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醫醫未病 治瘟救劫有良方

上醫醫未病 治瘟救劫有良方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綜合報導】從古至今的每一次瘟疫,都是人類無法解開的謎。天地有靈,瘟疫一樣有生命,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幾乎都遇到同樣的情況,彷彿瘟神突然接到指令,迅速擴散降臨,又在冥冥之中倏地消失。

從徐栩消極抗災說起

後漢時,曾發生過一個真實的故事,以執法公正聞名的徐栩,在當小黃縣縣令時,鄰縣發生大蝗災,可當蝗蟲經過小黃縣時,卻不曾停留飛逝而過,也沒有造成任何災害。

可刺史卻在聽說徐栩沒治理蝗災後,大怒將他免職。奇異的是,在徐栩丟官而去後,蝗蟲隨後而至。小黃縣的百姓集體為徐栩喊冤,說他是難得的好官,有他在,蝗蟲就不敢來。

刺史得知實情後,向徐栩道歉並請他官復原職。而當徐栩復職後,小黃縣的蝗蟲立刻都飛走了。

對刺史來說,在災情嚴重的地方,地方官晝夜難眠、傾力抗災理應如此;而相鄰的小黃縣,卻在平安無事中消極抗災。

可事實上,申請錢糧「積極抗災」的官員們,並未讓百姓免遭蝗蟲之禍,而「消極抗災」的徐栩卻讓本地避免了蝗災。這箇中差異的關鍵點,究竟在哪?難道瘟疫的走向自有一定的路徑和安排?

無人能知瘟疫的結局

以歷史上著名的「查士丁尼瘟疫」為例,在公元542年春,東羅馬的都城君士坦丁堡爆發大瘟疫,並在四個月之後嘎然終止,當時人們以為災難過去了,可到公元558年,它突然又折回君士坦丁堡,第二次橫掃京城,殺死了大批居民。

此時的羅馬已有一定的防疫經驗,但這些防護都無濟於事。親身經歷了查士丁尼瘟疫的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發現在烈性傳染病面前,有人因為親人去世悲痛欲絕,不戴口罩、不吃預防藥,且主動擁抱死亡,但「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有時一座城市裏,只有一兩戶家人染疫,城裏其他人家都安然無事。而在另一些城市,幾乎只有很少人存活,整個城市荒蕪人跡。

查士丁尼瘟疫。(公有領域)

瘟疫期間城市陷於癱瘓,所有活動停止,糧食無人收割,有人躲過了瘟疫,卻沒有躲過飢荒,最後還是被餓死了。人們在街頭巷尾談論著這些奇怪的事,都感到不可思議。一種悲觀情緒瀰漫開來,無人能知道瘟疫最後的結局。

拜占庭歷史學家普羅柯比指出,查士丁尼瘟疫來自造物主的懲罰,很多人也認為,富庶與優越的羅馬人長期沉湎奢華,縱情聲色,不遵守造物主教誨與人間律法,才遭受了上天的報應。

瘟疫像長了眼睛,想逃避的人逃不掉,不想逃的人卻安然無恙。在災難中遭遇痛苦、目睹瘟疫無處不在的人們,把羅馬大瘟疫的教訓記錄下來,讓人們不要忘記瘟疫的恐怖和造物主的教誨。

科學戰勝得了瘟神嗎?

讓我們將時間拉到現代。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不斷變異,一次又一次鋪天蓋地而來,越是權威的科學家,越能認識到大自然力量不可測,對大自然的神祕保持著謙恭與敬畏。因為他們發現科學的進步與發展,並不能保證對病毒的消滅與掌握。

可恰恰是不信神、不信天的共產黨,宣揚戰天鬥地,認為人的力量可以上天入地,可以改造大自然。

「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在中共這樣的號令中,多少百姓被無神論的謊言迷惑,淡忘了敬畏天地、善惡有報的道理。

無神論說沒有神,神就不存在了嗎?科學再發達,能保證戰勝得了「瘟神」嗎?在自然災難、瘟疫肆虐之下,自詡掌握一切的人類卻是那麼地脆弱和渺小。

孫思邈聖人濟世 用道德調和

大醫學家孫思邈說:「良醫治病,用藥疏導,用針劑拯救;聖人濟世,用道德調和,用政事輔助,使一切歸於天理正道。所以,人體可以調節,天地有可以消除的災。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欲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

賢人養生是養德、養心、養性,養成與天地調和共振的頻率。

人的本性,起於至善,但當人心受到外界刺激後,就會表現出喜好和厭惡的情緒,如果喜好和厭惡情緒不加以節制,心情就會被外物誘惑同化,若不能回歸最初平靜的心境,理性隨之泯滅,正氣就會在不足之下受到邪氣的入侵,出現身體健康的危險問題。

《黃帝內經》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又記載:「人氣不足,天氣如虛,人神失守,神光不聚,邪鬼干人。」明辨是非,順應天道,邪氣自然難以侵入。那麼,我們要怎麼樣才能正氣內存呢?

越南裔中醫師的真實案例

在新冠病毒流行的今天,已有很多人在得不到救治的情況下,以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得到了康復,我們以一位越南裔中醫師為例。

今年六十六歲的阮東(Dong Nguyen)是美國德州的一位越南裔中醫師。在二零二零年感染新冠病毒。

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阮東出去購買彩票,回家後開始發燒、咳嗽而且渾身不舒服。當晚他咳嗽一整夜,無法入睡。第二天早上,病情更嚴重了,他判斷自己染上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八月四日早上,阮東確診染上中共病毒,住院隔離。很快便處於昏迷狀態,呼吸急促,且不停咳嗽,全身無力。

醫生給他靜脈注射抗生素,口服其它藥,症狀沒有緩解,血糖卻升到了420,血壓值分別是160/120(一般人的正常值在120/80 左右)。他呼吸困難,咳嗽不止,無法吃飯、喝水、睡覺,只得掛上呼吸機,送入了重症病房。

2020年8月,中醫師Dong Nguyen因染疫在德州醫院被掛上呼吸機。(Dong Nguyen提供)

阮東是美國註冊的東方醫學針灸醫師,有臨床治療和教授針灸的經驗。可是當他陷入中共病毒的時候,一生所學完全派不上用場。

八月五日,他的呼吸極為困難,肺部簡直要破裂了,資料表明他的身體幾乎處於無氧狀態,他被送入重症病房,呼吸機最強度運作,他卻感到無法呼吸。又過了兩天,病情繼續惡化,極度虛弱中,他知道如果繼續住在醫院,他很可能會死。

八月七日,阮東病情進一步惡化。他決定回家自行隔離,那時他已經完全無法行走,呼吸率只有10%。他開始擔心、害怕,而且非常消極,感到厄運來臨。他拿起筆來,開始給夫人留遺囑。就在此時,他想起了法輪功。

九字真言有神奇威力

那是二零二零年三月的一個週六,當時阮東在網路越語神智學協會(國際)的周會上,一位名叫Truc Lam(音譯:林德)的越南西貢的法輪功學員在會上介紹法輪功,他聽後很感興趣。

林德於是給了他阮喬(Giao Nguyen)醫生的聯絡電話。阮喬是來自休斯頓的法輪功學員。

阮喬向他介紹法輪功,並告訴他:「遇到危難時,念誦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中文發音)。」身處危難之中的阮東,想起了這件事,躺在病床上,他撥通了阮喬的電話。

阮喬聽後表示完全理解他的心情,告訴他:「不要擔心太多,排除自己的怕心和擔心,不要想任何事情,誠心反復念誦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誠念九字真言,反復念誦,突然間,他再也不想吃藥了。八月八日,他停止服用西藥,喝完粥後,他開始在床上煉功,憑著幾個月前跟著視頻學過的動作印象,阮童開始煉法輪功的第五套功法——打坐,煉到第三個姿勢時,他感覺好多了。

八月十日,他停用呼吸機,還可以站起來煉法輪功的幾套動功,很快他咳嗽消退了,肺部血氧飽和度增加到85%,血壓值和血糖值穩定了。三天後他複查後得到通知,他不再染有中共病毒了。

阮東感歎道,憑著偶爾得知的一條關於法輪功的消息,竟奇蹟般撿回了一條命,他深刻感到生命的重生,在心中深深地感謝李洪志老師,感謝法輪大法。

許多在災厄中誠念九字真言的人,都如阮東般有著這樣起死回生的經歷,原因正是因為法輪大法是宇宙高德大法,「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特性。

法輪大法是宇宙高德大法,「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特性。 (明慧網)

人們在靜心誦念的時候,可與宇宙中的高能量物質溝通,與宇宙的振幅頻率和諧共振,在這個過程中人就會摒棄邪念,向體內注入正的能量,從而增強免疫力。

結語

「瘟疫雖兇猛,救命有真言!」在海嘯面前,在地震面前,在大火災面前,在大瘟疫面前,我們還能做什麼呢?既然古今中外都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智慧和神蹟,為什麼我們不在危機來臨之前留意救劫良方,讓我們擁有那些超越固有觀念的神奇力量呢?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30/從徐栩「消極抗災」說起-419224.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6/孫思邈-聖人濟世-用道德調和-420552.html

(本文主圖:Delaunay, 1869《羅馬的瘟疫》(公有領域,巴黎奧塞美術館藏))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