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洪災啟示】  
又一場洪水  謊言下多少冤魂

【鄭州洪災啟示】 又一場洪水 謊言下多少冤魂

【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綜合報導】七月十七日以來連續三天,河南省遭遇暴雨襲擊加上人為無預警洩洪,鄭州及多個主要城市,都發生罕見大洪水。民眾拍攝的影像顯示,黃浪沖走了民眾和車輛,落難者在洪水中掙扎,一名男子在湍急的洪水中,拼命追趕被洪水沖走的親人,拍攝影像者焦急大喊:「我的天呀!拉住東西!」洪水中,還時不時有浮屍漂浮。

一位民眾在洪水中載浮載沈 (視頻截圖:新唐人電視台)

七月二十日傍晚,洪水灌進鄭州地鐵五號線,數百人被困在地鐵隧道和車廂內,中共至今未公開說明隧道內的人員遇難情況和洪水如何湧入地鐵隧道。全長超過四公里的京廣北路隧道也在五分鐘之內被淹沒,有影片顯示隧道罹難者生前在水中掙扎最後沉沒的情景。

在鄭州地鐵五號線,乘客被困在車廂,積水已達胸腔、頸部。一年輕男子邊拍攝邊喊:「我們現在困在地鐵裡了。水已經很深了,我們地鐵裡已經到腰了。大家看到朋友圈了,幫我們報個警。沙口路地鐵口,五號線…」

7月20日下午,鄭州地鐵五號線遭遇洪水倒灌,車廂裡水位漲到胸口,多人死亡。(視頻截圖)

洪水退去後,遇難者的屍體橫臥在街頭、地鐵站,大量翻倒的車輛橫七豎八堆積在馬路上,其中京廣北路隧道被拖出兩百六十多輛泡水車,如積木般堆在隧道出口,還有眾多車輛仍處在被淹沒狀態。

這次洪水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民眾的生命和財產損失。目前官方公布河南省死亡人數是五十六人,但實際人數是多少呢?據估計:四點二公里長的隧道,六條車道,當時又是堵車狀態,所以按四公里算,平均每輛占位五米,將有多達四千八百輛車滅頂,考慮到很多車都不止一人,人數至少是在四位數左右,中共公佈的數字嚴重造假。

儘管鄭州災難登上了國際媒體頭版頭條,但中共各大官媒卻極力迴避。當洪水灌進地鐵五號線的時候,《河南衛視》正在播放「抗日神劇」;二十日當天《央視》新聞聯播延長到四十分鐘,卻沒有任何河南災情報導;《央視》二十日甚至還「深度剖析」歐洲洪災;二十一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還在慶祝中共邪黨生日。

官媒還一致將鄭州災難甩鍋老天爺,特別是河南刻意誇大降雨規模,稱特大洪水 「千年一遇」,更甚者稱「五千年一遇」。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這場洪災多是人禍。

鄭州水位迅速暴漲、黃浪湍急──有何蹊蹺?


二十一日,網上傳出民眾實拍的鄭州洪水發展過程視頻。從視頻畫面可以看出,二十日下午一點四十分,鄭州市中心雨勢雖大,但路面上並沒有甚麼積水,車輛仍然在行駛正常(圖一,左上)。然而,在短短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內,鄭州市中心整條馬路突然間被洪水淹沒,到二點二十分,路上較高的積水已經導致一些公共汽車失靈(圖一,右上)。

圖1:七月二十日,鄭州市民實拍的洪水發展,水位在半個多小時內突然暴漲,水流湍急。

又過了一個小時,三點二十分的時候,鄭州市中心幾乎已成汪洋,被淹的全部車輛都失靈(圖一,左下)。五點半的時候,整個鄭州市都被洪水肆虐,路上不斷有車輛和人被激流沖走(圖一,右下)。此情此景根本不像是中共黨媒所宣傳的「內澇」,而更像是黃河改道、水庫洩洪造成的洪災。

身處平原地帶的鄭州地勢平坦,即使降雨量大,也都是水勢從下往上逐漸累積,造成內澇;然而,市區突然出現很高的洪水,並且迅速暴漲、水流湍急,那往往只有洩洪的時候才會出現。

的確,到二十一日早上,市區大部份洪水退去,很多街道都看不到多少積水了。這種來去匆匆的特點,也不符合「內澇」的特點,而更像是洩洪導致的洪峰過境。

「無預警洩洪」──官方通知證實中共草菅人命


果不其然,網絡上爆出的中共官方通知,佐證了中共的「無預警洩洪」。


二十一日凌晨一點,中共鄭州宣傳部門的官微「@鄭州發布」發文稱,「由於鄭州遭遇強降水,且上游水量大,鄭州常莊水庫防汛形勢嚴峻,二十日上午十點三十分開始向下游洩洪,截至二十一時三十四分,水庫實時水位130.54米,超汛限水位3.05米,距當日最高水位已回落70釐米。」 (圖二,左)。

圖2:2021年鄭州洪災,中共對民眾「無預警洩洪」、對體制內部通知到位。

這是甚麼概念?二十日上午十點半洩洪,二十一日凌晨一點才發通知?!洩洪整整持續了十四個小時沒有發布預警,直到半夜才通報。

熟悉中共的朋友可能都知道,這種無預警洩洪是中共的慣用伎倆。這麼多年來,很多地區的洪災都是由於中共無預警洩洪所致,有的時候中共甚至偷偷摸摸在半夜開閘。

這種無預警洩洪無異於謀殺,中共究竟為甚麼要這麼做?

根據中共體制內官員透露,如果發了預警,那麼洪災便是人禍,災難過後要面臨民眾索賠的問題;而如果不發預警,那麼,事後就將洪災歸結為「天災」,這樣不但可以避免民眾索賠,只要給受災民眾發一些個麵包和方便麵,他們就會對黨感恩戴德。死多少人,對這個黨來說並不是甚麼問題。

雖然中共洩洪不通知廣大韭菜們,但是對於體制內的權貴們,中共還是通知到了的(圖二,右)。

又要推責給老天爺?數據打臉中共

下面我們再來看一看,此次降雨到底有沒有達到中共所宣稱的「千年一遇」的規模。

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十七日晚八點到二十日晚八點,這三天鄭州總降雨量為617.1毫米;其中,降雨多集中在十九日晚八點到二十日晚八點,該日24小時單日降雨量達到552.5毫米;而二十日一天中,單個小時最高降雨量達到了201.9毫米。

誠然,這些數據顯示出的降雨量之大足以令人感到震驚,但是,也並非官方宣稱的「千年一遇」。事實上,鄭州是在中共篡政後,才建立了第一個官方氣象站,因此從鄭州市有了正式的降雨記錄,到今天也不過七十年左右。

不少人可能還有印象,上個世紀七○年代河南駐馬店發生的「75.8」潰壩事件。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在駐馬店市的暴雨中心,從一九七五年八月五日到七日,這三天總降雨量高達1605.3毫米;當時二十四小時單日最高降雨量達到了1060毫米;單個小時的最高降雨量為218.1毫米。

由此可見,此次鄭州降雨量從各項指標來看,都沒有突破四十六年前的那場降雨(圖三),因此連「五十年一遇」都稱不上。所謂的「千年一遇」只不過是為了向老天爺甩鍋罷了。只是,中共自己的官方數據都不給中共的造假背書。

圖3:對比2021年鄭州以及1975年駐馬店市的最高降雨量,可以看出鄭州洪災並沒有打破46年前的記錄。(大紀元製圖)

河南洪災發生在7月20日,帶給民眾何啟示?
綜上所述,此次河南洪災的爆發,人禍的成分遠高過「天災」,而災難發生的時間點:7月20日,也好似暗含玄機。

眾所周知,1999年7月20日,中共對修煉「真善忍」的億萬個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到今年的7月20日已經持續了整整22年。

在這22年中,中共為了逼迫千千萬萬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打善良好人放棄信仰,在監獄和洗腦班等地使用上百種酷刑內殘忍折磨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造謠抹黑、開除公職、抄家綁架、非法勞教和判刑、劫持到洗腦班,導致多少人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中共炮製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早已被國際認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而活摘器官被自由社會稱為是「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少有4677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殘酷地迫害致死,這不包括中共活摘器官所殺戮的更多無法統計的情況。

圖4:2021年7月16日,美國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近兩千人舉行盛大的集會遊行,呼籲全球共同制止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2年的迫害。

這次鄭州洪災恰好發生在7月20日,這是一個迫在眉睫的提醒: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早已延續到了普通民眾身上,是對全體中國人的迫害。

鄭州洪災的爆發,湍急黃浪的背後是中共「無預警洩洪」造成的人禍。真相是,鄭州並沒有發生「五千年一遇」的大雨,而是中國人民攤上了「五千年一遇」的邪惡政黨,中共不亡,災難不止。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