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沒有人權  為何卻覺得「幸福」?

中國人民沒有人權 為何卻覺得「幸福」?

文/歐陽非(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編輯)

法國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通過在線平台調查發布過一份二零二零年全球幸福指數排名,中國位列第一,93%的中國居民認為自己很幸福。外人很難理解,在一個不尊重人權的社會裏,怎麼會幸福呢?其實不然,筆者接觸到很多國內的朋友,甚至在網絡上逛一逛,都能感受到不少民眾的「幸福感。」

人權說來說去圍繞的就是一個「自由」,宗教、言論、新聞和集會自由。對西方人來說,「不自由毋寧死」。可是,對很多中國人來說,這些自由好像是多餘的。當百姓主動自律按照黨的思維想問題,有這樣的認識,想不幸福都難。

中國百姓主動、自律的按照黨的思維想問題。(圖片來源:大紀元)

但是,人嚮往自由是天性,中國還有五千年敬天奉神的文化沉澱,不可能人人都成為西來幽靈共產黨的馴服工具。總有人會追求獨立的信仰(比如,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總有人願意站出來為弱勢群體發聲(比如那些維權律師),總有人跪久了想要起來溜溜(比如那些自由知識分子)。

共產黨整人的規律就是運動95%的人去鬥爭另外5%的人。一方面大家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自由,另一方面那5%的人還要遭到中共的打壓。於是就出現了詭異的一幕:這95%的人中很多喜歡極力否認那5%的人在經歷著非人苦難。

中共治下許多人的「雙重人格」

原來在國內單位的老闆,有次來美國,我跟他說起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他不信,說共產黨不會那麼壞。事後我托他帶幾片法輪功真相光碟回去送人,他斷然拒絕,說這會給他惹麻煩的,因為這時他想起共產黨有多壞了。這種矛盾現象很普遍。

國內的同學朋友動不動就跟我說,報紙上法輪功的事情都不提了,沒有事情了。我說那你就穿上印有「真善忍」的T恤衫到天安門廣場走一圈,看看能不能呆上五分鐘,然後對方就不吱聲了。明明說沒有迫害,怎麼輪到自己頭上就怕得要命呢?

針對法輪功的政治海報被張貼在中國各地。(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再說個故事。疫情期間很多拿美國綠卡但長期生活在國內的人,不得不回到美國點個卯,以維持綠卡的有效性。一位朋友就這樣在美國住了快一年。隨身帶一個機頂盒,用來看國內的影視劇和新聞報導。海外中文報導也很多啊,他拒絕看,說都是「胡說八道」。

我們常在一起聊天,有一個話題說不攏,那就是人權問題。他的觀點非常有代表性,那就是別給我說中國人權,咱們就說說美國人權,然後數落出一大堆美國的人權罪行,把美國說得簡直就是十足的人權惡棍。

問他幹嘛投資移民呢?「在美國私有財產有保護,錢是安全的,購置的房產是靠得住的,畢竟是法治社會,尊重人權。」這時候美國又成為人權榜樣了。

當年號稱自己是「五毛黨」黨主席的網紅「染香」,真名袁小靚,熱衷於為中共的惡劣人權辯護。她丈夫被中共抓捕,沒有音訊,這時候她想起了人權,呼籲澳大利亞政府幫助解救她的丈夫。

袁小靚(染香)在澳媒哭訴丈夫被抓。(視頻截圖)

袁小靚的行為反映的就是,一旦共產黨的鐵拳打到了自己,才發現人權還真是個好東西。

這種雙重人格,他們自己都意識不到。不涉及自己的時候,把中共混同於中國,說中共不好就等於辱華,習慣性地就站在黨的立場,為中共的人權侵犯辯護,沉醉於「沒有人權也幸福」的幻覺中;只有觸及到自身利益的時候,自己也可能成為人權侵犯的受害者時,才是真正的自己在說話。

其實,「沒有人權也幸福」是一種對人權的透支,早晚會付出代價,就算你還沒有成為那5%,人權侵犯帶來的經濟、法治、道德的代價,也已經讓你成為受害者了。

人權的經濟代價

中國的經濟發展有賴於美國的支持。技術、資金、人才、美國市場對中國全面開放、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等,都離不開美國的力挺。當然,美國不是活雷鋒,一是為了進入中國潛在的巨大市場,二是希望經濟發展能使得中國政治上走向自由,從根本上改善人權。

二十幾年下來,兩個目的都落空了。美國以人權為籌碼跟中共交往的政策走到了絕路,中美脫鉤成為了熱點話題。

中國百姓覺得能夠犧牲自由,容忍共產黨的人權侵犯,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年經濟的發展,生活比過去好了。如果沒有了西方特別是美國的資金、技術和市場,中國的經濟發展將遭遇重大挫折。

這不是別人要遏制中國。要說誰在遏制中國的話,正好是中共自己,惡劣的人權讓別人望而卻步。

快速發展的國際大環境不復存在,難道要重回亞非拉朋友圈做冤大頭嗎?這不是中國人民期望的改革開放,這是中共侵犯人權的經濟代價。果真走到那一步,經濟會普遍下行,歲月不會靜好,幸福也不會再有。

人權的法治代價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遵循著「水桶定律」:一隻水桶能裝多少水, 完全取決於它最短的那塊木板。只要中共對一部分人不講法律,中國也就沒有法治可言。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法治上的那塊短板。中共不讓受理法輪功學員提告的案件,而中共起訴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庭審則常常是一齣鬧劇。法官成為了幫兇,而不是公正的守護者。

明慧網的報導中收集了很多中共法官們的荒唐言論。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當庭辯護,法官說「講一句加一年刑期」,「一個字加判一年」,「黨不讓辯護的」,「你跟我講法律幹什麼,我跟你講政治」,「法輪功的問題可以不走法律程序」,「領導人講的話就是法」。

如此知法犯法,可謂觸目驚心。迫害法輪功,成為了中國法治道路上的一座大山,不停止迫害根本就解不了這個結。

中共迫害法輪功建立起了一整套機制,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這種模式已經成型,於是我們看到這些年同樣的模式被應用到其他群體身上。只要作惡的機制還在,沒有人能保證下一個不輪到你。

中共迫害法輪功建立起了一整套機制,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圖片來源:明慧網)

人權的道德代價

假冒偽劣,有毒食品,貪官污吏,見死不救的「小悅悅事件」,扶不起的老人現象,專家教授們的抄襲剽竊弄虛作假等等,讓外國人都驚嘆「中國人怎麼了」。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人有信仰,有對神的敬畏,相信善惡有報,有內心的約束,這才是維護道德的正途。中共打壓信仰自由,是中國道德下滑的根源。嚴密的數字化監控可以減少闖黃燈,甚至杜絕小偷,但是去除不了人們心中作惡的慾念,無助於道德的提升,相反,會促使道德進一步墮落。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原中宣部副部長、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大力宣講信息化數字化打造誠信社會,結果呢,過了兩年這個魯煒因腐敗被抓了,獲刑14年。

沒有道德、不講誠信的社會,人人都是受害者。

不為中共的人權侵犯站台

其實,能夠接受法國公司在線調查聲稱幸福的人,只是這個社會的一個小群體。聯合國每年也會發布一個「全球幸福指數排行榜」,評分標準有一些硬指標,比如人均實際GDP、社會支持、健康預期壽命、自由度等因素。

一百五十來個國家,中國的排名在中游偏下的位置,談不上什麼幸福。中國有六億人月收入僅一千元,還有十億人沒有坐過飛機,兩億多中國家庭沒有抽水馬桶,真正出過國的人也就一個億多點,出國旅遊與沉默的大多數中國人無關。

中共的統治下,仍然有太多的人在承受著苦難。人再窮再苦,也可以感受幸福,也可以樂觀向上,這沒有問題。明知中共在剝奪人民的自由,在打壓爭取自由的那一部分民眾,有人卻主動要掩飾中共的暴虐惡行,這才是個問題。

我們不是要人們揭竿而起,而是在聽到揭露中共人權迫害的時候,想到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受害者,沒有必要為中共的人權侵犯站台,不需為中共的邪惡之場做烘托。

接到真相電話,收到一張真相傳單時,也能靜下來聽一聽,看一看。這是真正的自己的選擇,是良心的選擇。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3/【徵文來稿】話說「沒有人權也幸福」-43959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