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整人的醫院  山東女監醫院「醫治」實錄

專門整人的醫院 山東女監醫院「醫治」實錄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郁欣改寫)

在我們一般的認知中,醫院本是救死扶傷的,醫事人員是助人減輕痛苦的。然而在中國山東女子監獄的醫院卻不一樣。原本身體好好的,經過「醫治」後非傷即殘;本來精神狀態很好的,經過「醫治」之後,被迫精神失常;原來身手矯健的,經過「醫治」之後,可能躺著出來。這是一間什麼樣的醫院呢?讓我們來探一探究竟。

山東女子監獄的醫院只有少數幾個獄醫,大多都是些刑事犯人被分到醫院當犯醫的,平時抽血檢查等日常的一些事情,都是這些犯醫們做。當十一監區有需要醫院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獄醫就指使著犯醫按十一監區獄警的要求任意進行迫害,她們狼狽為奸,欺騙並毒害了很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十一監區的獄警把監獄的醫院標榜成「關心」法輪功學員的「救命」場所,她們污衊法輪功學員是「學了大法就不吃藥、不打針,不珍惜生命。來到監獄,中共拿出一大筆錢來給法輪功『看病』、『救命』,只有法輪功看病不花錢,中共政府對法輪功太好了」等不實之言。

這家醫院是怎樣來對法輪功學員「醫治」的呢?

以檢查身體為藉口強迫吃藥

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之前生龍活虎,被綁架到監獄後,遭強行所謂的檢查身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被獄醫說成有這毛病、那毛病,大多說是高血壓,獄醫強迫他們吃藥,說是降壓藥,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表示一吃這藥,渾身難受。

有一個白髮蒼蒼的學員郭秀青,在一次吃了衛生員發的藥後,渾身發抖、臉色蒼白、嘴唇發紫、頭暈、嘔吐、站立不住,被人扶著找到當時的衛生員李玉潔,李玉潔趕緊找出另一種藥笑著說:「那個藥太厲害了,都中毒了,快把這個解藥吃了,以後給你換個藥效輕的。」

這些衛生員都是各類刑事罪犯,都不懂藥理,如李玉潔,犯的是拐賣兒童罪(二零二零年出獄),這些犯人在獄警的指使下,經常給法輪功學員餵毒藥,以此惡毒手段逼迫學員在痛苦、迷糊中「轉化」。

法輪功學員在自由社會以及中國社會的處境對比。(圖片來源:明慧網)

不「轉化」就被強迫吃藥、羞辱

當有的學員在小黑屋或監舍被折磨得身體難受後,獄警會假惺惺地安排刑事犯帶學員去醫院查體,犯醫就會通過同去監視學員的刑事犯透露的情況分別對待。她們認為「轉化」不徹底的,犯醫就故意羞辱學員,粗暴地拉過來、扯過去,被拽倒在地時還被她們嘲笑、愚弄。

今年七十七歲的濟寧法輪功學員、神經內科醫生楊濟容,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九年剛入獄時,獄方說她「轉化」不徹底,逼她吃降壓藥進行迫害。楊濟容吃藥後,頭發懵、記憶力減退、行動遲緩、犯睏、胃難受,身體的反應很可怕。

作為一個資深的神經內科醫生,她明白給她吃的藥不是單純降血壓的藥,吃多了會變痴呆的。她多次在不同場合向獄警、「轉化」惡人、刑事犯衛生員、值崗刑事犯、監獄醫院的獄醫、犯醫等人說明自己從來沒有高血壓,不能再吃藥了,就被認定不配合治療就是「轉化」不徹底。

楊濟容每次被迫去醫院都被獄醫、犯醫和監視她的刑事犯極盡羞辱。有一次在大冬天,楊濟容竟被犯醫和幾個刑事犯給脫光了褲子,推搡倒地爬不起來,這樣歪在地上冰凍了一個多小時沒人管,回來後不但不給停藥,還說她有神經病,還要給她加藥。

幾年的迫害下來,楊濟容精神萎靡,有時兩眼直直的,完全沒有了那個原本氣質高雅的神經內科醫生的蹤影了。

開了破壞神經中樞的藥放菜裏

只要是用來迫害學員的藥,十一監區和醫院是大量的提供。真正有需要治療的學員,她們總是敷衍了事。

六十多歲的趙繼華入獄後,因堅守法輪大法的信仰,被獄警分到犯人江平(青島人,高官情婦,後因經濟案被判十四年,此人整人手段歹毒)的「魔鬼」監舍。

在惡警們的授意下,江平天天毆打折磨趙繼華,經常聽到趙繼華被打的叫聲,有時江平把趙繼華拖到對面的公共廁所裏拳打腳踢,打人的聲音在很遠的地方都能聽到。

有一次在監獄醫院裏,幾個刑事犯公開圍著趙繼華又打又罵,帶隊的獄警和獄醫沒有一個去制止的。

在惡警們的授意下,江平天天毆打折磨趙繼華,經常聽到趙繼華被打的叫聲,有時江平把趙繼華拖到對面的公共廁所裏拳打腳踢,打人的聲音在很遠的地方都能聽到。(圖片來源:明慧網)

看到趙繼華還是不「轉化」,十一監區的惡警就和獄醫暗中勾結,開了破壞神經中樞的藥,讓江平等犯人放菜裏給趙繼華吃,導致趙繼華精神失常,經常不吃不喝,瘦得皮包骨頭,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

直到二零二一年初,趙繼華才終於活著走出了監獄這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任意插管灌食、反覆扎針輸液

煙台法輪功學員畢建紅,因絕食抵制迫害,每天都被拉到醫院灌食,獄醫很少親自動手,都是叫刑事犯給灌,經常聽到獄醫喊:「還有誰沒插過管的,快過來練練手。」有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在灌食時,被不專業的刑事犯把管子插進肺裏迫害死的。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孟慶梅喊「法輪大法好」,被獄警關進小黑屋後絕食抵制迫害,被獄警強行拉去醫院,表面上說是給輸液治療,暗地裏指使刑事犯對其進一步迫害。

在給她輸液時,同去監視迫害她的刑事犯於霜霜(淄博人,亂開發票被判五年刑)故意說針鼓了,讓犯醫給拔出來再扎上,再拔出來,再扎上,反覆扎針,讓一些新手犯醫練習扎針。直到孟慶梅被迫害得全身腫得像氣球一樣,才將她送到濟南警官醫院。孟慶梅最終因全身器官衰竭身亡。

用治牙整人

有一個壽光的老年學員,因假牙鬆動,一說話就掉,獄醫二話沒說就用一種膠把假牙給粘在了一顆好牙上,還要了六百多元。

在以後的幾年裏,這個學員特別痛苦,假牙粘在好牙上拿不下來,還來回晃盪,也沒法刷牙,後來把那顆好牙也帶鬆動了,牙疼帶著頭疼,整口假牙懸在口中,閉嘴露著牙,說話不清楚,吃飯不能嚼,痛苦不堪。

監獄規定吃飯要快,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吃完,而監獄的菜又大又生咬不動。一次,一個五十多歲的學員在吃完飯後,掉了一顆牙後,不久其它的牙就鬆動了。獄醫只看了一眼,就要把全口牙都拔了,說給做個全口假牙,學員一聽馬上說再等等,就沒做。

有不少老學員的牙就是被拔了做了全口的假牙,但都不合適,白白花了三千多塊錢。

監區有一條通往醫院的地下祕密通道

十一監區迫害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非常惡毒,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學員根本看不到被打傷、打死的學員是怎麼被「醫治」或被運走的。有些學員九死一生回家後,都不知道自己被關在什麼地方迫害的,那是因為監區有一條通往醫院的地下祕密通道。

十一監區的大門外面,是一條東西走向的路,出門右轉,在這條路的盡頭,附近有一片荒草地,草地旁邊有一個大鐵門,大鐵門上還有一個小鐵門可單獨打開。從這個鐵門進去,就是進入這個暗道中了,這條暗道是直通醫院的。

所有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根本看不到這個地方,那些拒不「轉化」的學員被酷刑折磨得在昏死或極度痛苦的狀態下,就算被刑事犯拉著走過這條通道也完全不知是在哪裏。

刑事犯在獄警的授意下,把那些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就從雜草叢中的鐵門中推進一個地下室,在地下的小黑屋裏,牆面上都是噴濺的血跡。許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在這裏被打傷、打殘甚至被打死的。

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圖片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除了獄警和參與迫害的刑事犯外,誰也不知道在這裏的酷刑到底有多殘暴、惡毒。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慘不忍睹時,走正常的路去醫院,獄警怕被人發現,就勾結監獄裏的獄醫或犯醫走地下暗道,給學員抹藥、服藥或者共同用藥物迫害。很顯然,在地下小黑屋被迫害致死的學員也是這樣被偷偷轉出去的。

結語

由以上「醫治」實錄可見,山東省女子監獄的醫院就是配合十一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明著是檢查身體、治病,其實是十一監區獄警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另一個場所。

醫院原本該是救人、為人減輕痛苦的場所,中共為了全面的迫害堅持信仰的善良法輪功學員,卻利用著醫院助紂為虐。在中共統治下的監獄醫院成為完全黑白顛倒、害人、殺人的魔窟。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21/山東省女子監獄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440230.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