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達成不可能任務  科研工作者的神奇經歷

一周達成不可能任務 科研工作者的神奇經歷

文/河北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編輯)

我來自中國河北省,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工作主要是給總體配套,完成整個系統中的一小部分功能。

一天上午,單位的主管領導找到我,用商量的語氣說:「L總的父親患了癌症,他需要請幾天假,回老家看看。他負責的項目本來不屬於你的工作範疇,但是總體部門確實協調不出來人了。還有工程部門的人,基本上都在外出差,也派不出人手。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手負責一下這個項目?」

說完,領導用期盼的眼神看著我,說:「你就在總體上把把關,可以讓D同事跟你配合。」看著領導為難的樣子,我點了點頭,同意了。至於具體要幹什麼,我一無所知。

下午,主管領導叫我、D同事、計劃主管去他辦公室開會。我一進去,就看到D同事愁雲滿面,沉著臉,坐那一言不發。

計劃主管看見我說:「對不住,給你挖坑了。」主管領導嚴肅地說:「這個項目的用戶甲方過來了,要求咱們七天完成所有工作,十天之後交付。如果不能按期完成,後果很嚴重。還有,用戶聽說我們進度較慢,以後每天會來咱們這監工。所以這個項目我們需要重視起來。」

D同事隨後羅列了已完成的工作和目前遇到的問題。我聽了一下,目前他們僅僅是做了一些輔助的工作。現在遇到的最大問題是,不知道下一步該幹什麼以及如何幹。

晚上,我與D同事電話溝通了一個多小時,他抱怨說:「明天用戶就來監工了,可是咱倆誰都不清楚這個項目該幹什麼。目前,最清楚這個項目的人是L總,可是他現在也不出面,項目最關鍵的五天時間,他都不能克服一下嗎?

「在這麼短短的幾天時間內,誰會接手這個爛攤子?!明天咱們得找領導,這個項目必須L總牽頭,否則沒法幹!」

我聽得出來,他是真的為這個項目著急。同時,因我半途接手,之前又沒有總體經驗,再加上時間緊,他對我不放心。他認為根據目前的現狀,領導應該請L總出馬才對。

第二天,我找到L總,詢問項目的一些情況。他告訴我他只有一上午的時間,他已經買了下午回老家的票。

於是,我們請了一名老專家一起研究了這個項目的技術要求。在我們深入分析了項目的需求後,老專家說,這個項目要是交給他幹,要一個月。很顯然,一週的時間,大家都心知肚明,根本做不完。L總將他手頭的資料交接給我後,就離開了。

我翻閱了這些資料,並一一核對了之前的工作內容後,發現這個項目確實有很多的「坑」:應該到的設備未到;收到的部分設備指標達不到要求;需要維修的設備有些器件停產了;有些器件訂購廠家已經倒閉了;有部分產品還未開始加工等。

而此時,用戶已到達現場,我頓時感到壓力很大。D同事找領導協商讓L總牽頭,領導沒採納。於是,D同事催促我趕緊找領導換人。我好想從這個「坑」中解脫出來,可此時,我該怎麼解脫呢?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每當弟子遇到難題時,想起師父總會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支持著我,漸漸驅散了我的煩惱。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每當弟子遇到難題時,想起師父總會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支持著我,漸漸驅散了我的煩惱。(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

我反覆地念著這幾句法,內心平靜了下來,心裏頓時亮堂了,也清楚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正是因為人手不足,領導才不得已把工作交代給了我。目前,我是除了L總、D同事之外,最清楚這個項目的人了。

這時如果我也推脫,那麼下一個接手的人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去熟悉這個項目,那樣可用的時間就會更少,最終能完成的工作也會更少。

對於用戶而言,我們一個勁地踢皮球,只會讓用戶喪失對我們的信任,並導致矛盾激化。

前期由於我們內部的拖期,已經讓用戶蒙受了損失,並耗費了人力前來監工。這時的時間,是應該用來解決所有的難題,以保證項目能按期交工。我不能再耗費時間,去計較個人的得失了。

思考清楚後,我立即展開了工作。前來配套的工人也十分配合,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下,一幹就是一天。有時甚至幹到凌晨四點,早晨七點爬起來,再接著幹。他們不怕吃苦的舉動,讓我非常感動。

那些應到未到的設備,管理人員也幫助我從其它途徑進行協調;有部分指標達不到要求的設備,廠家也盡力去配合整改;有個設備其中的一個模塊出故障了,需要維修。我寄給了經常聯繫的廠家,廠家說他恰巧有停產的配件。

修好寄回來時,剛好是交付日期的最後一天;而部分未加工的產品,廠家也都趕了工期,加工完成了。

就這樣,我們的進展非常順利,一切都按計畫在進行著。而用戶也看到了我們誠懇的態度以及工作的賣力,監工時間越來越短。最後他發現,因為他的到來會影響我們的工作,最後他就索性不來了。我知道,那是信任的種子生根發芽了。

D同事也一改之前的消極被動,主動為項目的進展去考慮,幾次急用材料時,都親自開車去拉。而我,雖然每天馬不停蹄,也顧不上喝一口水,心裏卻非常踏實。我知道,這都是「善報」的結果。

大概到項目中期的一天,我得知我母親被醫院診斷為腫瘤癌晚期。本來準備安排手術進行切除,可是,全身體檢後,發現我母親有嚴重的肝硬化,身體無法承受腫瘤切除的手術,必須要先去保肝。

醫生說,如果先去保肝、再做腫瘤切除的手術,不知道以腫瘤的發展速度還來不來得及。醫生說:「我們也無能無力了……」就這樣,醫生給我母親辦理了出院手續。

而此時的我,卻因為這個項目的原因,無法陪伴在母親的身邊,儘管我父母的家距離我的單位僅有一公里遠。

一次中午吃飯時,難過又湧上了我的心頭,我心裏想:「L總的家人得了癌症,就可以丟下課題不管,回家去照顧父母。而我的母親也得了癌症啊!我卻被死死拴在這個項目裏,動彈不得。」壓力、委屈籠罩了上來,我的眼淚流個不停。

這時,我感覺法輪大法師父用慈悲包裹住了我,使我的內心舒緩、安定了下來。我想起來了:我和我的母親是有李洪志師父管的,我們不用那麼悲傷,因為我們信仰真、善、忍,這將會讓一切變得美好起來。

項目最終按期交付了!我的母親也因為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了悟了生命的真諦,真正走入了法輪大法的實修,最終獲得了福報,度過了生命的危難時刻。

(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7/一個棘手的項目解決了-43907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