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清廉的副縣長張方良   面臨死亡威脅也不放棄信仰

一位清廉的副縣長張方良 面臨死亡威脅也不放棄信仰

【明慧之窗記者李維安綜合報導】張方良一九九七年底時擔任四川榮昌縣副縣長,修煉法輪功前身患乙肝,肝硬化,由於急性肝炎導致身體嚴重腫脹等疾病,四處求醫問藥,每月吃藥得花一大筆錢病,但一點不見好轉。

一九九八年初,張方良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短短幾個月,身患多年的乙肝病不治而癒,擺脫了折磨他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生命重獲新生,他開心的說,「我有師父了,我要跟著師父學大法。」

張方良身體快速恢復建康,家人有目共睹,一個個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他的母親體弱多病又得嚴重的婦科病,修煉法輪功,身體獲得康復,無病一身輕。二零零零年三月,他的妹妹張方秀也開始煉法輪功,身體快速恢復健康。

法輪大法的「真、善、忍」,使張方良從本質上得到了改變和昇華,身心健康了,道德高尚。

他遵循大法法理要求自己,淡泊名利、清正廉潔,以自己所能為全縣人無私奉獻。身居要職卻不收紅包、拒吃請,在外吃飯自己掏錢、不揩公家油錢;不佔公家便宜,到重慶出差學習,都坐公交車而拒絕專車接送。他的事情在當地群眾廣為流傳,有口皆碑,廣受民眾稱讚。

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非法綁架

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在中國遭到了鋪天蓋地的無端迫害,作為一名以「真、善、忍」為準則的修煉者,他感覺不能讓罪惡再延續了,張方良毅然走出來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向被謊言所毒害的世人講述法輪功遭受迫害的事實。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在銅梁縣開會出差,張方良利用工作之餘出去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而被綁架。

他在銅梁縣看守所遭到八個月的酷刑虐待,導致四肢浮腫,腿不能站,手不能寫字,於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八歲。後來榮昌縣有關部門非法查抄張方良家時,發現張家只有幾千元的存款。

張方良 (明慧網)

在非法關押期間,他直面高壓迫害,不向邪惡屈服。即使在他身心遭受嚴重迫害的情況下,他仍向能接觸到的一切人講真相、揭露江澤民一夥的邪惡,堅守「真、善、忍」的信仰。

張方良陳述時說:「為法輪大法和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和我自己討個清白,作無罪辯護。」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張方良向銅梁縣法院提交了要求無罪釋放的《申訴書》,張方良寫的原稿《申訴書》的一段話摘錄如下:

「審判長、審判員,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法輪功學員以驚人的毅力忍辱負重,採取各種和平方式證明法輪功和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及法輪功學員的清白,獲得了廣大善良人民的深深同情。現在,法輪功學員已歷盡磨難,是昭雪天下,還回公道,還回清白的時候了。」

「那些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將會得到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必報終有時,概莫能外。因此,我希望你們以良知、正義和道義,還其法輪功修煉人一個公道,還其清白,不要再讓迫害大法這種人間悲劇在我身上重演,我應該獲得無罪釋放。」

他的申訴並沒有獲得當局理會,反而變本加厲,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對其迫害不斷升級,使他身體遭到嚴重摧殘,手已不能寫字。

遭迫害致死官方誣陷是自殺

他請人代筆轉交給家人的最後一封信中,妻子發現他有被迫害致死的可能,於七月三日趕到銅梁縣看守所,強烈要求探視被非法關押八個多月之久的張方良。

當時張方良是由看守所的四個犯人抬出來接見,他四肢浮腫,不能站立,行動不便,手不能寫字,但思維清晰,能大聲說話。

妻子提出取保候審的強烈要求,銅梁縣政法委副書記劉安學要求親人等候通知。

七月八日,張方良的親人再次到銅梁縣政法委等候答覆時,早有預謀的中共人員已將張方良轉移到銅梁縣醫院,給身體已被嚴重摧殘的他戴上手銬,並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當家屬趕到醫院時,張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對其在場的親人已不能辨認,連自己的妻子都不認識了。

看到這種慘狀,其妻悲憤的對銅梁縣政法委「六一零」的人說:「我的人出了問題,你們要負責任!」劉安學心虛的說:「你們可以去查處方,我們用的是『最好』的藥」。

可是在藥物未輸完的情況下,銅梁縣政法委「六一零」的人就急忙拔掉藥瓶,慌忙催促其家屬把人接回家去,並前後警車監控跟隨。張方良被接回家後,病況轉危,於當晚十一點鐘左右將其送往榮昌縣人民醫院搶救。

次日早晨七點在輸液過程中張方良慢慢停止了呼吸。醫院出具的死亡診斷證明結論是:肺部感染、心力衰竭、呼吸衰竭。張方良的身體從來沒有得過心肺疾病,這些導致他死亡的病因純粹是迫害所致。

榮昌縣人民醫院開具的死亡證明 (明慧網)

張方良妻子萬分悲痛,將情況告訴榮昌縣縣長李啟松,要求主持公道,調查解決此事。但得到的答覆是:「煉法輪功的,我們不管」。

榮昌縣有關部門還蓄意製造出張方良是「自殺而死」的謠言。榮昌縣國保大隊在廣順鎮「轉化」法輪功學員造謠說「張縣長煉法輪功煉死了」。

隨後緊接著縣委派人出面要求儘快火化,並要求將靈堂設在縣殯儀館,不能設在縣計生委(其妻所在單位家屬院內)。靈車停在計劃生育辦公室門外(其妻在計生辦工作,本來打算將靈堂設在計生辦內)不准進入。而且還在當日電話發出通知副局級以上幹部不准去悼念張方良,並且在靈堂外有公安人員監視把守,使人們不敢前去悼念。

重慶市榮昌縣殯儀館,前身為榮昌縣火葬場。 (網路圖片)

民眾議論:清官被害貪官沒事

靈車停在計劃生育辦公室門外,那正是賣菜的高峰期,圍觀者說:「他可是一個清官,下鄉不吃不拿農民的,挽起褲子下田同農民一起幹活,吃會議伙食都自己繳錢,不收紅包……」菜農難過的說:「張方良是管農業的副縣長,他是好人,是清官。」

張方良生前工作過的地方,人們聽到他的噩耗,從四面八方趕來的農民兄弟自發來到榮昌縣殯儀館,卻被警察攔住不准參加吊唁。他們只好默默的在後面跟著到了盤龍老家,送了張方良最後一程。當地老百姓都在說:沒想到一個好人,抓進去幾個月就遭整死了。

當地群眾議論紛紛,一位在行政單位開小轎車的司機說:媽喲!榮昌縣唯一的一個清官被害了,那些貪官反而沒事。

張方良的母親哭得悲痛欲絕,一位老奶奶勸說:「你別哭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兒子不白死的,害死你兒子的人天理不容。」

善惡有報,老天有眼,當年指揮迫害張方良的銅梁縣縣委書記馬平遭惡報,二零零七年二月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他的妻子、重慶南岸區檢察院原檢察員沈建萍,也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雙雙入獄,身敗名裂。(明慧網原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1/96-413659.htm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