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當年天安門的那一場「偽火」

再談當年天安門的那一場「偽火」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至今已超過二十一個年頭,其中的諸多疑點和破綻,都在事件發生不久被一一揭發,該事件也獲得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證實,是由中共政府一手導演的世紀偽案。

直至今日,中共當局仍一直藉此事件挑起各界對法輪功的仇視,然而,也有越來越多中國民眾在中共一手遮天下保持清醒,用真相影響著更多的人。

親身照護嚴重燒傷的女孩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晚上,我們全家一起看電視,中共電視台突然播放出很恐怖的電視新聞「天安門突發自焚事件」!當我看到燒傷人員全身被包紮的鏡頭時,頓時明白這是假的。

我當即告誡全家人:「這是假的,你們看這些『自焚』的人,個個包得像粽子一樣,全身纏滿繃帶,人被燒傷後會起泡、流水,那些繃帶不都粘在皮膚上?拆繃帶時連皮都會扯下來,這些人不都成了骷髏,能活嗎?你們千萬別相信。」全家人當時都沒有反駁,因為大面積深度燒傷不宜包紮,這是基本常識哪!

大面積深度燒傷不宜包紮,這是基本常識。(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而且我還曾親眼見過並護理過嚴重燒傷的人。一九六八年盛夏時節,由於大面積的「武鬥」,全國各地基本處於癱瘓狀態,一到晚上一片漆黑。某天晚上八點多,我單位計量室一位二十三歲的女工,帶著同寢室兩個室友到計量室倒煤油,因為看不清、錯倒了汽油,在點燃火柴的一瞬間引發汽油燃燒,爆發一場火災。

三個人中,離門口近的一個在慌亂中逃出;另外兩人被救出來後,一個中度燒傷;一個嚴重燒傷。重度燒傷者當時十九歲,與我在一個車間、一個小組上班。因為大面積停電,醫院也沒電。車間領導選派三個與她同齡的少女和兩位年齡較大的師傅二十四小時輪換在醫院守候,我就是其中一員。

當時醫院的條件都很差,一個大病室擺了十張床。所謂的搶救也不過就是掛上吊針而已。我們三個女孩的任務就是不間斷地、在她燒傷的地方輕輕地塗抹紫藥水。她一絲不掛平躺在床上,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我們則用一塊布遮住她的隱私部份。

我們三人八小時一換班,在這期間一點不敢疏忽,她被燒得最嚴重的部位是整個面部、兩隻胳膊和雙手。我們不停用棉籤蘸紫藥水,輕輕地塗抹,以免燒傷處流水,否則引發感染就會危及生命。在我們認真小心地護理下,在那麼簡陋的醫療環境中,她竟然度過危險期,僥倖活下來了,這真是萬幸!

如今她已七十三歲了,儘管面部、雙臂、雙手一直疤痕累累,但她畢竟活著,而且兒孫滿堂。

孕婦遭汽油砸傷

同年盛夏的某一天,廠保衛科兩個員工在辦公室用汽油清洗武器,當時基建科長坐在旁邊抽煙,一不小心煙頭掉進汽油盤裏。瞬間盤內汽油燃燒起來。慌亂之中,其中一人端起火盤扔出門外。但誰也沒有想到,此時此刻、其中一位員工新婚才半年的妻子來找他,燃燒的汽油卻不偏不倚、全部倒在這位已有數月身孕的少婦身上。

據當時院內其他目擊者講:當時真是慘不忍睹,她倒在地上滿地打滾,當滅火器好不容易把她身上的火滅盡後,她卻因化纖衣服燃燒後粘在身上,導致傷勢嚴重。

兩日後,我和幾個同事去醫院探望,在醫院一間單獨封閉的小房間裏,我們從窗外看到:一張手術床上躺著燒傷的、一絲不掛昏迷不醒的病人,在她身上罩著玻璃罩。據說要讓她身體保持乾燥、無菌、不流水。

我們期待著她的康復,母子平安。然而事與願違,醫院沒有把她救活,一屍兩命哪,至今我回想當年還是感到難過、痛惜之極。

以上兩個活生生的事例幫助我在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沒有上當受騙,而且還能用親身經歷講清真相、破除中共謊言。

(圖片來源:明慧網)

老太太們的對話

十年前,某天散步遇到四個老太太在一起聊天,她們聽信了謊言對法輪功頗有微詞。我坐下來問她們:

老大姐們,在家裏做飯炒菜嗎?
答:做了大半輩子了。
問:胳膊、手、被燙到、燒傷到過沒?
答:那是常有的事兒。
問:疼嗎?
答:疼得很,用冷水沖,用醋澆都還疼。
問:你們都看了電視上放的天安門「自焚」,那個身上燒得亂七八糟的人咋就不疼呢?他應該疼得滿地打滾才對呀。

答:是呀,真的呀。那咋回事呢?
回:老姐姐、那是演員演出來的,栽贓嫁禍法輪功的,你們都經歷過文革,那不是為了煽動仇恨、叫大家都參與整人的運動嗎?千萬別忘了文革的教訓再被利用啊。

接著我把一個個疑點分析給她們聽,她們都明白了。

河南人說一口流利的京片子?

十七年前,我在省女所被非法勞教期間,幫教又一次利用「自焚」當說辭。我問她:「電視報導自焚人員來自河南開封,那個喝了半瓶汽油的老太婆在接受採訪時,怎麼說一口標準的北京方言?就是一個地道的京片子,她是河南人嗎?」幫教愣住了,她向獄警隊長彙報後告訴我說:「隊長說還沒有一個人提出這個問題。」此後再沒人提「自焚」偽案。

最近再次看「自焚」真相視頻,發現「王進東」除了頭髮未燒掉,雪碧塑料瓶不變形外,在被「嚴重燒傷」的情況下、還能擺著軍姿坐在地上、中氣十足地喊口號?喊出的口號跟法輪功毫不相干,看來給他演出劇本的導演應該對法輪功一無所知!

王進東在自焚後,還能以軍姿坐在地上、中氣十足地喊口號。(圖片:視頻截圖)

更誇張的是,他喊口號的聲音竟然是一口標準的東北普通話。我在河南長大,怎麼聽不出一點鄉音呢?!「王進東」真是河南人嗎?

當年看到相聲演員李文華做了氣管切割手術後,還在堅持演出,他拼著老命、極其艱難地發出微弱嘶啞的聲音,聽著都為他難過。

我聯想到那個被利用的小女孩劉思影更是讓人心疼。小思影「氣管切割」手術後還能用清脆悅耳的聲音唱歌、回答「殃視」記者的採訪提問,當真不可思議!而且,據說已經康復的孩子竟然在出院前卻突然去世。這又作何解釋?!

二十餘年來,天安門「自焚」偽案毒害了多少人?!特別是八零後、九零後、零零後,許多孩子才剛上學,拿回來的課本上都有「自焚」偽案的教材。二十多年了,還有多少人沒有清醒過來?又有多少人還陷在謊言中抵制真相、拒絕明白呢?!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5/再談「天安門自焚」偽案-439668.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