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買不到幸福  拜金女大夢初醒(上)

有錢買不到幸福 拜金女大夢初醒(上)

【明慧之窗記者沂茵綜合報導】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年代,人們只想著追逐物質財富,當事與願違時,不如意、痛苦的感受也就隨之而來,李芃(化名)便是其中一人。然而二零一九這年,一個偶然的機緣,讓她重新找回作爲人應有的人生目標。下面是李芃自述自己這些年的轉變。

十足拜金女  錯把財物當成寶

我們這代九零後,大多數人是在自私自我的環境中成長的。既是獨生子女,又被父母溺愛,所以,很多人被寵成了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性格。

先不說別人,至少得法前的我,就是這樣一個心胸狹窄、說話愛諷刺別人、覺得父母甚麼都欠我的這樣一個人。

我一出生,父母就離婚了,我從小跟著媽媽。媽媽是個女強人,在我幾個月大的時候,就南下打工了,把我交給外公外婆帶。

後來媽媽創業成功,整日非常忙碌,只能請保姆照顧我。就這樣,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一直是跟著不同的保姆長大,唯獨不見媽媽的身影。

媽媽對我感到愧疚,因為她無論從生活、學習,還是做人方面,都沒有管教過我,只好一味的給我物質方面的滿足,認為給我錢就是愛的表現。

漸漸的,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不可靠的,特別是感情。只有錢最重要、最真實,也只有錢才能給我足夠的安全感,我成了一個十足的拜金女。

為錢嫁人  豪門夢碎怨懟丈夫

我與先生是相親認識的,之所以選擇嫁給他,就是聽信了介紹人說他家是當地的首富。再加上參觀了他們家的企業,覺得非常氣派,出門開的是豪車,往來的朋友也都非富即貴,再加上他這個人看起來挺忠厚的。

於是,我們認識才三個月,就背著父母偷偷去領了結婚證,沒過兩個月便懷孕了。本以為自己嫁入豪門,可以過上好日子了,誰知道一切都是假相。

跟先生相處後才知道,他們家欠著近兩個億的外債,東西全是貸款買的,每個月過著十幾張信用卡互相倒著還錢的生活。因此婚後所有的生活開銷,都得由我家提供。

漸漸的,我越看先生越不順眼,每天我們倆就是吵架,甚至我還動手打他,看不起他。

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年,我實在受不了,覺得太委屈了,想跟先生離婚,認為自己日後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對象。

一來自己家庭條件也不錯,二十幾歲母親就給我買了幾套價值各幾千萬的房子和一輛瑪莎拉蒂跑車。二來長相也屬於討人喜歡的類型,追求者也不少,怎麼就遇到了這樣的老公。

越想越覺得命運不公,每天都活在得不到利慾滿足的生活中,感到很痛苦。

算命師:痛苦來自不知足

直到二零一七年年底,我抱怨生活、抱怨自己所擁有的和得不到的一切,我氣的離家出走了,約了一位台灣的朋友去台灣玩。到了那裏,她帶我去算紫微斗數。

那個算紫微斗數的人說我的性格如果不改變,婚姻還是會不幸,就算再找一個,肯定也是現在這樣的另一半,因為這就是我的命。

還說我的命運已經很好了,只是因為自己不知足,所以會無限放大自我的痛苦;並提到二零一八年對我不利,建議我可利用懷孕的難受沖掉不利。

聽了她的話,我覺得有道理,就決定與先生修復關係,去海外生孩子,避避不利的流年。可到了海外,我們倆還是天天吵架,就是覺得他甚麼都是欠我的,根本沒辦法改變現狀,只能痛苦的煎熬著。

緣歸大法  發現自己不是好妻子

然而,幸運的事居然降臨到我身上。

二零一九年,我看了神韻晚會中,看到了「法輪大法」。雖然早在我讀高中時期就從同學那裡得知了大法的真相,也學過《轉法輪》,可是充其量只能說我是一個知道法輪大法好的人。

神韻晚會中關於法輪功群體的故事。(新唐人電視台)

直到看完神韻晚會,我開始萌生一種強烈的願望:想修煉法輪大法!於是便開始了每天學法修心的日子。

大法對我的改變是巨大的,我只是每天學學法,可是行為、習慣和思想狀態卻完全被改變了。

以前的我,成日無所事事,就把眼睛盯在先生身上,嫌他這、嫌他那的。可修煉後,我學會向內找自己的問題了,也終於意識到先前的我根本不是個好妻子,家務從來不幹,也不帶孩子,就只會攀比,在外面到處說先生的壞話,顯示自己多能幹。

從每天吼他、打他,到修煉後,漸漸的我降低了聲音的八度,再到後來的輕聲細語,都是在不知不覺中變化的。

先生看到了我的變化,自然對我修煉大法相當支持。

有時候我學法學不入心了,他就來陪我學法。看到我的言行舉止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時,他就會提醒我,讓我趕緊多學法、向內找。當我自滿的時候,他就會在旁邊指點,問我是拿自己跟常人比,還是跟修煉人比。

師父的法改變著我,也在溶化著我周圍的環境。

後來先生也改變了。他變得吃苦耐勞,性格也和善了。直到現在,我們倆幾乎根本不吵架,沒有任何可以挑起矛盾的地方了。

想讓公婆明白大法好  費心辦出國旅遊

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後,我很著急,希望國內(中國)的公公婆婆也能了解大法真相,想讓他們來海外旅遊。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先生,他很支持我和他父母講真相。

可同時他也告訴我,現在他家破產了,資產被銀行凍結,儘管變賣了我們的婚房、車輛及廠房,可還是資不抵債。他的父母被債權人告上法庭,已經納進徵信黑名單了,現在不能坐飛機、出國。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很著急,就在心裡請求師父幫幫我,我要跟他們講真相。結果沒過幾天,就聽我婆婆說她們湊錢還了一位債權人的錢,已經從黑名單中解禁。我聽了之後,心裡真的太高興了!於是,立刻給婆婆訂了來海外的機票。

婆婆來之前,我在心裡已經想好怎麼跟她講真相了,並且相信她一定會聽,會覺得大法好!

結果事與願違,從我開口講真相的那一刻起,她的臉就黑下來了,根本一個字也不聽。無論我說甚麼,她就回一句:「中國(共)不讓煉。」我在看《九評》,她掉頭就走。這時,我感到難過,覺得自己是真心為她好,為甚麼她就不接受呢?

(待續,原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9/-405003.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