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者】原吉林省政法委書記胡家福

【追查迫害者】原吉林省政法委書記胡家福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導】2021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前後,36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向本國政府,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韓國、瑞士等國以及歐盟的23個國家的政府,遞交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單,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吉林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書記胡家福在此次遞交的名單當中。

胡家福(Hu,Jiafu),男,漢族,1967年10月生,山東昌樂人,1990年7月起在中共公安部辦公廳工作,2011年9月任公安部辦公廳主任。

2015年8月任吉林省政府副省長、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省公安廳廳長、督察長。2017年7月任中共吉林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等。2018年1月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書記。這段時間是胡家福的罪責被追查的時期。

2020年3月至今任中共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省直機關工委書記 (兼)、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省委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胡家福主要犯罪事實

吉林省是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分之一。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吉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在全國31個省市中排名第4位。

從2015年8月至2020年3月,胡家福擔任吉林省公安廳長、副省長、政法委副書記、書記期間,竭力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積極推動吉林省公檢法司對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迫害,是吉林省迫害法輪功的總策劃和指揮者。

他在多次講話中,要求各級公檢法司部門「堅決打擊法輪功」,「嚴厲打擊法輪功」,「深入開展反邪教鬥爭」等。

據不完全統計,在此期間,吉林省至少2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眾多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大肆綁架,抄家搶劫,非法拘禁,騷擾,被非法判刑及受到酷刑折磨。

胡家福對以上所述殘酷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責任。

一、2015年 — 吉林省5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離世

根據明慧網報導,2015年,吉林省共有9個地區42個市縣756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5人在迫害中離世;23人被非法判刑;607人被綁架;121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2015年9月25日,吉林省撫松縣公安局出動大批警力,照名單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騷擾,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多達11人,並造成1名法輪功學員及1名家屬死亡。一群員警闖到孫秀花家時,對其進行恐嚇威逼,使孫秀花老人在巨大恐懼下離世。法輪功學員張鳳霞被綁架後,她的老母親受不了這打擊當晚離世。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2年的鎮壓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圖片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二、2016年 — 66人被枉判

2016年吉林省至少有840名法輪功學員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其中有8人在迫害中離世;66人被判刑;31人被非法庭審;22人被非法起訴;24人被非法批捕; 293人被綁架、強制洗腦及超期關押;286人被非法行政拘留及刑事拘留。被迫害的840名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140人被非法抄家,搶走及勒索現金460,308元。

長春法輪功學員盛貴臻,曾被開除公職,遭3次綁架、一次勞教迫害。2016年5月25日第3次被抓捕,回來後,因工作單位施壓及變相迫害以及被綁架造成的迫害及壓力,造成他身心嚴重受損,於2016年10月16日,在家中含冤去世,年僅52歲。

三、2017年 — 16人被迫害致死 2446名學員遭不同程度迫害

2017年吉林省共有2446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遭受各種經濟迫害的法輪功學員72人次,迫害致死16人,失蹤1人,非法判刑100人次,非法庭審17人次,非法起訴15人次,非法批捕22人次,綁架712人次,騷擾1441人次,強制洗腦39人次,流離失所11人次。

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吳春延多次被非法關押、兩次勞教,遭受酷刑折磨,所有的牙都被打掉。2016年3月3日,被延吉國保大隊鄭哲洙等人穿著便衣,突然非法闖入家中綁架、抄家,給曾經遭受過殘酷迫害的吳春延造成很大的心理負擔,導致他身體癱瘓,家人送醫院治療沒有見效,2017年6月,吳春延含冤離世。

2017年6月16日,九台市65歲女法輪功學員於桂香被綁架,被關押到九台馬家崗子拘留所。僅4天時間,於桂香於6月20日晚在拘留所被迫害致死,時年65歲。

長春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霍潤芝,女,72歲,2016年3月被綁架、判刑3年。在被關押期間,霍潤芝在身體和精神上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身體多處受傷,全口牙齒全部被打活動了,出現嚴重高血壓症狀,直腸腫瘤,身上多處傷疤,瘦得皮包骨,生命垂危。

2017年8月16日,監獄為逃脫責任,將霍潤芝送回家。此時,霍潤芝已神志不清,記憶全無,身上多處傷疤,每天除了昏睡,就是痛苦地尖叫,於2017年11月14日含冤離世。

四、2018年 — 非法判刑65人 76歲女教師宋兆恆非法提審當天含冤離世

2018年吉林省共有777人次法輪功學員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迫害致死1人,非法判刑65人,非法庭審26人,非法起訴15人,非法批捕34人,綁架463人次,騷擾134人次,各類經濟迫害31人。

2018年8月27日,76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因講法輪功真相,在大街上被榆樹市610國保大隊綁架到榆樹市看守所非法關押。2018年11月16日,宋兆恆被非法庭審。

2019年1月14日,宋兆恆被非法提審,提審期間,法官軟硬兼施,利用她女兒逼迫她轉化,甚至製造壓力,威脅:不轉化就判你9年。當天宋兆恆回到監室後不久,便含冤離世。

五、2019年—非法判刑72人 於健莉一家7口被枉判重刑

2019年吉林省共有1015人次法輪功學員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被迫害致死8人,非法判刑72人,非法庭審19人,綁架582人次,騷擾236人次,強制洗腦8人,非法起訴9人,非法批捕27人;38人遭各類經濟迫害,總金額286,605元。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張援援,女,2019年4月多次被派出所員警綁架、非法抄家,均因張援援血壓過高,被拘留所和第四看守所拒收,但是當地派出所仍然繼續騷擾,將張援援強行構陷到檢察院和法院。

2019年6月24日早,員警再次綁架張援援到檢察院,還威脅在這期限15日內,張援援不許外出,要隨叫隨到,否則就暴力執法。2019年7月1日,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張援援被綁架到法院。當日下午4點,張援援由兒子接回家,還沒有說一句話,便摔在地上,再沒能說話,於7月3日因搶救無效,含冤離世。

長春市64歲法輪功學員李晶,女,2018年3月14日下午獨自一人騎著電動車回家,進小區後就被綁架及非法抄家,家中列印機、電腦筆記本及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均被抄走。

當晚李晶被關押到派出所被連夜提審,她被戴上手銬和腳鐐,不允許睡覺。提審進行了兩宿一天,員警強迫李晶說出東西(資料)的來源和去向。2018年3月28日,李晶被檢察院非法批捕。11月7日李晶被祕密庭審。2019年4月2日,李晶被判刑10年。

2019年8月15日,四平市公安局、梨樹縣公安局出動幾百警力,並在長春市當地員警的配合下,在長春市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的綁架,並到在省內其它地區居住的學員及親屬家中進行綁架。

於健莉一家7人在各自的家被公安員警綁架。當天有30多位長春地區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16人被非法起訴,其中兩人被取保。之後14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7至9年。

其中:孟祥岐被判7年半,付貴華(孟祥岐岳母)7年半,孟凡軍(孟祥岐父親)7年,於健莉(付貴華大女兒)7年,王東吉(于健莉丈夫)7年,王克民(于健莉公公)7年,王鳳芝(于健莉婆婆)7年;崔桂賢7年,劉冬英7年,韓建平7年,江濤9年,譚秋成7年,侯紅慶7年,張紹平7年。

六、吉林省迫害縮影——榆樹市看守所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吉林榆樹市看守所,對非法關押在該所的法輪功學員惡毒迫害,有兩個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一位是李淑花,另一位是上面提到的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

榆樹看守所對絕食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灌食,甚至在灌食中加入不明藥物,目的是把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搞垮。

在胡家福擔任吉林省政法委書記期間,遭到此種迫害的有王洪豔、郭淑學、李秀娟等。

2018年10月,王洪豔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從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轉到榆樹市看守所。到榆樹看守所的第一天,王洪豔開始絕食抗議不公對待。

絕食的第三天,榆樹市看守所對王洪豔實行插管灌牛奶、不明藥物和鹽水,第四天給她穿「約束衣」,且把「約束衣」的束縛調到極限,穿「約束衣」的同時還將王洪豔的雙手捆上,且反覆插管灌食,致使王洪豔極度痛苦,她停止了絕食。

https://peachcms.nyc3.cdn.digitaloceanspaces.com/2022/01/chha5co8y0njbupzda.jpg
中共酷刑示意圖:約束衣。(圖片來源:明慧網)

後來,發現每次調灌食奶粉時,參與灌食的醫務人員(女:李某某)都從藥品櫃裏拿藥,往食物裏放藥,還刻意擋著不讓郭淑學看,問為什麼放藥,沒有人回答,再後來灌食時把郭淑學的臉蒙上,不讓看。

2018年1月份,郭淑學被非法關押在榆樹市看守所。為了抗議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關押,她幾次絕食反迫害,遭到野蠻灌食,反覆插管,每次拔出胃管,都鮮血淋漓,非常痛苦。

一次灌食時,女員警王某說:「灌,給她灌一號、二號,讓她爛死。」開始,灌食後不自覺地就吐出,吐出的黃色藥物非常明顯,藥味很大,後來員警就叫同屋的其他人看著,不讓吐。

一天,一個參與灌食的醫生對郭淑學說:「老太太,妳別傻了,妳也是有文化的人,妳天天也看到了,那些藥是專門針對你們的(法輪功),妳就是能活著出去,妳也廢了,妳整個人就完了。」之後,郭淑學停止了絕食。

9月末,郭淑學突然臉部腫大,變形,並且吐出膿血一樣的東西,很臭。臉腫得同屋的人都說簡直認不出來了,郭淑學要求去外面就醫,看守所沒有人搭理,十月八日一早,就把郭淑學和其他兩個法輪功學員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同一時期,遭到灌食迫害的還有榆樹市法輪功學員李秀娟,被灌食時,五、六個普通犯人把李秀娟抬到醫務室,獄警把李秀娟綁到靠背椅上,護士用管子從鼻子插進胃裏,那滋味非常痛苦。

灌的是豆粉加不明藥物,每次灌食都得一個多小時,之後眼睛發花看東西重影、腿軟、全身無力、耳鳴、聽不清說話,嗡嗡響。

他們灌完食後,就直接給李秀娟戴上約束帶(也叫背背夾)。每灌完一次都要戴夾。約束帶是一種刑具,上夾前先把兩隻手、小臂在胸前,用一種有腰帶寬的帶子(像手銬但不是鐵的)將兩隻手銬上,約束帶是用鐵夾子和類似尼龍料的寬帶製作的,從前胸、兩個大臂戴上約束帶、在背後上銬,銬得越緊越痛苦。

開銬時用鑰匙打開。李秀娟疼痛萬分,大聲喊叫,同一監室的法輪功學員郭淑學找獄警,獄警不但沒鬆銬,還上一扣。戴夾後心臟非常難受,坐立不安,不能平躺著,因後背是鐵銬,側躺一會胳膊極其疼痛,只好下地走。

整個胳膊,大小臂、手全腫大呈紫色,因夾得太緊阻止血液循環,皮膚被損壞,血流受阻使心臟供血不足,導致缺氧,那種痛苦無法用語言描述。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9/原吉林省政法委書記胡家福迫害法輪功的罪行-436317.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7/吉林榆樹市看守所殘暴迫害絕食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434891.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3/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榆樹市看守所關押-376606.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之窗合成)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