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者】北京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頭目魯為

【追查迫害者】北京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頭目魯為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郁欣改寫)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北京,是中國著名古都,有遼、金、元、明、清五個朝代在此定都,原是中國人文薈萃之地;在政治、經貿、文化、教育和科技領域擁有顯著影響力。

然而,自從中共統治中國大陸之後,歷史古都之千年文明精粹已被消滅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極權統治下的殘暴不仁。一九八九年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共殺了多少大學生?又有多少大學生被流放到中國的北大荒關押?

歷史的教訓歷歷在目,但悲劇迄今仍持續發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對法輪功發動迫害之際,來自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他們被劫持集中羈押到北京附近的豐台體育館,後續這一連串的迫害迄今已持續二十二年了。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界各國的圍剿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前後,三十六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向該國政府,遞交了最新一批中共迫害者名單,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

這些維護人權的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歐盟的二十三個國家、日本、韓國、瑞士等。

現任北京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原六一零辦公室頭目魯為,也在此次遞交的迫害者名單中。

一、從事迫害曾任職位

魯為(Wei Lu)男,一九五九年六月出生,浙江溫嶺人。現任北京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北京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北京市昌平區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零一六年三月:北京市海澱區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二零一六年四月至今:北京市委政法委副書記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北京市「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六一零辦公室)主任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至今:北京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二、主要迫害罪行

魯為在任北京市昌平、海澱兩區法院院長和黨組書記期間,聽命於中共政法委和「六一零辦公室」,對所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知法犯法,導致大批善良百姓深陷冤獄,遭受殘酷折磨,致使部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魯為對此負有直接責任。

值得指出的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基礎,所有被非法審判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中共千篇一律地使用《刑法》三百條第一款「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法輪功學員判刑,但從來都不證明哪一條法律的實施被破壞了。

法官是知道的,因此所有判刑都是出於政治原因,而不是法律。法官必須對非法判刑及其後果承擔責任。

(一)魯為任昌平區法院院長期間,部分迫害事實:

孫士茹,男,六十六歲,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關押在天津茶澱前進監獄迫害,後「保外就醫」,每月都被迫寫「思想彙報」。後孫士茹於二零一七年五月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王秀芹,女,於二零零六年三月被警察以共產黨正在「開兩會」的名義從家中強行帶走,後得知已被判刑兩年半。

張松梅,女,二零零七年底因講真相和發真相光盤被非法判刑三年。

李財華,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關押在天津茶澱前進監獄。

(二)魯為任海澱區法院院長期間,至少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以下是部分迫害事實:

張玉明,男,二零零九年七月底,去海澱區中關村電子城買耗材,被綁架。二零一零年,被判刑三年半。張玉明被迫害致出現嚴重腹痛症狀,刑滿回家不到三個月,即含冤離世。

嚴木森、李慧(女)、孫源隆、陳宇雷,於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綁架,期間曾兩次被非法開庭。二零一六年新年之際,四人被非法判刑,其中李慧被非法判三年六個月,嚴木森、孫源隆、陳宇雷均被非法判四年。當時,他們已被海澱看守所非法關押長達二年的時間。

葉翠兵(又名葉翠萍),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因講述法輪功真相,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後被非法關押在海澱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二月,葉翠兵的姐姐到看守所給她存錢時,才得知她已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已不在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北京海澱法院在沒有通知家人和律師的情況下,對法輪功學員陳欣竹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被海澱區法院非法庭審,並先後被非法判刑的還有周秀蘭(四年),趙松蘭(三年),楊順梅(四年),許鯤(女,三年)。

(三)魯為任北京市政法委副書記  、六一零辦公 室主 任期間罪行

據可查資料顯示,魯為於二零一六年四月任北京市政法委副書記,二零一七年四月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期間,同時任北京市「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即六一零辦公室)主任。

北京市「六一零辦公室」是北京市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該辦公室負責全市迫害法輪功的日常工作,與北京市的各級黨、政機關及公、檢、法、司和宣傳部門相勾結,形成了一套自上而下的嚴密、獨立的運作體系。

六一零辦公室全面實施中共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極端恐怖主義政策。

魯為是這些迫害政策的實際操控者。在其任期,共有至少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們是:李秀紅、李鋼、景軍、邱淑琴、付雲滿、柳豔梅、葛昶、文木蘭、徐俊明、王鳳龍、杜文革、李成山、侯俊文。

此外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監視、抓捕、洗腦、關押、施以酷刑、經濟勒索等等迫害不計其數,給法輪功學員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精神和肉體傷害。魯為對其任期發生在北京市的對法輪功學員的累累罪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法輪功學員在監獄所遭受的酷刑。(圖片來源:明慧網)

三、部分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 柳豔梅被北京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柳豔梅,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綁架並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監獄獄政科電話,說柳豔梅病危。家人急忙趕去,被告知柳豔梅多臟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目前藥物治療已不能緩解患者病情,還說有宮頸癌。

家屬見到柳豔梅時她已經不認識人,後背潰爛,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柳豔梅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案例(二)老年法輪功學員遭看守所迫害 疑遭下毒離世

法輪功學員文木蘭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被大城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密雲區看守所迫害。

文木蘭絕食反迫害,後全身浮腫、青紫,生命垂危,疑似中毒。密雲看守所為推卸責任,把文木蘭送回家中,中共對家中老伴恐嚇,致使老伴拒絕接受文木蘭回家。文木蘭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

案例(三) 丈夫被關洗腦班 徐俊明遭警察恐嚇致死

法輪功學員徐俊明,六十五歲。曾於二零一六年與丈夫孫福義因講真相被綁架,徐俊明走脫,後孫福義被非法判刑三年,徐俊明被迫流離失所一年多。

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孫福義剛出獄回家二個月,徐俊明和丈夫再次遭受綁架、抄家,徐俊明因檢查出心臟病、血壓高,當天回到家中,孫福義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回家。四月中旬,孫福義又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大約在四月二十三日上午,派出所四個警察敲門騷擾徐俊明。徐俊明不給開門,四個警察翻院牆非法闖入徐俊明的家中恐嚇她,逼迫徐俊明放棄信仰,還逼問真相資料來歷。

四個警察僵持到中午十一點多才離去。四月二十六日親戚才發現徐俊明已離世,據死亡狀況推斷為警察恐嚇致心臟病發作離世。徐女士離世時身邊沒有親人,離世後才被人發現。

案例(四) 杜文革在長期遭受迫害中離世

杜文革,女,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被警察從家中綁架抄家,後被判刑四年。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杜文革結束冤獄回到家中後,一直被六一零人員非法監控。因長期遭受迫害,身心備受摧殘,於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五歲左右。

案例(五) 侯俊文被非法判刑二年、含冤去世

法輪功學員侯俊文,家住朝陽區,生前曾是一位認證領域的專家。二零一七年五月,侯俊文外出被派出所非法抓捕、抄家,因為身體原因看守所拒收,辦理了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底,侯俊文被法院非法判刑二年。

因身體原因,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一月,侯俊文被司法所人員騷擾,被迫戴上電子手銬,心理上承受著很大的壓力,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四、其它非法迫害手段

除迫害致死案例外,還有眾多的北京市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非法關押、騷擾、非法庭審、判刑、經濟勒索等迫害。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據明慧網的報導,二零一七年一月至十二月,北京市法輪功學員遭北京市六一零迫害,造成至少有陳小林等六十八人被判刑或非法開庭,李萬慶等二百五十四人次被綁架,其中二十二人被非法批捕,三十三人被非法刑拘,王國英等二百六十九人次遭騷擾。

二零一八年度,北京法輪功學員中四十四人次被庭審,三十六人被判刑,被勒索罰金五萬元;一百三十一人次被綁架,另有六人被綁架到洗腦班;一百二十八人次被騷擾(含非法採集信息),三十六人次被監視居住;四名北京法輪功學員失蹤、失聯。

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北京法輪功學員中有三人被非法庭審,四人被非法判刑;三人被關入洗腦班,三十一人次被非法抄家,七十四人次遭綁架;六十七人次遭騷擾迫害,包括被監視居住的二十四人次。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北京法輪功學員中有至少二十二人遭非法判刑,二十七人被非法庭審,至少七十八人被非法關押,其中十一人被非法批捕或起訴,幾十人被騷擾。

五、結語

這些數字只是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魯為因執行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深重的災難和痛苦,對此魯為罪責難逃。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7/北京政法委副書記610頭目魯為迫害法輪功的事實-435256.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