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回憶 一九九四年參加師父講法班

珍貴的回憶 一九九四年參加師父講法班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第一次向社會公開傳授法輪功。由於其祛病健身和令人道德昇華的神奇功效,在人傳人、心傳心之下,法輪功這三個字傳遍了中國大江南北。

以下是當時其中一位法輪功學員在接觸大法與師父後寫下的回憶:

一九九三年,我單位有幾個同事在外地參加了法輪功學習班,覺得特別好,回來後就和單位有關領導反映。領導聽後,覺得對職工身心健康有好處,也大力支持。並決定派幾個人請法輪功師父來我們單位辦法輪功學習班。

令人驚訝的是,這幾個人不負眾望,真的把法輪功師父請來了,辦班時間訂在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日(正月初十)。這一喜訊傳到我地區,眾人無不為之喜悅,互相奔走傳告。一九九三年年末,一些人開始著手準備。

這期間,我分別與這幾個人相遇,這個說:「某某(指我),法輪功創始人來我公司辦班,你來參加吧!」那個說:「法輪功可好了,講了生命的起源、人為什麼得病等等,你趕快參加吧,機緣難得,千萬別錯過呀!」可是不管他們怎麼說好,我都婉言謝絕了。

當時,我對所有氣功都排斥,也不相信氣功能治病。八十年代中國出現氣功熱,到處可見各種各樣的氣功,這個功、那個功,五花八門、什麼都有。一天傍晚,我看到一群人又跳、又蹦的在地上打滾,做著各種奇奇怪怪的動作非常失態,看到後,我對氣功更反感了。

我丈夫的一位同事也是這次辦班的組織者,他對我丈夫說:「就給你家某某(指我)買張票唄,你家還差這幾十元錢哪?」(票價五十八元;帶功報告票價五元。)聽他這麼一說,丈夫就給我買了一張全班的票,他自己買了一張帶功報告票。

回家後,他和我說了此事,還說:「妳學會了,回來教我。」我聽後很生氣。可是,也不能叫丈夫在單位裏沒面子呀!就這樣,我勉強去參加了。

師父把敗物清理出去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法輪功學習班在凌源鋼鐵公司工人文化宮正式開班了。

第一堂課是師父的帶功報告。我坐在前五排,離師父很近,看師父很清楚。師父身材高大,皮膚細膩,穿一套深瓦灰色的舊西服,深紫色雞心領毛衣和白色襯衫,非常得體,乾淨俐落。師父的面容十分慈悲和善,可親可敬,不失威嚴。師父講法吐字清晰,聲音洪亮,聲音有很強的穿透力。

1994年1月17日,李洪志先生在中國法輪功天津第一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

我這個人文化水平不高,可是受無神論影響不淺。師父講到人的生命、人為什麼得病等高深的法理,我感覺玄。本性的那面被邪黨文化、無神論、後天觀念封塵得很緊,我帶著牴觸的思想聽課,效果可想而知。

回家後,丈夫問我:「咋樣?」我說了一個字:「玄!」我又一想,錢也交了,還是堅持聽完八堂課吧!在聽師父講法的過程中,我越聽,越覺得能接受一些了,我好像是一塊冰,在師父的講法中慢慢融化。我後來悟到,是師父把阻礙我得法的敗物清理出去了。

連人帶被往起飄

在聽師父講法的過程中,我有時沒聽幾句就睡著了。但我這個人不論聽多長的報告、開多長時間的會,從來是不會打瞌睡的。我再不愛聽,也不會睡覺,因為這是禮貌問題。可是這次,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偶爾,我會被掌聲驚醒,睜開眼,覺得很不好意思,不一會兒又不自覺睡過去。

雖然我沒聽進去多少師父的講法,但是我的身心卻變化了:走路腿腳輕快,騎自行車像有人推我一樣。當時我從市內往家騎,有段很長的慢坡路,前面有幾個人往前騎,我不費勁的一個一個超過了他們。當時,我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

凡是參加過學習班的人,到我辦公室就會自然談起參加班的感受,大家都一致認為法輪功師父高明,從沒聽過這樣的法理,身心都有不同程度的變化。他們一到我跟前,我的山根部位就像拔罐子似的往起嘬,勁還挺大。

晚上睡覺時,我連人帶被子有點往起飄的感覺。最讓我感到神奇的是,煉功不久,折磨我多年的尿血的毛病,從一九九四年秋冬至今二十多年了,這個毛病再也沒犯過。

有人要師父拔釘子

師父為了滿足大家的要求,決定在辦班最後一天下午與大家合影留念。那天下午,大家就按座位排序,分批與師父合影拍照。在第一組還沒擺好位置之前,師父站在文化宮廣場前,我與師父也就隔了一米左右。

有自己帶照像機的學員,這個請師父和自己的家人照一張像,那個請師父和自己的家人照一張像,還有請師父簽字的。但師父一點大氣功師的架子都沒有,面帶微笑滿足大家的要求,這讓我很是敬畏。

1994年3月,李洪志大師和部份石家莊「法輪功學習班」學員合影。

晚上師父給學員們答疑,還有大家的心得體會。我提不出什麼問題來,就是覺得法輪功好。好在哪裏,我也說不出來,只感覺心裏的污濁被這宇宙大法盪滌了,就像雨後的天空,很清亮、很舒服!

有一個人心低下的人,交上去一塊十一、二公分見方的木塊,中間釘著一個大釘子,露出兩寸長,上面插了一張紙。

師父把那張紙拿下來,讀到:「你能把釘子拔出來,我就服你。」師父念完後,微微一笑說(大意),我要在這表演,我就把你領到邪路上去了。師父沒有一點怒氣,語氣慈悲。我聽後,被師父的大度、寬宏而感動。

師父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1]

每讀到此時,我都是喜樂交加。在這遼西的小小城市,我這個普通的老百姓,在家門口就得到了師父給的宇宙大法,走進了千萬年不遇的萬古機緣,我不僅是人間最幸運的生命,也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9/親聞師尊傳法-439306.html

(本文主圖説明: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在大连码头欢迎李洪志师尊。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网)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