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滅絕式迫害法輪功 今年前三月44人含冤離世

中共滅絕式迫害法輪功 今年前三月44人含冤離世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導】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有祛病健身奇效的功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動用整個國家機器發動迫害,計劃「三個月剷除法輪功」,可是二十年都沒有達到目的,法輪功傳遍全球,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受到各國民衆的敬仰和推崇。

二零二零年開始,中共換了一種說法,「清零」政策開始在全國高壓推行,其群體滅絕式迫害的實質卻是一樣的,就是無所不用其極地逼迫法輪功學員表態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進入二零二二年,中共繼續以「清零」逼迫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轉化。

對待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除了派出所警察的綁架、法院的枉判和冤獄的酷刑迫害,「清零」任務下放到各單位、基層社區居委會,這些人開始各種威脅逼迫:跟蹤監控,電話、上門騷擾,威脅停工、停職、扣工資,轉崗,斷水斷電,威脅扣發養老金、不讓子女上學就業等等。

在這種滅絕式迫害中,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二年一至三月份獲知有44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離世,其中男學員16人,女學員29人。死亡名單分布於16個省、自治區。

遼寧省迫害最嚴重,迫害致死人數11人;其次為湖北省6人,黑龍江、四川省各4人。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生前都曾被中共非法關押,有的被非法判刑、勞教、綁架關押迫害。非法關押中都不同程度的遭中共惡警、惡人的刑訊逼供、酷刑、藥物和精神與肉體的折磨和迫害。

其中,遼寧省撫順七十歲的曲彩玲生前遭冤判九年,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種種酷刑迫害,多次被迫害致命危,期間遭受的各種酷刑超過二十種。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鎮壓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明慧之窗合成)

以下是明慧之窗沒有報導過的部分迫害案例。

1.成都市黃素蘭 被彭州市警察綁架後迫害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法輪功學員黃素蘭,五十歲左右,身體非常健康,被彭州市警察綁架後,僅僅幾天,於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三日前後被迫害致死,遺體停放在彭州殯儀館中。據悉警方通知家屬去看過。

一月二十日前後,黃素蘭在郫縣自己家樓下被彭州市公安警察綁架,並被關押在彭州的某個祕密地點關押審訊。在此之前,已經有法輪功學員劉嘉、龔敏、周進霸被綁架、關押在這個祕密地點審訊迫害,並不允許律師介入。

2.吉林省遼源市王慶文  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家住吉林省遼源市利源小區的居民王慶文,因修法輪大法,不「轉化」,被枉判三年監外執行。

二零二一年的一天,南康分局將時年七十八歲的王慶文綁架到遼源看守所收監迫害。不知什麼時間,王慶文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因監區醫院醫治不了,監獄不得不在二零二一年十月底,將她送到公安醫院。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長春女子監獄通知家屬王慶文已死亡,十月二十七日在長春被火化。十月二十八日,骨灰拉回遼源。

監獄對外封鎖消息,詳情待查。

3.遭多次非法判刑和騷擾關押 合肥市李翠萍含冤離世

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七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翠萍,歷經兩次非法判刑、關進洗腦班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身體極度虛弱的她,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庭審,十二月中旬含冤離世。

李翠萍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她患有子宮癌,煉法輪功時間不長癌症消失,身體康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李翠萍堅持修煉法輪功,兩次非法判刑、多次騷擾、撬門抄家、關進洗腦班迫害。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4/cj9mqdyemyqmdmudy9.jpg
法輪功學員家被警察非法抄家後的一片狼藉。(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李翠萍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安徽省女子監獄,被強制做奴工、看污衊法輪功錄像書籍、受到同監舍犯人非人的折磨。

二零二零年元月二日,李翠萍居住在合肥市曙宏新村,被合肥市包河區國保、常青派出所和蕪湖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同時家裏的大法書、《明慧週刊》、真相幣等被抄。因身體檢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之後被監視居住,期間多次被騷擾、撬門。

十一月三日上午,李翠萍和她兒子馬杉在合肥的家裏,被合肥市包河區國保大隊與駱崗派出所綁架、抄家,後被監視居住。

二零二一年九月上旬,李翠萍到銀行取款時,再次被綁架,關押到洗腦班迫害十幾天,身體非常虛弱被放回家。不久,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通知她在九月二十四日開庭。

在非法開庭的當天,身體極度虛弱的李翠萍,不能走路,被幾個警察強行抬到車上,綁架到法院。李翠萍被枉判三年兩個月,勒索罰款五千元。後來檢查身體不合格,監獄拒收。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中旬,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李翠萍在肥東老家含冤離世。

4.屢遭迫害幾度命危 撫順曲彩玲含冤離世

撫順市法輪功學員曲彩玲,多次遭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九年,獄中慘遭酷刑折磨,多次出現生命危險。

丈夫無法承受迫害而離婚,不滿十歲的幼女無人照看;退休金被扣發二十年;不斷地騷擾、恐嚇,長期的殘酷迫害致使曲彩玲身體上、經濟上、精神上遭受極大傷害,於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歲。

曲彩玲,曾是撫順市順城區政府公務員,修煉前曾身患多種疾病,每年都要住醫院三、四次,每年都要報銷大量醫藥費,是單位出了名的病號,迫不得已,一九九七年二月曲彩玲提前退休,當時年僅四十五歲。

退休兩個月,曲彩鈴開始修煉法輪功,用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各種疾病在道德回升的同時逐漸不翼而飛。

但因堅持修煉,曲彩鈴屢遭迫害。在撫順教養院,曲彩玲每天被逼做奴工直到晚上九、十點鐘。在太陽底下暴曬。被獄警打得滿腦袋是包,臉上、身上都青一塊紫一塊的。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4/cj9msmexv1mbiafmsg.jpg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明慧網)

在馬三家勞教所,曲彩玲被打嘴巴子、拽頭髮、掰腿、扭胳膊、用毛巾把嘴堵上、邊打邊罵、不讓睡覺;電棍電擊脖子、胳膊、手;灌藥一個月,把曲彩鈴迫害出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及肝、腎等所有器官衰竭綜合症,後來又出現腦血栓症,僅一個月,曲彩鈴被折磨得從一百六十多斤瘦到一百斤左右。

在張士教養院,曲彩鈴血壓高達240,眼壓也很高,已看不清物體,隨時都會出現生命危險,惡警這才放曲彩鈴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下午,因曲彩玲、賈乃芝、劉成豔等二十多人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公安一處綁架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當晚新撫派出所把曲彩玲劫持到新撫中隊(原華山派出所),遭到酷刑迫害:戴手銬、腳鐐,搧嘴巴子,脫掉外衣,打開窗戶、門凍、往頭上澆涼水。

在撫順市第二看守所,被迫戴背銬、腳鐐,被銬在鐵椅子上。用折磨性灌食,往食物裏下藥等迫害。關鐵籠子裏,站不住、蹲不下,連掐帶打,戴「摩托帽」,時間長達五、六個小時。

後來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七月,遼寧省女子監獄因身體原因將曲彩玲退回。法院再次非法裁決,暫予監外執行。

長期的殘酷迫害致使曲彩玲身體上、經濟上、精神上遭受極大傷害。二零二一年下半年,曲彩玲曾經三次出現病危去醫院搶救,於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悲慘離世。

5.赤峰市張鳳雲在迫害中離世

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元寶山鎮法輪功學員張鳳雲,因女兒宋思娟報名參加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被赤峰市公安局夥同元寶山區公安局、元寶山派出所王建峰等人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全部法輪大法書籍、法像、房產證、戶口本、二十萬元存款、女兒所有出國手續、邀請函等等。

張鳳雲的丈夫宋憲東被綁架,張鳳雲與女兒宋思娟當時沒在家,後被非法通緝,母女流離失所。

張鳳雲的退休工資卡的錢被扣押,母女生活沒有來源,非常艱難。宋憲東遭綁架後,被元寶山法院非法判刑十個月,在赤峰四監獄被關押迫害。

張鳳雲於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前後,在漂泊生活中含冤離世。

6.遼寧大連市張國宇遭迫害離世

遼寧大連五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國宇,生於一九七二年九月十八日,與妻子沈蓮,原本是中國網通集團遼寧省通信公司大連市分公司職工。夫妻二人修煉法輪大法,用真、善、忍淨化自己的心靈,為人工作負責,做什麼事先考慮別人,為他人著想。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4/cj9mngiipslbjqwtwo.jpg
遼寧大連法輪功學員張國宇。(明慧網)

自一九九六年進公司工作八年中,張國宇夫妻二人多次獲獎。張國宇在做值班主任期間,經常受到客戶的稱讚,客服中心經理經常在職工中表揚他在服務工作中,用一顆平常心,穩重、理性的為用戶服務。公司領導也曾經在服務工作會議上表揚過張國宇的工作態度。

二零零四年三月,公司給每個職工進行醫療補助,張國宇和妻子沈蓮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沒有醫療發票報銷,這筆錢共計一千四百元,公司要給他們補助,他們沒有要。

知道這件事的同事都說:「你們太誠實了,整個公司就你們能這樣做。」還有的同事說:「你們夫妻二人真好,修大法的真是不一樣,大家都這樣那就好了。」

然而,在江澤民集團利用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下,中國網通集團大連分公司給張國宇、沈蓮以開除、留用察看兩年的無理處分。之後又蓄意將其二人解聘。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張國宇到新單位上班才一週就被綁架,椒金山派出所非法抄張國宇家時,搶走師父法像、「真善忍」牌匾、家用打印機以及張國宇妻子的戶口本、身分證等物品。張國宇被非法勞教兩年。

妻子沈蓮在二零零一年因遭精神、肉體雙重迫害,曾一度精神恍惚,被送到醫院治療。

這次在張國宇被綁架後不久,沈蓮即去椒金山派出所和甘井子區國保要人,可是卻受到百般刁難和跟蹤恐嚇,又目睹丈夫無端被非法關押,導致其心理承受到極限而崩潰,身心俱疲,再次出現精神恍惚,整日以淚洗面。

二零零七年,大連教養院警察王世偉把張國宇送到本溪勞教所,進行異地教養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獄警以張國宇不唱邪黨歌曲為由將他關進小號。三月十二日,被送上「抻床」,抻了九天。

抻床,也叫死人床,是極盡邪惡又不用警察和犯人費力的刑具:兩張單人鐵床並上,將法輪功學員按在兩床中間的角鐵上,四肢分別用繩子綁在床的四個角上,拉緊,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過一段時間拉緊一次,就是將兩張單人床分別向兩邊拉開,中間床縫用磚擠上,每擠一次磚對人體的傷害都是極大,此刑過去叫「五馬分屍」,古代叫「車裂」。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4/cj9mo148gr1jmzfdf2.jpg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網)

被抻了九天,張國宇身體出現嚴重病症,呼吸困難,到醫院檢查是肺部感染,需馬上住院。但是他卻被拉了回來,住進了二樓的衛生院,身體持續發燒三十九度,天天被強迫紮三個吊瓶,扎了一個星期,體溫才恢復正常。

從勞教所回來後至二零二一年,街道綜治辦、派出所對張國宇和家人不斷騷擾、恐嚇。

張國宇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近二十三年的迫害中,在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遭到了殘酷的迫害,於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7.黑龍江省大慶市代志東含冤離世

大慶市薩爾圖區法輪功學員代志東、管鳳霞夫婦,因堅持信仰,屢遭中共迫害,造成身體每況愈下,相繼離世;管鳳霞於二零二一年三月五日含冤離世,時年六十歲;代志東在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遭綁架,被勒索一萬元錢並「取保候審」回家,於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一日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一歲。

8.遭中共藥物等迫害 成都殘疾長者鄭淑賢含冤離世

成都市新津區法輪功學員鄭淑賢,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尤其是長期治療無效的下半身麻木、沒有知覺,腿不能彎曲而造成的不能下蹲。更為嚴重的是全身筋骨不分白天黑夜的疼痛,天天鎮痛藥不斷。

在這度日如年的痛苦折磨下,脾氣變得十分古怪暴躁,家庭環境緊張,病情越發嚴重。

一九九九年一月,鄭淑賢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她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體一天天好起來,所有的疾病在不知不覺中全部消失。她說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中共與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的瘋狂迫害開始後,鄭淑賢因堅持向民眾講述法輪大法的真相,多次被中共邪黨人員綁架、關押、抄家、騷擾、拘留、勒索罰款,長期被監視、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鄭淑賢被鄧雙鎮派出所警察等人綁架到新津蔡灣洗腦班,對外稱所謂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鄭淑賢每天被逼看誣蔑大法的錄像,逼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並且她根據自己和學員身體出現的症狀,確認洗腦班在法輪功學員的食物裏放了不明藥物。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她在洗腦班被折磨了二十五天回來,身心已經受到嚴重摧殘,無力走動,皮包骨頭,人都脫像了。特別是藥物迫害,導致精神極度痛苦。

各種幻覺隨時伴隨著她,總是感覺到有人監視她、跟蹤她;總覺得有人在她家廚房裏下毒、在她的水井裏投毒,好像看到水裏有白色藥粉。而且幻覺越來越嚴重,甚至大白天從她房屋頂透過來的光線,她都認為是又有人在給她投毒了,是毒藥落下來了。這種狀態持續了多年。

在中共的長期迫害下,在新津洗腦班對她實施藥物迫害所造成的巨大精神壓力和身體摧殘下,鄭淑賢於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八十三歲。

結語

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一日,美國國務院呼籲,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和虐待,釋放因信仰而被監禁的人們,並查明失蹤學員的下落」。

一位國務院官員表示:「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一直企圖消滅從中國大陸傳出的修煉功法─法輪功及其和平修煉者,包括為其信仰權利抗爭的人權捍衛者。」

這位官員援引了有關酷刑和嚴厲判決的報告說:「大量的證據表明,中國政府(中共)至今仍在打壓和虐待這個群體。」「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每年都面臨著拘留、騷擾,以及報告顯示的酷刑和虐待,原因只是……他們和平地實踐著自己的信仰。」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明慧網)

二零二零年開始,中共的「清零」政策開始在全國高壓推行。我們也看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逐漸也成爲殘害老百姓的手段。

特別是疫情在大陸再度爆發後,中共將這一套清零政策拿出最表面的一部分運用到疫情防控中,就完成了對整個社會的嚴格管控,如負責信息監控的是同一種手段,負責基層運營的也是同一批人:派出所和社區工作人員。

人們常常看到他們對待不聽話的人態度極其惡劣,甚至大打出手,其言行暴露出的狂妄無人性,都是長期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習慣使然。

中共殘害老百姓的手段,其實,都是對法輪功學員迫害伎倆的翻版。中共只是拿出一點點皮毛,就足以讓人們苦不堪言。清零中老百姓付出的生命和生活的代價,中共是根本不會在乎的。利用清零加強對人的管控,才是中共更希望達到的目的。

據明慧網獲知的消息,包括二零二二年前三個月含冤離世的44名法輪功學員在内,已經有近500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僅僅是冰山一角。他們在用生命的代價喚醒世人。

真正要擺脫人們遭受的苦難,就必須正視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方能全方位認清中共的本質,明辨正邪,唾棄中共。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8/2022年1-3月獲知44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離世-441001.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1/2022年1月獲知2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438833.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8/大連法輪功學員張國宇生前遭受的殘酷迫害-440166.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9/遭中共藥物等迫害-成都殘疾老人鄭淑賢含冤離世-440222.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