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洪災啟示】這些年中國人排過的隊……

【鄭州洪災啟示】這些年中國人排過的隊……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綜合報導】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官方所稱「千年一遇」的洪災強襲鄭州,致使全省一百零三個縣三百萬人受災,尤其鄭州地鐵及京廣隧道的重大傷亡,更令外界震驚揪心!

二十日,鄭州市五號地鐵被淹,乘客被困在不斷淹高的浸水車廂中長達數小時,最終多人罹難,死亡數字成謎。當晚,京廣隧道內成百上千輛車在五分鐘內被淹平。兩天後積水抽去,翻覆的車輛堆狼藉遍地,車內情況不忍卒賭。

隨著網路視頻不斷曝光,我們還看到京廣隧道剛進水的時候,人們想要棄車逃命,卻被閘機攔住繳費!長達四點八公里的車龍,就在距離死神只有五分鐘的保命時間裡,瞬間淹沒。

地鐵工作人員:車廂裡已經沒人

一位鄭州的宗先生向《河南商報》描述自己營救妻子的驚魂過程。他表示自己得知妻子被困車廂後,一直和她保持著聯繫,他讓妻子想辦法下車,妻子卻說要等待救援,可當時水淹過胸,妻子說話已非常虛弱。

宗先生在危急關頭趕到沙口路地鐵站,可站口工作人員不讓他進入,並說車廂裡已經沒人。宗先生硬衝下去,工作人員攔著不讓,最後他給廣播室人員跪下請求還是不行。想著太太在大水漫車中生命垂危,宗先生心急如焚、嚎啕大哭。

隨後,一位男士衝下去要救他的家人,兩名工作人員追他去了,宗先生見狀跟著衝下去,才成功救出他的妻子。據悉,當時被困在地鐵五號線的乘客約有五百多人。

7月20日下午,鄭州地鐵五號線遭遇洪水倒灌,車廂裡水位漲到胸口,多人死亡。(視頻截圖)
圖:2021年7月22日鄭州一隧道前堆積的汽車。翻拍於大紀元網。

對黨恐懼和服從的習慣

許多人不解,在如此重大的災難面前,為何中國人還要循規蹈矩的排隊繳費、不越雷池的服從命令呢?

事實上,每十年一次的政治整人運動,造成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至少七千萬。這些不堪回首的經歷,早已給一代又一代中國人養成了對“黨和政府”恐懼、服從和感恩的習慣。

在中共「偉光正」的領導之下,我們所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伍,究竟是通往天堂還是赴向黃泉?真要翻翻中國人的排隊史,那還真是一部活脫脫的血淚史啊!

村民排隊鬥死二百萬名地主

「站隊第一、排隊第二」是中共治下的排隊政治學。從二三十年代到四五十年代,中共以革命的名義打土豪分田地,搶劫私產。排隊鬥地主、打右派、唾罵敵對分子,這些可都是革命忠誠的表現。

於是,鬥地主(地產所有者)時,不僅搭戲台子強迫全村人圍觀,有的還勒令村民排隊挨個上台搧地主耳光子。群眾鬥群眾之下,兩百萬地主慘遭冤死。「地主」一詞成了劣等人、壞分子的符號。

家家持排隊等柴米油鹽

上了年紀的人大概都忘不了中共的票證經濟。那時,要買到基本生活用品,除了錢之外,還要有中共按人丁發放的各種蓋紅章票證:糧票、肉票、油票、雞蛋票、糖票、布票、煤票、肥皂票、自行車票等。有了這些「票」,百姓們才有資格在糧食局和供銷社前排起長長的隊伍。

資料記載,在「大躍進」和大飢荒前後,河南省鎮平縣發行的油票最小面值僅有0.0055兩,我們無法想像這張「油票」需要何等精良的計稱器才能稱算出來。

訪民排隊被打成罪民

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山大王。在中共的治下,假疫苗、毒大米、毒奶粉、法輪功、強拆、退伍老兵待遇、金融爆雷等各類上訪事件年年層出不窮,可中共把順民逼成冤民、冤民逼成訪民,最後還要把訪民打成罪民。

2018年9月,連續兩天,中國老兵聚集在北京退役軍人事務部外面維權。(影片截圖)

也因此,中共國家信訪辦在百姓中贏得了「三騙胡同」的稱號。一位e租寶詐騙案的上海訪民吳玉芬說:「它一個胡同進去一共有三個部門,一個國務院信訪辦,還有人大,還有中紀委的信訪辦,三個部門在裡面,叫三騙胡同,盡是騙老百姓的。」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申訴天津公安無故非法抓捕、毆打天津法輪功學員的惡性違法事件,學員們理性的訴求與和平的行為贏得了在場警察與國際社會的讚歎,卻被中共反誣成「圍攻中南海」,並於1999年7月20日開始遭鎮壓迫害至今。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訪。(明慧網)

武漢市民排長隊領骨灰盒

庚子年,武漢市民刻骨銘心的一年,中國人不應遺忘的一年。武漢家屬們為領親人的骨灰盒,在殯儀館裡排起長長的隊伍。

上級不讓拍照、不讓說話,人們忍無可忍的排著隊,最終民眾憤怒難耐的說:「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屠殺!」據悉,從三月二十三日到四月五日,每天領走五百個骨灰盒,單這一數據就高達六萬五千個。

2020年3月26日,漢口殯儀館院內等待領取骨灰的死者家屬。(志願者提供/自由亞洲)

疫區民衆天寒地凍排長隊等核酸檢測

在北方零下二、三十度的嚴冬,變異病毒讓多個疫區的民眾排起一串串長龍般的隊伍。中共從五十年代炮製「半夜雞叫」的故事煽動仇恨鬥地主,到大半個世紀後的半夜核酸檢測編纂「抗疫史詩」,中共坑了上億的人民,輸的都是百姓。

排隊爭退黨:中國人民最正確的一次選擇

羅馬尼亞共產極權在倒台之前,流傳著一個關於排隊的笑話。一天大清早,在一家肉鋪前許多人排著長隊等候買肉,但能否買到還是未知數。

一個市民罵罵咧咧:「全是齊奧塞斯庫搞的,現在我去把他幹掉!」一會兒,此人返回,繼續排隊,其他人就問他是否把黨幹掉了?他氣呼呼回說:「那裡的隊伍排得比這兒還長!」

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的問世揭開了「三退」序幕。二零零七年,當退黨人數超過二千萬之後,在韓國出現了當地中國人排隊退黨的熱潮。

二零二零年十月,美國正式實施共產黨員移民禁令後,僅十月三日到五日這三天,以真名辦理《退黨證書》的人數就爆增幾十倍。至今,已有超過三億八千萬人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

2018年反迫害遊行聲援三億人退黨

結語:

過去的百年,中國人被魔鬼逼著排隊共赴黃泉。(示意圖非當事人)

盤點中國人一生中所排過的隊伍,淒慘、悲情、滑稽、無奈,百感交集、雜味紛呈。可究其根源,那些申訴無門的傷悲,呼天喊地的苦痛,都是「美帝國主義」等強加給中國人的呢?還是中共一手製造、然後轉嫁危機?

過去的百年,中國人被魔鬼逼著排隊共赴黃泉;今日壯觀的三退隊伍,是中國人發自內心最偉大的精神覺醒。精神上覺醒了,人才有可能逢凶化吉、避禍為安!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