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擋不住「牆國」年輕人追求自由的心

高牆擋不住「牆國」年輕人追求自由的心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揭示,暴力和謊言是中共奪取政權和維持統治的兩大手段。中共把謊言搖身變成「真理」、中宣部變身「真理部」,主要靠什麼?最重要的,就是切斷國內了解真相的一切途徑,維持其一言堂的權威,讓民眾看不到真話,再要編造謊言就容易了。

特別是進入互聯網時代以後,對中共而言,切斷外界真實訊息來源更為關鍵。一九九八年,中共打造「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又名「金盾工程」(GFW)。二○一○年以後,金盾工程升級為「大情報」工程。

此後,中共不斷追加巨額費用,把防火牆加寬、曡高,擴充海量敏感詞,以實現隔絕真相、製造謊言的目的。

目前,中共的目的基本達到了。十四億中國人中的多數,幾乎都被中共灌飽了謊言,成了聽黨話,跟黨走的木偶人。特別是九○後年輕人,更被中共從小施以「愛國愛黨」教育,成為一代「小粉紅」、「自乾五」。

中宣部切斷國內了解真相的一切途徑,維持其一言堂的權威,讓民眾看不到真話。(圖片來源:大紀元)

不過,物極必反。近年已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掌握了「翻牆」技術。

一位教朋友如何翻牆的年輕人表示,教翻牆的視頻在Youtube上的點擊量是最高的,「還有人介紹經驗怎麼翻出來的,我發一個鏈接對方就明白了。」「我身邊也有不少『小粉紅』,有的連『六四』都沒聽說過,就充當鍵盤俠,他們要是會翻牆就好了。」

當「牆國」內的「牆民」翻牆看到真相,當大饑荒、「六四」血案的場景一幅幅展現在面前,他們內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翻牆看到真相 蔣政偉:原有的世界觀崩塌

來自江蘇省無錫市的蔣政偉在二○二○年五月表示,大三上學期,因感覺加入共產黨的都是優秀學生,才加入中共。疫情期間無法去上學,有了充足時間在家把以前學到的翻牆技術拿出來一用,「這一看不要緊,直接使我的世界觀崩塌。」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他把各大中文媒體看了個遍,又重新學習了中國近代史和世界史,「明白了中共原是蘇聯共產黨的遠東支部,但它卻竊取了勝利果實,推翻了民國,可惱啊!我萬萬華夏子孫從此道德淪喪,成了在歐洲出現共產主義幽靈的奴隸,我此時的悲憤之情難以言表。」

「數千萬人被迫害致死,實乃我中華民族萬年未有之浩劫,中國人如再行使一絲民主的權力就會遭到迫害,黑社會的醜惡嘴臉使我作嘔,此等黑社會組織,本人要徹底劃清界限。」

另一位來自陝西的盧Mary於二○一九年四月說,她從網上下載了VPN,打算翻牆到Youtube看有關最近香港遊行的新聞,沒想到無意中還看到了一些有關「六四」事件的視頻,好奇心驅使之下,她點進去看了。

後來她一口氣看完了很多有關中共的紀錄片,以及《九評共產黨》的文章。看完之後,她從小到大所堅信的知識都被徹底顛覆了。在二○一九年時,她終於下定決心退出中共組織,「特此與中共劃清界限,聲明退出共青團!」

盧Mary學會了翻牆、看了《九評共產黨》,她從小到大所堅信的知識都被徹底顛覆了,終於下定決心退出中共組織。 (圖片來源:大紀元)

揚彬:不甘被中共洗腦而傷害他人

大學三年級在校學生揚彬,二○一八年六月一日聲明退出中共組織。他指出,最初翻牆動機是因為想玩的網絡遊戲被中共刪減修改,完全失去遊戲本身特點,他想要去外國服務器玩,為此學會了翻牆,「對我而言一切由此開始,我學會了使用Youtube與維基等應用程式。」

一次偶然的機會,Youtube向他推送了一條關於香港佔中運動的視頻,當然,同樣的新聞他在中共官媒也看過。在共產黨洗腦下,揚彬想當然的認為這是一場暴亂,但視頻告訴他:佔中是香港人追求真普選與自由民主的勇敢抗擊!

他說:「那一刻,我感到強烈的無地自容、不甘、不安。無地自容是因為我以前用一種小人的心態想像香港人、台灣人、法輪功;不甘是因為感到自己受到了共黨的洗腦欺騙毒害,自己竟然替其說話,胸中瞬間湧發出強烈的受背叛感與仇恨感。」

「而此刻香港人仍在抗擊,身處囚籠的我還甚麼也沒做,難道就這麼算了嘛;不安是因為感到自己傷害了他人。」

後來揚彬開始不斷了解真相,他認識到共產主義是撒旦教通過馬克思偽裝而成的魔鬼意識,其目的是使這個世界變為地獄,迎接撒旦降臨。「聯想到過去、現在發生的一切,以及如果繼續麻木不仁,將來必定發生的一切,我感到自己必須要做些甚麼。」

「在這裏,我聲明退出邪惡的少先隊和共青團,並且向我傷害過的人道歉,這只是一個開始,今後我會在法輪大法的指引下懺悔、贖罪,以及以真善忍對待自己和這個世界。」

楊彬為了網絡遊戲學會翻牆,才發現共產主義是撒旦教通過馬克思偽裝而成的魔鬼意識,聲明退出邪惡的少先隊和共青團,並且向他傷害過的人道歉。(圖片來源:大紀元)

李紙鳶:中共黨文化極為惡毒

李紙鳶是一名正在衝刺考試的中學生,他之前是典型的「自乾五」、「小粉紅」。由於受到中共洗腦,為了替共產黨辯護,他居然放棄學業,翻牆在網上大肆發布支持中共的言論,甚至發表自己的共軍軍裝照,對反共網友進行語言攻擊。

所幸他仍有理智清醒的一面,經過網友批評和接觸《九評共產黨》一書,他發現中共的黨文化已經不僅僅是下裏巴人(泛指通俗沒有文化素養),而且極為惡毒。「它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破壞了道德,破壞了自然,使我失去了理智。中共,你把多少人的生活都給毀了!」

李紙鳶說:「現在,由於中共的恐怖封鎖,雖然還無法用我的真名發表聲明,但也要借助《大紀元》提供的平台和機會,證明中共黨的黑暗,和我棄暗投明的決心!」

木心:不想為中共付出代價

木心十年前還是一名大學生,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到自由門軟件,開始翻牆了解牆外的自由世界。

「我記得,在翻牆的第一天,我就來過退黨網站,但沒有發表任何聲明。隨後的幾年內我雖然不時翻牆,但內心仍對中共抱有幻想,期待中共通過改良使中國走向民主憲政,甚至還申請過入黨,並成為了一名入黨積極分子,因為很快就大學畢業,所以未能轉為預備黨員。」

然而,出社會之後,中共種種倒行逆施的作為讓他絕望,「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國就不存在轉型為正常國家的可能性。」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更讓我意識到中共草菅人命的反人類本質,如果沒有民主自由,每個人隨時都可能成為中共『不惜一切代價』中的那個『代價』。」為了求得內心安寧,並堅決與中共劃清界限,木心聲明退出一切與中共有關的附屬組織,「希望在中共覆滅後,我們能在自由的陽光下相見。」

高中生翻牆看《九評》 震撼如炸雷

上海的「老范張」還是高中生,他很早就聽說諸如《大紀元》、《阿波羅》、《人民報》等真相網站,但苦於不會翻牆。直到二○一八年十二月,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他學會了翻牆,終於上了《大紀元》網站。

透過親自閱讀,他發現《大紀元》並不是百度上宣傳的甚麼「造謠惑眾,某教組織」,而是一個有良心的新聞媒體,報導出來的是應該報導的新聞。

特別是看完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之後,他又結合自己的生活實際經歷,查閱了大量歷史資料,發現兩本書的內容都極為精確,「我頓時如遭電擊,從心裏徹底把這個邪黨趕了出去,開始學習傳統道德,驅逐身體裏的黨文化渣滓。」

《九評共產黨》讓許多中國人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讓那再高的牆也擋不住「牆國人」追求自由的心。(圖片來源:大紀元)

「有時,當我看到一些在中國被政府迫害的百姓那聲淚俱下的控訴時,我會獨自一人默默為他們流淚。」

學期末的時候,「老范張」翻了成長手冊,學生道德評價標準第一條就是「是否熱愛中國共產黨以及共產主義事業」。他認為,共產主義本來就遭到全世界人的唾棄,把是否熱愛它作為學生的道德標準,是何等荒謬絕倫!政府不應在教育中強制灌輸意識形態。

後來「老范張」還研讀了諸葛亮的《馬前課》,他認為,「中共已在窮途末路上狂奔,歷史要清算它這個混世魔王,它的暴行寫一本四庫全書都寫不完。」

「為了自救與保命,消除身上的獸印,我正式聲明,拒絕加入共青團,退出以前那個被加入的洗腦組織『少先隊』。」

(原文:翻牆改變了我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4/-422828.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