。我說:「是你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幫我保護了大法書,姪子也退出了共產黨,做了『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大法師父給了你家的福報。」

二零一零年,我因修煉大法被非法關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七十歲的姐姐和姐夫千里迢迢去看我,獄警卻不讓見,姐姐回家後惦記著我,著急上火,鼻子裏長個東西,她到醫院檢查發現長了一個瘤子,醫生怕病變,說得馬上做手術。姐姐說:「不行,不行,我怎麼也得把我妹妹接回來再說。」

二零一一年,姐姐把我接回來後再到醫院檢查,卻發現瘤子不見了!我知道是姐姐善待了大法弟子,師父為姐姐除去鼻瘤,得到了福報。

以德報怨 善待他人

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我經歷了三次被非法勞教,一次五年冤判關進監獄。

我在黑窩裏遇到的犯人有職業犯人(貪污、受賄的)、殺人犯、吸毒販毒犯、詐騙犯、還有因上訪而被冤判的。我一視同仁,給她們所有的人講真相,每當開飯的時候還把她們喜歡吃的都讓給她們吃。

有個犯人有甲亢病,每當菜裏有海帶,我就挑出來給她吃。她很感激我,背後她和同樣包夾的犯人說:「煉法輪功的人真的都是很好的人。」

一次,警察抓著我的頭往牆上撞,我的臉的左側撞壞了,流了很多血。我從地上爬起來,看到那警察氣喘吁吁,累得夠嗆,我馬上對她說:「妳別生氣,我的做法不是針對你本人的,我是堅持我的信仰。」我給她講了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美好的故事,從那以後她對我的態度好了許多。

犯人們幹活有的時候為了趕任務,中午不讓吃飯的事常有發生,我就把我分到的熱水灌到瓶子裏,用棉被把飯包好把熱水瓶放在裏邊保溫;有的時候把發的雞蛋、饅頭掰成一塊一塊送到她們的口中。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善待周圍的人。

二十多年來,即便中共從未對我們停止過打壓與迫害,但我沐浴在浩蕩佛恩中,時時刻刻都感到無比的快樂和幸福!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3/跟著師父堅定的走在回歸路上-434810.html

(本文主圖攝影:王嘉益)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