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天註定

姻緣天註定

【明慧之窗記者黃詩編輯】古代傳統社會的婚姻大多是父母之約、媒妁之言,現代社會則講自由戀愛,姻緣有不同的表現形式。有人說,這世間的夫妻之緣,是月下老人將一根紅線繫在了他們彼此身上,也就是姻緣天定。

古今中外有關姻緣天定的記載,在史料、文本或學者研究上都不少,以下舉列三則這樣的故事。

夢中的婚禮:鄭還古 夢姻緣

唐文宗時的太學博士鄭還古,與刑部尚書劉公的女兒訂了親,婚期也已經選定了。某天,鄭還古與道士寇璋住在昭應縣,晚間睡覺時,鄭還古夢見坐車經過三座小橋,來到了廟後面的一戶人家,他和一個姑娘正舉行結婚儀式,婚禮主持人姓房。

鄭還古驚醒後將夢中的情節詳細地講給寇璋聽,並拿出紙筆將這件事記錄下來。寇璋說:「要結婚的時候偶然做這樣的夢,沒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鄭還古妻子劉氏後來離世,過了幾年,他又娶了東洛的李氏,與李氏的婚禮是在昭應縣城廟後面的一戶宅院舉行,婚禮那天鄭還古正好是路過了三座橋。

巧的是,主持婚禮儀式的人叫做房直溫,是李氏家人的老朋友。鄭還古恍然大悟,當年的夢境就是預告著今天的婚禮,他告訴大家這件事,賓客們全都大吃一驚,感嘆不已。[1]

兜來轉去 賢妻還是她:朱顯 姻緣失而復得

朱顯和縣令杜集的女兒杜氏已經訂婚,準備要迎娶了。前蜀高祖王建那時自立為皇帝,杜氏被挑選入前蜀宮中,無法與朱顯結婚。後來前蜀滅亡,歸順後唐,朱顯到彭州做官,請求大家幫忙找合適的結婚對象。經人撮合娶了王氏的孫女,婚後,朱顯才知道她原來曾做過宮女。

(《清院本 清明上河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

朱顯對妻子坦承說:「我當初想要娶杜氏,還記得在訂婚書上寫了『慚愧南阮之貧(家境貧寒之意),怎麼擔當起女婿的名義和責任呢?』」

王氏長嘆說:「我就是杜氏,王氏是我後來的姓氏,我從宮中出來後無處可去,王氏收留了我。」朱顯因而更加珍惜這段失而復得的姻緣,夫妻感情深厚。[2]

浪漫的愛情故事:侯繼圖 書葉姻緣

前蜀尚書侯繼圖出身書香門第,整天手不離卷、吟詩不停,還經常光顧成都的文化名勝大慈寺。某年秋風四起的季節,侯繼圖登上大慈寺樓台觀景,忽然有一片樹葉飄落下來,上面題著一首詩:「試翠斂雙蛾,為鬱心中事。搦管下庭秋,書成相思字。此字不書石,此字不書紙。書向秋葉上,願逐秋風起。天下負心人,盡解相思死。」

侯繼圖將這片樹葉放到箱子裏珍藏。五、六年後,他和成都大家閨秀任氏結婚。某天侯繼圖吟詠樹葉上的詩,妻子任氏聽了後說:「這是書葉詩,當初是我在左綿(今綿陽)寫的,你怎麼知道呢?」侯繼圖聽了很驚訝,請妻子當場默寫全詩,竟然和樹葉上的詩句完全一樣。

從此,夫妻倆恩愛有加,侯繼圖也是官運亨通。[3]

凡事有因果 彼此要善待

中國傳統文化中,婚姻要契合「天地之道」,結婚時要一拜天地、二拜父母、夫妻對拜。讓天地神明作證,夫妻相敬如賓,恩待對方,百年和好;如有背棄,將受到神明的懲罰與道義的譴責。夫妻結緣惜緣地一起生活,彼此珍重對方、多點體貼,這樣既不相欠感情債,也能保有細水長流的姻緣。

註:

[1]:唐﹒盧肇《逸史》

[2]:宋﹒李昉《太平廣記》

[3]:宋《玉溪論事》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5/姻緣天定-391455.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