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世中的一朵清蓮──憶仲淑娟

濁世中的一朵清蓮──憶仲淑娟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是一個令天地為之哀慟的日子,那一天,我們所懷念的仲淑娟,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了!我們難以表達對她的懷念,也難以想像她已經離開了我們,一直到現在,她那慈悲祥和的面容仍不時閃現在我們眼前。

一九九四年底,仲淑娟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大連的最後一次氣功報告會,從那天開始,她的身心也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嚴重折磨她的風濕性關節炎等頑疾消失了,急躁的脾氣也不見了,同事們都發現仲淑娟的轉變。

他們說修煉法輪功之前,淑娟經常病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熱心助人,曾經連續四個月一人幹兩人的活兒,沒休一天。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真誠的好人,卻因信仰「真、善、忍」遭受了中共七次綁架和十二年的非法關押。

(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在大連教養院受酷刑和性侵犯

仲淑娟在大連教養院期間所受的折磨包括:不讓睡覺、體罰、關小號、絕食後被灌食。她絕食時,雙手被銬在背後不讓睡覺,還送到小號裡,敞開窗戶凍她。

他們對仲淑娟灌食時,用的是給別人灌食後的管子,上面沾有苞米糊、塵土和頭髮茬,就這樣不經消毒,插進抽出,痛得仲淑娟發出「啊!啊——」的慘叫。

一次,仲淑娟因為不戴勞教牌,被送入小號迫害。她的衣服被脫下,人被綁到小號鋼棍上吊起來,一個髒圍裙被塞進她的嘴裡。兩胳膊成一字形,左腿腳面朝上綁起來、右腿不綁,前後左右搬,疼痛難忍;拿小剪子紮腳心。

獄警還專門迫害仲淑娟的下身,把她的會陰部對準椅子高出部位搖,用穿皮鞋的腳踢她的陰部,用帶尖的拖布把往陰部搗。就這樣,她的會陰部位破損、潰爛,腫得像饅頭,造成大流血。搖椅子時,疼得她「啊」的大叫一聲,緊塞在嘴裡的布都噴出來了,綁在身上的繩子都掙斷了。

獄警又用大可樂瓶子往嘴裡灌水。仲淑娟不張嘴,他們就用裝滿水的瓶子打她,把嘴打得腫得老大,然後逼她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轉化書,如果不寫就繼續折磨。

就這樣,他們反覆地折磨仲淑娟,從下午一點直到晚上八點多。當她從吊刑上被卸下時,撲通就倒在地上,腿殘了,手也殘了,褲子裡全是血和便。兩個人把她架著拖到嚴管室,四肢銬著綁在死人床上。她的下身還在大流血,床板子都被染紅了。

明慧網發表的二十周年報告專門敘述了法輪功女學員遭受的性侵犯,其中提到了仲淑娟在大連教養院被捅陰道致大出血的案例。

明慧網發表的二十周年報告專門敘述了法輪功女學員遭受的性侵犯,其中提到了仲淑娟在大連教養院被捅陰道致大出血的案例。(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馬三家勞教所受毒打和折磨

二零零三年,仲淑娟因為講真相被非法勞教二年,在馬三家勞教所受迫害。到達後,她每天早四點起床,晚十一點、有時十二點才能休息。三個月後,她還不放棄信仰,就被施加酷刑,酷刑過後再加打罵,不讓睡覺,送到晾衣場去挨凍。

當時馬三家每年搞兩次所謂「攻堅」戰,就是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酷刑,企圖強制「轉化」。

仲淑娟受到的一種折磨就是不讓睡覺,前後一個月內三次。第一次,六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二十四小時體罰,人睏乏得站著就睡著了。一整夜裡,九個人折磨她:在她的鼻子、臉上、脖子上粘滿了紙條,給她戴高帽子和紙腰帶,上面寫滿了攻擊大法的污言穢語。

她們還把她的衣服扒光,用彩筆往身上寫髒話。幾個人扯著她在庫房裡遊鬥,邊走邊打她,還用一塊大板子吊在牆上,把著她的手強迫寫放棄修法輪功的「三書」(中共脅迫法輪功學員寫的反悔書、決裂書、保證書),把她的手摁得都破了皮,青一塊、紫一塊的。這樣整天打罵近三個月。

後來遼寧省公安廳對仲淑娟提審兩次,問她受過什麼樣的酷刑。一個男警做筆錄時問她,知不知道妳犯罪了。

她說:「我沒犯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使人道德昇華、身體健康、對國家及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國家也多次從正面報導過,我以前體弱多病,經常病休,可自從修大法後至今沒吃一粒藥。」

在「攻堅戰」期間,被嚴管的法輪功學員吃的是苞米麵窩頭,帶草棍的鹹菜,一天三餐如此。馬三家特製的窩頭是黑色的,帶捂味(發霉的味道)、帶沙子,外面薄薄的一層是熟的,裏面全是生的,有時窩頭裡還被摻入損害神經系統的藥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在彈棉車間,仲淑娟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女警趙國榮又強行叫她簽考核,不簽就打耳光,把她拽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全身。仲淑娟吐了兩口血,嘴被打破了,臉被打腫了,渾身青紫色,喘氣說話都痛得難以忍受,倒下、起來都非常艱難,十幾天都沒怎麼吃飯。

由於長期遭受迫害,仲淑娟曾一度有過恐慌症。當「包夾」或隊長在她睡覺時來查房,只要碰著她,她就會驚恐地大喊:「啊啊!打人啦!打人啦!」

遼寧女子監獄侵犯基本人權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仲淑娟被春海派出所警察從家中綁架到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被非法關押兩年多後轉入位於瀋陽的遼寧省女子監獄

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二監區,警察指使包夾犯人(被獄方安排監控和迫害法輪功學員者)強制法輪功學員認罪及寫所謂的「五書」(反悔書、決裂書、保證書、檢舉書、揭批書)。

他們採取了一種卑鄙的手段,就是不給法輪功學員衛生紙用,平時大小便都不給,對女性生理期也不讓用衛生紙和衛生巾。仲淑娟因不「轉化」,半年沒給一塊衛生紙。

然而,仲淑娟頭腦清醒,意志堅強,她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在洗腦班、勞教所、監獄被各種酷刑殘忍折磨中,從沒有寫過什麼「三書」之類妥協的東西,即便在監獄那種邪惡的環境中,依然堅定的堅守著對法輪大法的信仰。

相較於中共嚴酷鎮壓手段,法輪功在海外洪傳,並在國際社會獲頒數千個褒獎與感謝。沒有中共抹黑、迫害的環境,民眾自由修煉法輪功。(圖片來源:明慧網)

最後一次揮手永別

在平時的生活中,為了使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有個美好的未來,她帶著因為警察綁架她、恐嚇造成精神失常、目光呆滯的女兒,到早市、晚市發放真相資料、台曆,勸三退。在經歷了諸多的迫害經歷後,依然無私無我的為世人得救奔忙。

有一次,法輪功學員晚上八點半左右到她家,看到她和丈夫在包餃子,問她怎麼這麼晚才包餃子?她說:晚上街上沒有多少人,就晚上包餃子、做飯,白天的時間好用來救人。

仲淑娟的丈夫李寬以前是大連軟件園附近某駐軍幹部,後轉業到大連石油化工公司。退休後的二零一四年前後,李寬以前工作的部隊要求,轉業以後若新單位給分房子的,就得退還部隊給分的房子。仲淑娟和丈夫二話沒說,趕緊倒房子給部隊。而在他們軟件園的部隊周圍的其他住戶,和她家同樣情況的,沒有一家退房子的。

這就是仲淑娟修煉以後的狀態:處處為他人著想,不占便宜,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原則去做。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下午四點半左右,甘井子法院對仲淑娟非法庭審結束的時候,我們站在法院的門口,一個同修大聲地喊著她的名字,她舉起她那被手銬銬著的雙手,向我們站著的地方揮手,我們也向她揮手表達我們的牽掛。沒想到,那一天,竟成了我們與她最後一次見面的永別。

仲淑娟走了,但她不畏打壓、不懼生死的堅定意志,都將銘刻在我們的心中。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9/濁世中的一朵清蓮──憶大連同修仲淑娟-436621.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