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公認的好老師 六年冤獄後再遭非法刑拘

眾人公認的好老師 六年冤獄後再遭非法刑拘

文/明慧網遼寧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改寫)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五十九歲的遼寧錦州市優秀教師劉玉榮,因去一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家請其找一份臨時工作,被蹲守在該學員家的錦州市太和分局國保大隊和北郊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被劫持到錦州市看守所非法刑拘。

被綁架後,劉玉榮告訴會見律師,目前血壓高,但是錦州市太和區國保大隊,全然不顧她腦出血後遺症的身體狀況,又予以批捕。

劉玉榮在貧困山區任教二十六年,工作兢兢業業,多年被評為優秀教師,是學校、學生、家長公認的好老師。

一九九零年代,小學畢業班的三十幾個孩子,集體送給她一件在當時當地屬於非常珍貴禮物。對於劉玉榮的高要求和辛勤付出,連同那幾個頑皮的孩子都說:「老師都為我們好,我們知道。」

但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劉玉榮曾經遭六年冤獄被迫害致病危。她出獄後到了退休年齡,卻辦不成退休,沒有任何經濟收入。為維持生存,劉玉榮只能做保姆一類的工作,老無所養艱難度日。

十一月二十七日當晚,不法警察綁架了包括劉玉榮在內的共九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大多數都是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最大的八十四歲。太和國保警察以劉玉榮曾被判過刑為藉口,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將劉玉榮刑拘。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古人言: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一個國家的未來、一個民族的未來。

錦州市太和國保大隊以及當地凌海檢察院、凌海法院,如此構陷迫害這樣一個把真、善、忍的理念、大法的美好,帶給那一方父老鄉親的優秀教師,中共的所爲,就是要毀掉中國的未來。

以下內容根據二零二一年八月,劉玉榮寫給社保部門的真相信整理。

從小的願望:當一名老師

劉玉榮的家鄉位於遼寧凌海市貧困的西北山區,小時候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渴望讀書的她,上學幾近奢望。小學畢業時,因爲她的堅持,媽媽尊重了她的選擇,繼續讓她上學。

她寫道:「我的願望是當一名老師,讓所有像我一樣想讀書的孩子都能有個前途與希望,「老師」又是一個高尚的職業。」

高中畢業高考落榜後,在鄉里招民辦教師的時候,劉玉榮報名考試,一九八四年,以全鄉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如願成爲一名民辦老師。

偏遠鄉村 艱苦育人

開始任教的第一所學校是劉家溝小學,離劉玉榮的家六、七里路,都是溝溝坎坎的鄉村土路,上坡下嶺,過小河,騎自行車也騎不了幾步。

當時的學校環境很艱苦,沒有辦公桌,校舍在山坡上,沒有院牆,幾間石頭砌的房子,山牆還歪扭著,好像要倒下來一樣。教室沒有窗戶,用大塑料布遮擋,風一刮呼呼啦啦的,教室裏也沒有一套堅固的桌椅。

不久,劉玉榮被調到同樣偏遠的郭荒小學,這裏校舍略好一點,校園也沒有圍牆,在這裏她一幹就是四年,其中的艱辛說不盡。

她寫道:「上下班都得用走的,冬天必須起大早,天沒大亮就得啟程,晚上天黑才到家。嚴寒冬天,凍手凍腳,戴口罩,戴帽子,到學校滿頭的冰霜,口罩凍得像冰罩一樣,趕上大頂風車子一步也騎不了。」

「夏天烈日當頭,出門就一身汗,到了學校,身體很多部位衣服都濕透了,真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到了春天常常是風沙撲臉睜不開眼睛,這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沒有很強的意志,是很難堅持的,我就這樣堅持下來了。」

成爲鄉裏小有名氣的老師

四年後,劉玉榮調回她所居住的村小學,擔任二年級班主任,一直把這班學生送到小學畢業。

因爲想把每個學生都教好,於是,把當天沒學會的學生留下來義務輔導,成為劉玉榮的教學常態。星期天休息時間,她也幾乎都在備課。

畢業考試結束,三十幾名學生的班長抱著個盒子來到她面前,把盒子放在辦公桌上說:「老師,這是咱班學生獻給老師的紀念品,我們給老師買了一塊石英表。」

在一九九零年代的農村,這是相當貴重的禮物了。

劉玉榮感動之餘,讓學生們趕快退回去。但學生說:「老師你收下吧!這是大家獻給老師的心意。」她對孩子們說:「我總批評你們,特別是那幾個頑皮的孩子,你們不恨老師就行了。」孩子們說:「老師都為我們好,我們知道。」

就是這班學生,參加各種考試,歷年都是名列全鄉前一、二名的成績。

劉玉榮再接新的班級,成績同樣也都是提升到全鄉前三名,她也因此多年被評為鄉優秀教師。在鄉里,在學生家長中,劉玉榮成爲小有名氣的教師。

教學的同時,劉玉榮刻苦自學,一九九二年考入錦州市第一師範學校,在職邊教學邊進修,一九九五年畢業。於是,在擔任民辦教師十一年後,劉玉榮成為一名正式教師。

民辦教師每月的工資加鄉政府補貼是七十多元。轉正後每月工資四百多元。在二零零八年,她的月工資漲到一千四百多元。

由於家鄉山區貧困,她又是非常傳統的女性,看到周圍人多有成家後不好的結局與悲劇,她決定把全部精力、愛心,都投入到家鄉的孩子們身上。她一直沒成家,和母親相依爲命。

拖著病體教學  煉功後無病一身輕

一九九五年,劉玉榮被調到中心小學工作,擔任四年級班主任。因為全身心投入教學,很快就得到了學校以及學生家長的認可。

但十幾年從教,身體積累下很多疾病。一開始,劉玉榮因爲不想耽誤學生的學業,總是自己一直硬撐著,後來嚴重了,才發現自己患有腎盂腎炎、週身浮腫、胃潰瘍、眩暈症、乙型肝炎、膽囊炎、腎結石等多種疾病,錦州幾大醫院都醫治過,沒有明顯效果。

一九九六年,劉玉榮有緣修煉了法輪功,僅學、煉一週多的時間,她的身體就好了,達到無病一身輕。她太高興了,對她熱衷的教學工作就更有信心和熱心了。

一九九五年,中學缺教師,翠岩中學的中學校長點名要劉玉榮。她開始在中學擔任從初一到初三的十個班的思想品德課教學,同時還擔任一個班的班主任。

可以說一個人幹的是兩個人的工作量,但劉玉榮毫無怨言。她寫道:「我要按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自己。我要求自己要真心、誠心對待我的學生及工作。」

在初中十多年的教學工作中,她帶的班級紀律是全年組最好的。其間,經常有慕名而來、到她帶的班就讀的學生,小學校長把他女兒放到她的班裏學習。

她寫道:「我是教授思想品德課的,很感慨法輪大法真是高德大法,對我個人的修養、為人、處事、工作、包括教學都有很大指導和借鑑作用。按這部大法去做人,那一定是一個越來越高尚的人。」

劉玉榮在工作中兢兢業業,在家,劉玉榮悉心照料八旬老母,是大家公認的好職工、學生的好老師,母親的好女兒。

蒙冤入獄 老母痛苦離世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晚上,凌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闖入劉玉榮家非法抄家,將她家裏的彩電、兩台電腦、印表機、DVD等價值二萬多元的私人物品搶走。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將劉玉榮劫持到錦州第二看守所迫害。

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在錦州第二看守所後,劉玉榮很短時間就被迫害得臥床不起。因堅持修煉,劉玉榮被當局非法判刑六年,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劫持到瀋陽監獄城非法關押。實際上,劉玉榮一直被關押在監獄醫院。

她寫道:「在看守所、監獄期間我受到了無法描述地折磨與非人地虐待、酷刑。我一生沒離開過學生與學校,沒想到人間還有這樣的警察,竟然夥同犯人一起行惡,簡直就是獸與魔鬼才能幹出來的。」

劉玉榮被多次迫害成病危。頭髮幾乎掉光,滿口牙齒掉了一大半,剩下的全部鬆動。年邁的母親無法承受好女兒遭受被殘酷迫害的打擊,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中旬,老人含冤離世。

模擬法輪功學員在監獄所遭受的酷刑。(圖片來源:明慧網)

再陷囹圄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劉玉榮在監獄被迫害出了嚴重的腦出血,監獄醫院放棄了醫治,獄方主動給她辦理保外就醫。獄警押送由錦州附屬醫院去的救護車把她從瀋陽遼寧省女子監獄接出來,住進了錦州附屬醫院。

該附屬醫院是當地最好的醫院,那裏的醫生也沒有太好的治療方案,因爲給她打針輸液就和在監獄時一樣,根本就輸不進去。

三天後醫院同意劉玉榮出院,被家人抬出醫院。恢復自由後,劉玉榮通過學法煉功,身體漸漸恢復,但仍留有後遺症。

劉玉榮出獄後到了退休年齡,但卻辦不成退休,當局非法扣押她的退休金。因爲沒有經濟收入,劉玉榮只能做保姆一類的工作,生存艱難。

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又因去找臨時工作,劉玉榮被連帶綁架,太和國保警察以她曾被判過刑為藉口,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對劉玉榮刑拘,使她再陷囹圄。

錦州市太和國保大隊多年來一直積極參與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目前又指使所屬派出所警察採取蹲坑等方式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近日已有十餘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並加緊構陷法輪功學員。

同時凌海檢察院、凌海法院積極配合錦州當地的迫害,已對近十名法輪功學員予以冤判、重判並勒索罰金。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8/曾遭六年冤獄病危-錦州優秀教師又被關押構陷-434988.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公認的好老師遭迫害-母親含冤離世-224784.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