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者】公安部副部長兼一局局長陳思源

【追查迫害者】公安部副部長兼一局局長陳思源

文/明慧網記者(明慧之窗記者郁欣改寫)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前後,三十六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向本國政府,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歐盟的二十三個國家、日本、韓國、瑞士等國的政府,遞交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單,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

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兼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陳思源,也在這次遞交的名單當中。

陳思源(Chen,Siyuan),男,漢族,一九六四年十一月生,安徽含山人,現任公安部中共黨委委員、副部長兼一局黨委書記、局長。

陳思源曾任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太陽宮派出所政委,南磨房派出所所長,大屯派出所所長,朝陽分局副局長,宣武分局黨委書記、副局長,宣武區委常委、宣武分局黨委書記、局長,西城分局黨委書記、局長。

一、陳思源主要罪行

公安部一局,前身是公安部政治保衛局,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成為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的工具和打手,是具體執行、實施迫害的恐怖機構。

二十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抄家、綁架、構陷起訴,幾乎都是由國保警察親自或者脅迫下面的派出所幹的。二零一九年二月陳思源任公安部一局局長,直接策劃、指揮全國公安國保系統迫害法輪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推動者和幫兇,對法輪功實施群體滅絕。

二零二零年中央政法委、「610辦公室」、公安部下達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清零」行動,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各地區的政法委、「610辦公室」、小區與派出所人員為執行該指令,以「攻堅」、「送溫暖」、「敲門」、「轉化驗收」、「給你除名」、「解除」、「調查簽字」等各種名目,到法輪功學員家中,對他們「轉化」(即放棄修煉),逼迫他們在「三書」(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上簽字。

如遭到拒絕就威脅說「不簽字,讓你消失就消失」。再不簽就綁架、送洗腦班、送看守所、判刑、不給養老金、子孫都受牽連等等;甚至找其子女代簽或以家屬當人質逼迫法輪功學員簽字。

中國多個省市出台專項行動,嚴重打壓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行為,煽動「人人參與」,廣東、海南設「舉報獎金」最高達十萬人民幣。

據不完全統計,在中共「清零」行動中至少有八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六百一十五人被非法判刑,一萬五千二百三十五人次被綁架、騷擾。

陳思源作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執行系統,公安部國保局的最高負責人,應對任期期間在全國範圍發生的種種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中央任職期間迫害罪行

(一)二零一九年迫害罪行

二零一九年,中共以「七十週年大慶」維穩為藉口,對法輪功學員上門騷擾,河北、山東、四川、吉林、遼寧、黑龍江、河南、湖北、天津、廣東、北京、江蘇、安徽、上海、湖南、江西、重慶等地「610」布置統一行動,綁架法輪功學員。

例如,吉林省四平市公安局把它當作「政治任務」、「論功行賞」──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警察被「獎勵」記十分,而抓捕其他真正的犯罪嫌疑人只記一分。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近萬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迫害。其中,非法抓捕六千一百零九人次,騷擾三千五百八十二人次,強制送洗腦班三百八十三人,抄家三千一百二十四人次。

二零一九年有七百八十九人被判刑,非法庭審八百五十一場,非法批捕四百三十五人,構陷到檢察院、法院一千一百三十七人。迫害分布於中國大陸的二十九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的二百九十一個城市。

2019~2020年中國大連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二零二零年迫害罪行

二零二零年武漢肺炎爆發,疫情蔓延全世界。大疫之下,中共繼續殘酷迫害法輪功,逾八十人被迫害致死,「清零」、綁架、酷刑、非法抽血、非法判刑遍布全國。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零年,至少有六百一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綁架六千六百五十九人,騷擾八千五百七十六人,關洗腦班五百三十七人,抄家三千五百八十八人。

迫害分布於大陸的二十九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三百零四個城市。一千一百八十八名六十五歲以上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騷擾,九十歲以上十七人,年齡最長者九十四歲。

二零二零年,各級公安警察搶劫法輪功學員現金七百二十八萬四千元。

(三)二零二一年迫害罪行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一年一月有一千二百一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騷擾,三十六人被送入黑監獄洗腦班,七人被迫害致死,一百六十九人被非法抄家。二零二一年三至四月份至少二千八百五十七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騷擾,其中一千零九十人遭綁架,一千七百六十七人被騷擾,五百零一人被非法抄家,三十五人被非法抽血。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二零二一年一至四月份至少有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離世。成都市毛坤女士屢遭迫害,二零一九年七月再次被綁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判刑十一年半,於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陝西省李彩娥老人兩個兒子袁光武、袁輝武,兒媳們及孩子都修煉法輪大法,一家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但長期遭受當地政法委、公安局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七十五歲的李彩娥在警察不斷騷擾威脅下含冤離世;隨後十二月十八日二兒子袁輝武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大兒媳婦張翠翠也在流離失所中含冤離世。

三、在北京任職期間迫害罪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陳思源曾長期在北京公安系統工作,特別是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一七年八月,任北京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國安辦常務副主任、市維穩辦主任後,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

在此期間,北京市至少有許秀紅、文木蘭、賈玉萍、柳豔梅、杜文革、李秀紅、侯俊文、敖瑞英、李鋼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非法關押、騷擾、非法庭審、判刑等迫害。

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六年北京市有三百五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被綁架、非法關押至看守所與洗腦班的有二百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有五十三名;被非法庭審的有十一名(不含非法判刑);被騷擾、恐嚇、抄家的有五十八名。

二零一七年至少有陳小林等六十八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開庭,李萬慶等二百五十四人次被綁架,其中二十二人被非法批捕,三十三人被非法刑拘,王國英等二百六十九人次遭騷擾。

二零一八年,有四十四人次被非法庭審,三十八人被非法判刑(包括在二零一八年之前被非法判刑的二人),一百三十一人次被綁架,另有六人被綁架到洗腦班;一百二十八人次被騷擾(含非法採集信息),三十六人次被監視居住。

以下是部分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遭警察酷刑、藥物等迫害  女青年許秀紅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許秀紅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被北京通州區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迫害三個月。

許秀紅回家後,身體出現明顯的被餵食或注射毒性藥物症狀,身體每況愈下,伴有經常性的莫名恐慌,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直到離世前,許秀紅的兩個手腕上當年被酷刑折磨留的疤痕依然清晰可見。

案例(二)善良婦女雷慧琴屢被迫害含冤離世

雷慧琴,女,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雷慧琴被懷柔區公安、國保、610以及龍山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抄家,搶走打印機、電腦等私人物品。

被關押在懷柔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迫害給她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身體隨之出現了病症。二零一七年五月,警察萬子海在「敲門行動」中又打電話騷擾她。二零一七年八月底,含冤離世。終年六十歲。

案例(三)北京密雲區文木蘭被迫害含冤離世

文木蘭,女,七十五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文木蘭在發真相台曆時,被大城子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密雲區看守所進行迫害。文木蘭以絕食二個月的方式進行反迫害,後全身浮腫、青紫,生命垂危。

從文木蘭身體症狀看,有中毒跡象。密雲看守所為推卸責任,把文木蘭送回家中,家中老伴由於受中共恐嚇,拒絕接受文木蘭回家,致使文木蘭無家可歸。文木蘭被朋友接到家中,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含冤離世。

案例(四)順義區法輪功學員柳豔梅被迫害致死

順義區法輪功學員柳豔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邀請民眾旁聽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庭審而被綁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慘無人道的虐待折磨,一直被戴手銬和腳鐐,全身傷痕累累,頭髮被揪掉很多,頭皮化膿,精神受到刺激,慘不忍睹。

二零一七年七月,柳豔梅被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二歲。

四、結語

陳思源作為北京市公安副局長、政法委副書記、維穩辦主任,北京市迫害法輪功的直接指揮者之一,應對其任職期間,該範圍內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殘等嚴重罪行承擔主要責任。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1/公安部副部長兼一局局長陳思源迫害法輪功的罪行-435119.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