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地方」的善良人  23年間身陷囹圄逾12年

在「好地方」的善良人 23年間身陷囹圄逾12年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導】當年,一首旋律優美、膾炙人口的歌曲「我們新疆好地方」,令其它省市的大陸民衆,對「好地方」新疆絢麗多彩的民族風情充滿嚮往(因爲是中共的洗腦歌曲,其中有强加的政治内容)。

新疆位於中國西北邊陲,是中國最大的省級行政區,面積超過中國陸地的六分之一,相當於三個法國,六點五個英國。與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八個國家接壤,邊界線占了全中國的四分之一。

新疆歷史悠久,早在兩千多年前的漢朝時期,「張騫出使西域」的故事就發生在這裏。漢武帝派張騫多次出使新疆所在地的西域,聯合西域各國夾擊匈奴,並由此連接起後來的絲綢之路,使新疆成爲古代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古絲綢之路  二十多年來令人觸目驚心的迫害

據明慧網資料記載,新疆早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就傳達了一份文件,內容是將歷年強調的鎮壓「疆獨」為第一重點置後,而把迫害法輪功提到最重要的議事日程。

新疆邪惡勢力對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將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等黑窩殘酷迫害。甚至對八、九十歲高齡的長者、殘疾人和婦女、少兒都不放過,喪盡天良。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據法新社報導說,中共在東北和西北新建了兩個集中營,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每個集中營都可以關押五萬名法輪功學員。有消息人士還透露,看到過當局用火車把法輪功學員運往新疆的集中營。這些祕密集中營的罪惡幾乎無人知曉。迄今為止,沒有聽說任何人從集中營返回家園。

二零二零年以來,新疆當局還以疫情為藉口,禁止家屬探視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剝奪法輪功學員的探視權。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集中營絕食抗議,遭受酷刑及精神折磨,至今生死未卜。

目前,中共又操控各派出所、街道辦、社區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上門或電話騷擾,逼迫簽違背大法和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中共的殘暴獨裁、迫害善良人的罪行真是斑斑可考,罄竹難書!

據明慧網報導的信息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新疆法輪功學員至少有49人被迫害致死、357人次被非法判刑、208人次被非法勞教、8人被迫害致殘、18人次遭精神病院和藥物迫害、32人遭酷刑折磨,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

法輪功學員還被搶劫勒索34萬5297元,其它包括被搶劫的莊園、私車等私人物品數百萬元。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部隊幹部、工程師、副教授、研究生、老師、學生、商人、退休醫師、公安巡警、監獄獄警、廠長、工人、農民等各階層人士。

由於這場迫害還在持續,在真相仍然被嚴密封鎖、輿論被操控的情況下,目前還不能具體統計出近二十三年來新疆被劫持到各監獄、勞教所和洗腦班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全部名單和完整數字。就是這些不完全統計出來的數字,也足以令人觸目驚心。

1999年7月~2020年11月新疆各地區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人次統計。

阜康市王軍強 遭冤獄迫害累計十二年半

在持續至今的中共對新疆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王軍強的受迫害案例是其中的縮影。

王軍強,男,一九七三年四月二十八日生於新疆瑪納斯縣蘭州灣鎮夾河子村一戶農民家裏。一九九六年畢業於新疆工學院地質系,一九九六年在校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功。畢業後就業於阜康市經貿委礦管辦,業績突出,曾多次獲獎並受到上級部門讚揚。

王軍強先後遭非法勞教兩次,每次兩年,共四年;兩次被非法判刑,一次五年,一次三年半,共八年半。王軍強身陷囹圄累計十二年半。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七日出獄,王軍強結束三年半冤刑,但他仍要被非法管制五年。現在他處於失業狀態。

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零年二月,王軍強去北京上訪,被阜康市公安局關押七十天後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零年五月八日被劫持到昌吉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一年,王軍強被劫持到在位於烏魯木齊縣板房溝鄉的新疆第一期洗腦班迫害,因高壓洗腦,違心「轉化」,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以所謂「所外執行」的名義出獄,返回單位工作,但是每月只發四百元生活費。

王軍強出獄後很快明白了「轉化」是錯誤的,於是繼續修煉。

王軍強從勞教所出來兩個月後,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二被街道辦事處、社區人員騙入教培中心。期間王軍強一直堅持煉功,抗議,被阜康市國保大隊執行拘留所兩次,每次十天。

二零零二年一月,王軍強被行政拘留,出來後被迫流離失所,在烏蘇市居住。

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王軍強在甘肅武威市武南鎮的親戚家,被武威市涼州區公安分局、阜康市公安局警察強綁架回新疆。

在阜康市看守所裏,王軍強曾因為高喊「法輪大法好」,被看守所所長趙曉武指使號子裏的刑事犯批鬥、毆打,肋骨被打折一根,喉結軟組織被打傷,兩星期不能正常說話。兩週後他被移交到烏蘇市看守所。

王軍強的母親得知兒子被惡警打傷,抱著孫子去公安局告狀,也被警察毆打、拖出大門。他的母親只好到處上告、上訪,後來邪黨惡警害怕真相在社會上曝光,只好道歉、賠償1000元了事。

而王軍強只是在五個月後才被押到醫院體檢。

幾個月後,烏蘇市法院非法庭審王軍強,對他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三年一月,王軍強被劫持到昌吉監獄。期間多次被獄警關禁閉、掛籃球架子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王軍強出獄。

再次遭非法勞教兩年

王軍強出獄後不久被迫離家,至鄯善縣打工一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王軍強恢復工作,被安排到最遠的滋泥泉子地區國土資源所上班,實際是被軟禁、監控。阜康市國土資源局書記袁劍積極配合610,安排滋泥泉子地區國土資源所所長馬旭光及同事非法監視王軍強。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因同事密告他的床鋪內有法輪功資料,阜康市國保大隊政委馬進民帶領多人,突然搜查了宿舍床鋪,從工作現場直接綁架王軍強,並非法勞教他兩年,將他劫持到新疆昌吉勞教所。

在昌吉勞教所遭到的迫害

一次,王軍強煉功,被獄警徐偉指使幾名勞教人員拉到廁所裏,兩臂被手銬銬到暖氣包上,惡徒用三根高壓電警棍電擊他約一個多小時,致使王軍強脖子上留下數十處燒傷的黑片。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3/ciez037sgun6ovevqd.jpg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迫害中,王軍強右眼輕微的白內障急速嚴重加劇,後來完全看不清東西。

二零一一年九月份,王軍強公開要求煉功,被惡警銬在走廊暖氣管禁閉八天。二零一二年四月他又公開要求煉功,又被鎖在老虎凳子上關黑禁閉室兩週。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他因堅持煉功,被副所長趙某、管教科科長許德峰隔離關押,長期鎖到老虎凳子上,同時面前放一電視錄像,每天滾動式的播放造謠宣傳進行洗腦,四個犯人日夜輪流包夾。直至九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點才被放下來。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3/ciez0djj0v90chzr8y.jpg
酷刑演示:老虎凳。(圖片來源:明慧網)

再次遭非法拘留和冤判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王軍強被莫須有的非法「收押」,被劫持到所謂「職業技能培馴服務管理局」拘禁。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中旬,王軍強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出獄,並被社區監視居住。

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王軍強被構陷至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兩年,上訴後被加重改判為三年半。一審阜康市檢察院公訴人張筱梅,阜康市法院審判長趙芳芳,審判員高玉紅;二審審判長李佩隸,審判員劉豔榮、李平。

王軍強一直被在看守所關押。單獨關押期間遭到獄警大別克三次入室電擊,每次兩三分鐘。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遭到接任獄警高照祥、協管木拉力別克(人稱小別克管教)拉出去在沒有監控的會議室用電警棍、橡膠棒毒打約四十分鐘(現場還有始終沒有動手的獄警王玨看場子);被單獨關押一年多,多次關禁閉迫害八次以上,日夜戴腳鐐合計兩年多。

王軍強於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七日出獄,仍被管制五年。現在處於失業狀態。

結語

新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一直在持續。據報導,在二零二一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幾乎每家每戶都遭到騷擾、綁架、非法抄家迫害。很多在明慧網上登出迫害信息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報復威脅。

惡人們害怕被在明慧網上曝光,致使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快半年了都沒回來,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迫害。

在此期間,迫害責任人遭惡報和制裁的案例也不斷傳出。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博院中共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正廳級)、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監獄管理局局長範軍嚴重違法,被查。範軍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範軍自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任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紀委書記、自治區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指揮監獄警察、惡人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中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酷刑「轉化」迫害。範軍最終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入獄,等待他的是更嚴厲的懲罰。

原石河子市政法委書記程克強,在二零一七年中秋節前夕,因為貪腐怕清算,在家中用刀自殺身亡。隨後,石河子公安局副局長白波於二零一八年七月因受賄販毒人員、組織黑社會,而被作為「掃黑除惡」的對象。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石河子公安局副局長白波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和故意傷害罪等十四項罪行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一起被查的還有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局長陳大疆、第七師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局長米建新等人。

程克強、白波、陳大疆等人任職期間,對石河子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美國已宣布對新疆公安廳和四個中共官員實施制裁的第13818號行政命令執行。該行政令基於懲罰人權罪犯和腐敗份子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

該項制裁包括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前新疆政法委書記朱海侖、新疆公安廳廳長王明山、前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及新疆公安廳。遭制裁的人員及機構在美國的資產將被凍結。陳全國、朱海侖、王明山還被禁止入境美國。

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新疆吉木乃縣罕見的下起六月雪;六月二十八日,新疆伊犁河谷也變成了銀白世界。這就是上天對人們的警示。

唐太宗曾經講過:「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希望新疆各級官員以此為戒,別重蹈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陳全國之流的覆轍,鑒往知來,趕快猛醒,金盆洗手,跳離賊船,棄暗投明。

這樣的機會稍縱即逝,萬望珍惜。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8/新疆法輪功學員王軍強遭冤獄迫害累計十二年半-439832.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9/丝绸之路风雨行(上)-416167.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5/丝绸之路风雨行(下)-41616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