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者】北京市委副書記張延昆罪狀

【追查迫害者】北京市委副書記張延昆罪狀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李蓮改寫)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前後,三十六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向本國政府,遞交了最新一批中共迫害者名單,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

這些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歐盟的二十三個國家、日本、韓國、瑞士等。現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張延昆也在此次遞交的迫害者名單中。

張延昆主要罪行

一、早期罪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張延昆一直竭力參與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一年初開始,時任北京懷柔縣委副書記的張延昆,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竟走後門,把本縣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送到大興縣的洗腦班迫害,從正月十三開始,從學員家裏抓人,一批接一批地送。

據說,綁架一個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國家給洗腦班撥款八千到一萬元,供迫害者消費。

緊接著,張延昆在本縣又辦起了縣級、鄉鎮級洗腦班,到二零零一年底,大約辦了十期左右,拉網式的從家裏綁架法輪功學員,每期洗腦班結束,都要大擺宴席,揮霍公款。

他還強迫每個被「轉化者(被迫放棄信仰者)」必須抽煙、喝酒,誰不「轉化」,就勞教,據說懷柔當時被送勞教的有六十位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二月,張延昆與北京市勞教局局長、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勾結,走後門把張進棋、馬桂英、王學成、高鳳華、白秋蓮等十名法輪功學員,強行從懷柔看守所綁架到大興勞教所「強制轉化學習班」,強制洗腦「轉化」。

每天早七點,他們把人劫持到勞教所,晚上八、九點鐘,回賓館,如不聽他們的,就又踢又打。

法輪功學員何女士當時五十多歲,被罰「噴氣式」(酷刑),長期貓腰,頭朝下,兩臂向後上舉,造成此後經常腰疼,有時疼得翻不了身,走不了路。

他們威脅學員不「轉化」就留下勞教,其中兩人被迫害成腦血栓、腦出血,已癱瘓,生活不能自理。

張延昆任順義區區長時,時逢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在奧運之前,他們就一直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監聽。僅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七月,在北京市順義區就發生了幾十起綁架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事件。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二零一三年至今主要罪行

張延昆自二零一三年一月起,歷任北京市分管公安、司法的副市長,政法委副書記、書記,長期迫害法輪功。

特別是二零一五年他擔任政法委書記後,指揮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六一零辦公室,在全市範圍內,實施中共對法輪功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迫害政策。

據不完全統計,在張延昆任北京市政法委書記期間,至少有二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抄家、關押、判刑、經濟迫害,給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

張延昆任職期間,對法輪功的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資料來源:明慧網

三、被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遭警察酷刑、藥物等迫害 女青年許秀紅含冤離世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許秀紅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迫害三個月,疑似被餵食或注射毒性藥物症狀。回家後,身體每況愈下,伴有經常性的莫名恐慌,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

案例2、善良老太太文木蘭  遭看守所迫害含冤離世

文木蘭,女,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被大城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密雲區看守所迫害。文木蘭絕食反迫害,後來全身浮腫、青紫,生命垂危,有中毒跡象。

密雲看守所為推卸責任,把文木蘭送回家中,中共對家中老伴恐嚇,致使老伴拒絕接受文木蘭回家,文木蘭無家可歸,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

案例3、順義區法輪功學員柳豔梅被迫害致死

柳豔梅,女,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綁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慘無人道的虐待折磨,一直被戴手銬和腳鐐,全身傷痕累累,頭髮被揪掉很多,頭皮化膿,精神受到刺激,慘不忍睹。

二零一七年七月,柳豔梅被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二歲。

案例4、被迫戴上電子手銬 認證領域專家含冤去世

侯俊文,女,家住朝陽區,生前曾是一位認證領域的專家。二零一七年五月,侯俊文因外出發真相資料被派出所非法抓捕、抄家,因為身體原因看守所拒收,辦理了取保候審。

二零一七年底,侯俊文被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因身體原因,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一月,侯俊文被朝陽區小關司法所人員騷擾,被迫戴上電子手銬,心理上承受著很大的壓力,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案例5、北京市順義區善良老太太被迫害離世

龐秀清,女,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被順義區六一零、國保及警察闖入家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年,關在北京大興女子監獄迫害,身心健康都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龐秀清結束兩年冤獄回家,當地六一零、警察、協警以及村委會人員,對龐秀清及家人,持續不斷的進行騷擾、威脅和恐嚇,給龐秀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及精神壓力,導致龐秀清身體越來越糟。

即使這樣,他們還是沒有停止騷擾,龐秀清最終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晚在驚恐中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四、綁架、判刑案例

案例1、在家開庭 八旬法輪功學員孫仲芳被判四年

孫仲芳,女,八十歲,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孫仲芳和另外六位高齡法輪功學員在家裏讀書,被警察劫持到豐台分局,孫仲芳體檢時血壓高當天被放出。

十一月一日,法院人員到孫仲芳家裏「開庭」,老人聽到的「起訴」沒有一件事是事實,「庭審」過程不讓辯護。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豐台區法院人員再次到孫仲芳家,對孫仲芳非法宣判,孫仲芳被判刑四年。

案例2、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孫茜被中共枉法 判刑八年  

孫茜,女,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學公司的創始人、董事兼副總裁,二零零七年入籍加拿大。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二十多個警察在無逮捕令的情況下,闖入孫茜位於北京的家中將她綁架。

關押期間,她遭到辣椒水噴臉、連續兩週全天戴鐐銬、強制洗腦等酷刑;不能自行聘請律師,由中共指定律師代理,強迫放棄加拿大國籍,放棄上訴權利。家人先後為她聘請過十多位律師,但多數受中共司法機關沒收執照要挾,被迫退出代理。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上午,孫茜被北京朝陽法院非法判重刑八年。

案例3、許那、李宗澤等十一人被綁架、非法庭審

北京法輪功學員許那(畫家)、李宗澤、孟慶霞(畫家、教師)、劉強、李立鑫、鄧靜靜、焦夢嬌、李佳軒、鄭豔美、鄭玉潔、張任飛等,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被綁架,被關押到東城區看守所,並被構陷到東城區檢察院。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已對他們非法開庭。

以上案例只是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張延昆作為北京市政法委書記,是北京市迫害法輪功的指揮者之一,應對其任職期間,北京市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酷刑、致死等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承擔不可推卸的責任。

張延昆其人

張延昆(Yankun Zhang),男,漢族,一九六三年一月生,河南方城人,現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市委黨校(北京行政學院)校長(院長)。

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辦公廳秘書一處助理調研員,國家司法部辦公廳部長辦公室秘書、正處級秘書,北京市委辦公廳正處級秘書,懷柔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懷柔區委副書記、區委黨校校長,懷柔區委副書記、副區長、代區長、區長,順義區委副書記、副區長、代區長、區長、區委書記。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零一三年八月        北京市副市長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零一五年九月         北京市副市長、政法委副書記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零二零年十一月      北京市政法委書記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至今             中共北京市委副書記。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4/北京市委副書記張延昆迫害法輪功的事實-43521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