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藉冬奧「維穩」 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

中共藉冬奧「維穩」 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

文/明慧記者英梓(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改寫)

中共計劃於二零二二年二月舉辦冬季奧運會,中共正在北京賽區、延慶賽區和張家口賽區等地加緊「維穩」。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再次被中共當作打壓的目標。

所謂維穩,是中共以維持政權穩定作為幌子,對社會進行的全方位管控。

在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打壓法輪功開始後,二十二年來,每當中共重要會議、中共的節日、國際重要會議、亞運會、奧運會、「4·25」法輪功和平上訪日、「5·13」法輪大法日、「7·20」迫害法輪功開始日等都被定為敏感日。

每逢這些所謂的敏感日,中共都以維穩的名義下達抓人指標,甚至按照黑名單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騷擾、綁架、關押在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或勞教、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等罪惡行動。

每逢敏感日,中共都以維穩的名義下達抓人指標,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騷擾、綁架、關押在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或勞教、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等罪惡行動。(圖片來源:明慧網)

冬奧前「維穩」 中共騷擾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點,海澱公安分局國保處的郭姓、鄂姓兩個員警,在海澱西區派出所片警和幾個身分不明的人(可能是協警或便衣員警)的陪同下,企圖非法進入法輪功學員秦尉家,受到家屬的阻攔。

這些員警跟家屬說,這次是為北京冬奧會的維穩而來。

北京市朝陽區平房派出所及雅成里社區居委會跟蹤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韓非。十一月三十日,韓非的丈夫說:派出所來電話,說快冬奧了,別出去。據說別的地方已經抓了好幾個(法輪功學員)了。

隨著北京冬奧會臨近,河北省張家口蔚縣縣城大街上到處是便衣員警,蔚縣公安局等相關部門從十二月一日起在縣城和鄉鎮集市舉行宣傳活動,公開汙衊法輪功,大量散發汙衊法輪功的傳單,用金錢收買鼓勵民眾誣告,並綁架法輪功學員。

十二月十日左右,蔚縣城未修煉法輪功的守法公民牛建成,給修煉法輪功的妻子周桂紅,運送做新年真相掛曆的耗材被員警知曉,夫妻倆人同時被員警綁架。現有消息說員警要加重對牛建成的刑事處罰。另外,近期蔚縣公安國保接連幾次綁架法輪功學員。

十二月十五日夜晚十一點,北京市延慶區大榆樹鎮派出所員警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於宏兵夫婦,將他們送往北京市西城區派出所。

十二月二十四日,北京市延慶區康莊鎮派出所兩個員警到西撥子鄉法輪功學員郝秀峰家騷擾。

斥巨資「維穩」 中共最怕法輪功

據明慧網報導,《張家口市公安局二零二零年部門預算資訊公開情況》檔,涉及為應對二零二二年冬奧安保工作的經費增加。其中「國保專項工作經費」一欄顯示,法輪功被列為第一打擊對像。

該檔案顯示,張家口公安系統「二零二零預算收支安排四億八千一百二十一萬三千元,較上年預算增加百分之五點一」。

預算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全市公安整體發展規劃要求,為做好二零二二年冬奧安保工作,二零二零年新增冬奧安保大數據建設項目資金、公共安全視頻監控項目資金及警務輔助人員經費等。」

文件提及:斥資一千八百二十五萬二千元,建設視頻圖象資訊平臺,新建監控攝像頭三千六百八十點位;二零二零年計劃投入一千六百四十二萬一千三百元用於冬奧安保大數據中心建設項目。

麥塔斯撰文 -《專家:睜大眼睛看中共的鎮壓機器》

加拿大卡爾加里的紀錄片製片人凱蘭﹒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近日聯合撰文《專家:睜大眼睛看中共的鎮壓機器》,文章回顧,二零零八年北京夏季奧運會也是在大規模暴行的背景下舉行的。

作者表示,二零零八年奧運會的「成功」舉辦,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共)圍繞賽事的侵犯人權行為的沉默反應,被北京理解為對其做法的認可,並被理解為重複這種做法的許可。

「二零零八年是共產黨對法輪功進行了大規模的根除運動的第十個年頭,人權監察員援引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屬的報告說,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前夕,超過八千名法輪功修煉者在奧運前的打壓中被拘留,據報導至少有一百人因在押期間受到虐待而死亡。」

「迫害有時就發生在奧運場館和主要地標的步行距離之內。其中包括四十二歲的民間音樂人于宙,他因持有違禁的法輪功資料,被捕十一天後在拘留期間死亡(他的遺孀,一位名叫許那的藝術家,在二零二二年奧運會前被捕,目前正在等待審判)。」

于宙和妻子許那。(圖片來源: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北京市順義區法輪功學員、畫家許那,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在家中作畫時,被北京順義區空港派出所員警夥同國保綁架,第二天員警去家中抄走許多個人物品,有電腦、手機、攝像機等。

目前許那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在看守所許那曾一度絕食反迫害。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許那被北京東城區法院非法開庭。五位維權律師梁小軍等,從程式和實體兩個方面,為許那等法輪功學員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十二月十六,梁小軍被當局正式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司法局對梁的處罰檔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份證據。

許那的丈夫于宙北京大學畢業,通曉多種語言,是一位音樂人,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遺體仍然被冷凍著。許那本人也多次被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此次許那被綁架,家中剩下年邁的父親。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最嚴重

福特和麥塔斯認為,法輪功受迫害在中國近代史上影響巨大,但被各國研究或關注的程度卻遠遠不夠。

他們強調,基於真、善、忍價值觀的法輪功是一種平和的修煉,但中共通過迫害將其政治化,並將其視為最強大對手。

他們認為,宗教信仰對各地的極權主義者構成威脅,因為極權者不能忍受任何權威,尤其是淩駕於自己之上的神聖權威。極權者認為,除了對其黨的忠誠之外,不可能有忠誠,除了黨規定的以外,沒有意義,沒有法令或武力無法改變的真理。

這個事實不僅解釋了為什麼共產黨試圖摧毀法輪功,也解釋了為什麼它鎮壓藏傳佛教徒、維吾爾族穆斯林、虔誠的天主教徒和地下新教教會的成員。

「雖然法輪功不是中共宗教鎮壓的唯一目標,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範圍、持續時間和強度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該文稱,一九九九年七月,共產黨宣佈了「徹底鏟除」法輪功的計畫。在被稱為六一零辦公室的中央黨制機構的領導下,媒體、司法部門、安全部隊以及所有黨和國家機構,都被動員起來反對法輪功信仰。

在被稱為六一零辦公室的中央黨制機構的領導下,媒體、司法部門、安全部隊以及所有黨和國家機構,都被動員起來反對法輪功信仰。(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這場運動的頭幾年,中國官方媒體充斥著反法輪功的謾罵。中國各地的城市都舉行了大規模集會和焚燒書籍,並建立了嚴格的互聯網審查制度,以阻止不同意見的傳播。

在學校和工作場所,公民被要求「鬥爭」和譴責法輪功。那些拒絕的人會失去工作和學業,許多人被監禁。

「在過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時間,法輪功修煉者構成了中國最大的良心犯群體,人數已達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在監獄、勞教所和再教育中心,他們受到高壓策略的折磨,強行『改造』思想,包括毆打、剝奪睡眠、性羞辱和強姦、以壓迫姿勢罰站、用電棍電擊以及注射未知的精神藥物。」

「據法輪功消息來源記載,有四千七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曾遭受酷刑和虐待,儘管實際數字可能要高得多。」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犯下反人類罪

作者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犯下的反人類罪是無可置疑的。證據是壓倒性的、詳細的、確鑿的和大量的。

「儘管勞教所官員明顯無視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或精神健康,但這些官員仍然對他們進行有針對性的體檢,醫生會抽取大量血液,探查他們的器官或進行胸部X光檢查,但拒絕(或者拖延)治療他們在拘留期間遭受的任何實際傷害。」

在這些體檢後,一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消失了。二零零六年,有消息透露出來,「中國營利性器官移植行業的迅速擴張是由從法輪功良心犯身上摘取的器官推動的。隨後的許多調查,包括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進行的調查,似乎證實了這些指控。」

文章強調,二零一九年,英國獨立法庭調查活摘器官的證據,並得出結論,法輪功學員一直是中國利潤豐厚的移植行業的器官主要來源。

自二零零零年以來,中國的民間醫院和軍醫院已經進行了數十萬例器官移植,這些手術通常是按需進行的,沒有任何有效的自願捐獻系統,也沒有合理的解釋器官來自哪裏。

二零二一年六月,聯合國高級人權專家再次對持續針對宗教少數群體實施的活摘器官行為發出警告。

該文提醒讀者,中共為消滅法輪功而建立的打壓機器已經成為其踐踏人權的永久性工具。

包括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對虔誠的基督徒的迫害,中共採取的迫害策略與二十年來針對法輪功的策略相同,包括:大規模監禁、酷刑、強迫勞動、逼迫放棄信仰,還有活摘器官。

知名紀錄片《活摘》中流出的活人器官摘取過程,畫面令人不寒而慄。(畫面經變色處理,翻攝Human Harvest Facebook)

「那些幾十年來無視(中共)殘酷打壓法輪功的人,現在不能說自己對此感到驚訝。」文章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藉口冬奧「維穩」-中共再迫害法輪功-436299.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