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的玄妙遠超出想像

音樂的玄妙遠超出想像

文/清音 (明慧之窗記者李翼雲改寫)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軍隊野戰醫院裏,傷患無數,連地上都躺滿了傷兵。天氣炎熱,蚊蟲叮咬,又缺少醫藥,手術感染及死亡的人數非常多,傷兵們士氣十分低落。

一日,一個醫生開始播放一些普遍廣受喜愛的樂曲,沒想到患者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卻從此大為下降,且手術癒合期明顯縮短。

音樂的治病療效,開始受到美國社會的注意,「音樂治療」一時蔚為熱門的顯學[i]。

音樂治療是遠古的智慧

在中華文化中,最早的音樂療病觀念可以追溯到倉頡造字時期。從漢字的形體結構可以看出「藥」字實為「樂」字發展而來,即「藥、樂」同源。元代名醫朱震亨亦指出「樂者,亦為藥也」。音樂作為治病的療法,早就存在中華文化中。

兩千年前,中國的醫學經典《黃帝內經》具體提出了「五音療疾」的觀點。中醫認為,五音,即「宮、商、角、徵、羽」,五種不同音調的音樂,傳達了五種不同的情感與心志,對應人的五臟與五行(金木水火土),可以治療相對應的疾病。

「宮商角徵羽」即西樂中的Do,Re,Mi,Sol,La。「宮調」的音樂平穩柔和,對應人的脾臟;「商調」音樂急促清脆,對應人的肺臟;「角調」高暢悠長,對應肝臟;「徵調」熱情高亢,對應心臟;「羽調」澹盪清邈,對應腎臟。

五音與五行、五臟對應圖。(圖片來源:大紀元)

在聆聽過程中,人的情志與曲調的節奏頻率交相感應,與五臟規律共振,以此調理臟腑,平衡身心,提升人體健康。

然而,除了治病之外,音樂的作用可能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玄妙與深奧。

平衡自然界的陰陽之氣

中國古老的智慧中很重視「陰陽」的概念。陰與陽是宇宙中的規律,是一切事物的本源,萬物的起源,也是自然界萬物消長的根本動力。

音樂可以調節自然界萬物的陰陽平衡,使五穀豐登,風調雨順;配上舞蹈,能夠去除宇宙空間中的陰鬱之氣,使生活在空間場中的百姓能舒展身心,筋骨活絡。

在古籍中描寫了這些神奇奧妙的場景。

在遠古三皇時代,朱襄氏統治天下時,經常是吹著沙塵強風的天氣,這是陽氣過盛,以致萬物散落,果實無法成熟的緣故。於是,他命令大臣士達彈奏五弦琴瑟,以樂音招來陰氣,調和過盛的陽氣,也就安定了眾生的生活[ii]。

相反的,在遠古的陰康氏帝時,陰氣過多,深積不散,人民受其影響,陰氣鬱結,筋骨收縮無法舒展,所以陰康氏命人創作了樂舞,人們透過舞蹈與音樂,使鬱積之氣得以疏導而出[iii],讓筋骨通暢放鬆。

以弦樂的美好樂音與樂舞的肢體律動,就能讓失衡的宇宙空間,復歸於自然有序,猶如一場音樂與舞蹈的神妙盛典。

黃帝以音樂打敗蚩尤

遠古時代,黃帝與蚩尤的大戰中,黃帝也以音樂打敗了銅頭鐵腦的蚩尤。

當時,黃帝與難纏的蚩尤久戰不克,心中正感到煩惱,九天玄女於是為黃帝指點迷津,幫助他找到東海下七千里深「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的神獸「夔」。

黃帝用「夔」的皮做成了大鼓,用其骨頭做成了鼓棒,鼓聲一響,沉雄宏深的巨響,聲傳五百里,威震天下,立即令蚩尤膽寒潰敗[iv]。

傳說在爭戰中,黃帝的士兵也有一些人因鼓聲而昏迷,於是黃帝命風后用竹子製作管樂,以銅鑄鼎及弦琴,絲竹管弦並奏,讓受傷的士兵甦醒痊癒了。

大衛的琴聲驅趕邪靈

音樂可以驅趕邪靈,聖經中記載了這樣的事蹟:那時,掃羅王遭神所棄,心靈被惡魔所擾亂,他試了各種方法都不見效,上帝指引他去找年輕的牧羊人大衛來為他治療。

當大衛彈奏起優雅的琴弦,掃羅王的身體立即感到舒暢,因為「惡魔離了他[v]」。

神賜予盲樂師的神曲

在古代,音樂是通神的途徑,祭祀時要演奏音樂,也是祭禮的重要程序。

有時,美好的樂曲旋律,是來自神的賜予。春秋時期晉國著名的音樂家師曠是個盲眼樂師,他創作的古琴曲《陽春白雪》,據說是天帝命仙女們所彈奏的五弦琴曲,師曠聽到了之後,將其如實記錄下來[v]。

(圖片來源:明慧網)

根據古琴曲譜《神奇秘譜》,《陽春》為宮調,《白雪》為商調。宮調的音樂通常比較雍容博大;商調的音樂則柔中有剛,流露出既抒情哀婉又方正、剛毅的氣質。

《陽春》取春天陽氣初起,萬物知春、和風淡盪之意,表現上天對萬物無私的恩澤布散;而《白雪》則取冬日陰氣方生,雪竹琳瑯、凜然高潔之意[vii],表現大地的厚德承載。

《陽春白雪》曲調中涵養雍容博大、柔剛並濟的情志,融入天地無私高潔之德,足以陶冶情操,修德治心,從而達到氣血平和,身心順適的效果[viii]

迷靡之樂足以致災亡國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音樂都有正向的作用。

春秋時代,衛靈公動身前往拜訪晉平公,途經濮水,便在河邊住宿。半夜聽到琴聲,遂問左右的人有沒有聽到樂聲,大家都說沒有聽到。

他心中一動,感覺這音樂可能是來自另外空間的鬼神。他召來當朝著名的樂師涓,親自哼出曲調,讓師涓(古代地位高的音樂家名字前常冠以「師」字)記下音譜,並學習彈奏此曲。

到了晉國後,衛靈公讓師涓彈奏此曲給晉平公聽,一旁坐著晉國的音樂名家師曠。

才演奏了一半,師曠就按住琴弦阻止師涓說:「這是亡國之音,不可演奏下去了。這曲子是當年樂師延給紂王演奏的靡靡之音,武王伐紂之後,他向東逃跑,自己投入濮水而亡。聽到這支曲子的國家實力就會變弱啊!」

然而,晉平公不但堅持聽下去,還命師曠彈奏比這曲子悲傷的樂曲。任憑師曠百般勸說,晉平公還是執意要聽。

師曠不得已而為之,當彈奏第一遍時,有十六隻黑天鵝聚集在迴廊門前;彈奏第二遍,黑天鵝都伸長脖子大叫,紛紛展翅起舞。

晉平公覺得很有趣,還想聽更悲傷的曲子,命師曠再演奏。師曠又再勸告不可行,晉平公卻說自己年齡大了,聽自己喜歡的音樂無所謂。

師曠無奈,只好再次彈奏,樂音飄散間,只見一團白雲從西北天邊湧現,大風驟起,雨勢也隨之而來,強風掀飛了迴廊的屋瓦,左右的賓客都紛紛驚慌奔走逃命。晉平公感到非常恐懼,趴在廊屋中間不敢動彈。

此後,晉國發生了嚴重的旱災,三年寸草不生[ix]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4/先樂後藥-德音雅樂有奇效-420761.html)

[i] 音樂治療的歷史

最早的音樂形式起源於四萬多年前。考古學家發現早於四萬三千年前以象牙和骨頭雕刻而成的古老笛子,展示出音樂確實在人類文明進步中有著重要的作用。

音樂在多個世紀前已被視為擁有寶貴的治療作用,例如,希臘神話中的阿波羅神(Apollo)被記載為音樂與醫學之神;柏拉圖(Plato)亦表示音樂可影響人的情緒和性格。

更正統的音樂治療發展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美國的音樂家以音樂作為媒介,幫助住院的士兵處理他們的心理創傷,其後續漸被美國以及全球廣泛承認,成為重要的臨床治療工具。

現時,音樂治療已成為普遍的治療方法,為社會上不同需要的人士提供行之有效的治療,陪伴受助者面對逆境,提高心理及生活素質。https://www.thanks2music.com/musictherapy

[ii] 呂氏春秋 古樂

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風而陽氣畜積,萬物散解,果實不成,故士達作為五弦瑟,以來陰氣,以定群生。

[iii] 昔陶唐氏之始,陰多滯伏而湛積,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氣鬱閼而滯著,筋骨瑟縮不達,故作為舞以宣導之 。

[iv] 事林廣記

禮記明堂位曰土鼓蕢桴伊耆氏之樂也  帝王世紀曰黃帝殺夔以其皮為鼓 黃帝內傳曰帝與尤戰玄女為帝制夔鼓以當雷霆  世本曰夷作鼓蓋起於伊耆氏

太平御覽雲 黃帝使伶倫伐竹於昆溪斬而作笛吹之作鳳鳴風俗通曰  漢武帝時丘仲所造長尺四寸七  孔京房曰丘仲工其事不言所造

《大荒東經》

東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獸,狀如牛,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其名曰夔。黃帝得之,以其皮為鼓,橛以雷獸之骨,聲聞五百里,以威天下。

[v] 聖經 撒姆耳上

[vi] 琴史曰:「劉涓子善鼓琴,於郢中奏陽春白雪之曲。」琴集曰:「白雪師曠所作,商調曲也。」宋玉對楚襄王曰:「陽春、白雪,曲彌高而和彌寡。」又張華博物志曰:「天帝使素女鼓五弦之琴,奏陽春白雪之曲。」

至唐高宗時,其曲絕焉。顯慶二年,命太常增修舊曲,呂才上言,「陽春白雪,調高寡和,宋玉以來,迄今千載,未有能者。今依琴中舊曲,定其宮商,而作是曲。」故有傅焉

《太古遺音》

師曠所作也。昔天帝使素女鼓五弦之琴,而奏陽春,故師曠法之而制斯曲。蓋取萬物回春,和風淡盪之意。想其青帝司晨,細柳拖金,春光始漏泄矣;既而滿山黃碧,萬卉芳芬,春色彌宇宙矣。人際斯時,或借童冠,或抱瑤琴,或張油幕,或駕蘭槳,雖所樂不一,其與物同春之趣則均耳。此音沖和雅淡,不可鉛華,操弄者慎勿以粗心當之。

[vii] 神奇秘譜:陽春宮調也荀雪商調也謝春整暢物知春和風淡蕩之意荀雪取凜然已江隋懶雪竹琳琅之竟圖有白雪始製陽春之曲宋玉所請湯春白璽曲縮高洞和誅騮其此也夫

[viii] 《樂記》中記載「樂者樂也,琴瑟樂心;感物後動,審樂修德;樂以治心,血氣以平」

[ix] 史記 樂書

(本文主圖來源:視頻截圖)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