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真理  於銘慧一家被迫離散二十二年(中)

守護真理 於銘慧一家被迫離散二十二年(中)

【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綜合報導】有的父母給子女留下了豐厚的物質,有的父母給子女留下了溫馨的記憶;那麼到底什麼才是父母給孩子最好的呢?有個中國女孩,名叫於銘慧,她背後有個不平凡的家庭,一段令人動容的故事,而她從父母身上獲得什麼呢?

二零一零年,在大學學習設計專業的銘慧,被學校層層選中,派往海外深造,來到英國劍橋藝術學院時裝設計系學習。在自由的環境中,銘慧通過明慧網,了解到父母真實的境遇。

2018年7月21日,於銘慧在倫敦中使館前舉行的和平反迫害集會上發言。(圖片來源:霄龍_大紀元)

父母受盡酷刑  仍堅持不放棄信仰

在派出所,銘慧的父母都遭到了毒手。父親於宗海在牡丹江市西安分局共和派出所、樺林派出所、陽明刑警隊,都遭受到酷刑。

在審訊室,警察往口鼻裏灌兩瓶芥茉末油,爸爸登時呼吸困難、辛辣難耐;又被專業訓練過的打手連續猛擊頭部、腮肉撕裂,血流如注。雙腳面被鐵環扣住、雙手被反扣背後,三根鐵條緊緊卡住前胸鎖在鐵椅子上九天八夜。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二日,銘慧的媽媽王楣泓被牡丹江市新華派出所綁架,警察蘇雷用槍逼著媽媽,非法搜身。六、七個膀大腰圓的男警圍毆王楣泓,把王楣泓從七樓拖拽到一樓,硬把王楣泓拖上車,又拽著王楣泓的頭髮從車裏拖到二樓,一個彪形大漢拿著一本書不停的打媽媽的面部,把她臉打腫了,衣服拽壞了。

在牡丹江市東安區國保大隊,以隊長張富為首的二十多人輪流逼供,不讓睡覺,媽媽也被鎖在鐵椅子上三天三夜,腳全腫了。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明慧網)

於宗海二零零二年被劫入牡丹江監獄;王楣泓二零零四年被劫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這兩所監獄均因殘酷迫害法輪功,在國際上臭名昭著。有十幾名男性法輪功學員、幾十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這兩所監獄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殘。

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機構「610」指令監獄,要強制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信仰,寫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謾罵自己最敬仰的師父;羞辱自己心中神聖的信仰;向中共許諾不再信仰「真、善、忍」。

銘慧的父親在監獄的十四年多被「一級嚴管」。因為不放棄信仰,被多次電擊、被棒打、被「小白龍」(硬塑料管)抽。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明慧網)

經過多年、多次的迫害,於宗海胸骨突起、腿已經跛了,滿口牙齒被打掉、打折、碎裂,幾乎沒有幾顆殘存。眼睛在車間受傷後延誤治療造成永久性的淚腺斷裂。

酷刑演示:野蠻毆打(明慧網)

王楣泓在黑龍江女子監獄,日子一樣不好過。在七監區媽媽被大隊長楊華罰站,幹車間最累的活,身邊兩台機器同時運轉,七、八月份的氣溫都在三十度左右,每台機器最高溫度一百八十度,每天高溫作業十四小時,她的黑髮變白了。

二零零八年二月份,王楣泓因為在床上盤腿煉功,被她們發現,警察張曉娟帶著徐臻等幾個犯人,闖進監舍,把她從床上拽下來,右腿膝蓋先著地,媽媽腿瘸了好幾天,右腿膝蓋上部長期疼痛。

因為擔心父母,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銘慧會忍不住哭起來。

艱苦中無私無我  喚醒警察犯人良知

在監獄被問得最多的兩句話,也是銘慧父母回答最流利的兩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不好?」「好。」「還煉不煉?」「煉。」無論春夏秋冬,無論白天黑夜,無論誰在問,也無論回答之後是甚麼結局,這不變的提問都得到了不變的回答。

在中共看守所、勞教所與監獄裏,在生存和安全都無法保證的情況下,人性惡表現得淋漓盡致,人性善也愈顯彌足珍貴。於宗海和法輪功修煉者也用行動證實著真、善、忍。

比如:在為了一塊發酸的發糕,人會趴在地上搶食,只有法輪功學員會把僅有的好一點的食物分給無人照顧的人。在勞教所,為了讓人少吃,架在火上的粥是滾燙的,一碗鹹菜摔在桌上,搶得著吃,搶不著不吃。排在最後一個總是銘慧的爸爸,他不跟任何人搶,所以,常常既喝不了粥,也吃不著菜。

再比如:在海林看守所,有一種活動叫「傳電」,大家排坐一起,後邊的人狠打前面人腰眼一拳,前面再打前面,無故挨打,會使人越打越惡、越打越狠。

每次到銘慧爸爸,挨打後的銘慧爸爸從不動手打前面的人,因為大法師父教誨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斷電了」,再從頭來,但銘慧爸爸無論挨多少拳,都不動手。最後,監室停止了這種「傳電」的惡作劇了。

銘慧爸爸於宗海在獄中雖受盡折磨,仍用行動證實著真、善、忍。(圖片來源:視頻擷圖)

也有不少良知尚存的犯人、警察,被喚醒心中的善良,暗中保護、幫助法輪功學員。

監獄幾次要開銘慧爸爸的「批鬥會」,都因為無人發言不了了之。有人還會在公開場合讚譽法輪功學員:「法輪,多好的人哪!」「某某和法輪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在監獄,警察和犯人會稱呼法輪功學員「法輪」。)(待續)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6/-419582.html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