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沉淪歲月的青年

走出沉淪歲月的青年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在北方農村裏,一位母親在歷經計劃生育的苦難後,誕生了天使般的小男孩。襁褓中小男孩總是喃喃背誦著《洪吟》,倚靠在媽媽的懷裏睡著。等他學會寫字後,總在紙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才肯拿去花。再大一點,還會在集市收攤時,帶上幾份真相資料塞進商販的車裏。

如今他長大了、成年了,卻不小心迷失在紛繁亂世之中,他在情網中掙扎,越陷越深,感覺自己不斷地陷落和沈淪。然而,創世主並沒有放棄他,而是慈悲地將他從深深的泥潭中拉了出來!佛恩浩蕩下,他洗去污穢,找回自己,走在幸福而神聖的修煉之路上,以下是他的故事,並以第一人稱敘述。

我是一名研究生,在很小的時候就得法了,也因為這樣,從小就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講髒話,不做壞事。也因此,我的學習成績從小學開始就名列前茅,和同學們的關係也很好。

從小就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講髒話,不做壞事。(圖片來源:明慧網)

那是因為我按照師父的教導,做一個學生就要好好學習,卻不執著於此,這讓我的學習心態變得更穩重,學起來也沒有那麼吃力。

我身邊的小夥伴從小學開始就抽煙、打架、泡網吧、打遊戲,但我聽師父的話,不沾染這些惡習。所以儘管我已是二十多歲的青年,周圍的人都將煙酒當成一種社交必學的項目,但我依舊堅持不抽煙、不喝酒,身體也一直維持著健康的狀態。

說起來,我也已經十幾年沒吃過一片藥了,我知道這都是因為修了大法才擁有的平和心態和健康身體。

省吃儉用為了誰?

讀高中時,雖然處在一種緊張的學習氛圍中,但到夜晚時分,我就會蒙著被子,戴上耳機聽師父講法和大法音樂。天音淨樂裏悠揚的樂聲,修煉心得裏感人的故事,是緊張學習一天後最舒適的時刻,同時激勵著我在學習這條路上也不能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

在明慧的交流文章中,我聽到同修們利用各種方式向人們講清真相,我也備受鼓舞。

那時候,我們有個音樂老師,雖然課時很少,但大家都很期待她的課,除了通過音樂讓學生適當放鬆外,老師課上還會針對當時的社會現象談及自己的想法,例如善惡有報的故事等,給了同學們很多思考和啟發。雖然不敢確定,但我心裏隱隱覺得她就是同修。

有一次課後我比較隱晦地試問老師,她果真是同修,能夠在學校認識老師同修,這多麼幸福!

我們學校每個週五的下午會提早一點下課,而我就會去辦公室找老師,相互交流。我和老師同修談了真相手機的想法,老師說她向其他同修問問,應該會有。聽完後我特別期待,這樣我就能利用閒暇時間讓更多人知道大法的真相了!

後來,老師找來一套真相手機並教會我使用,我就利用週六、日學校開放時,背著書包去附近的公園打真相語音電話。語音電話需要手機卡,一用完就告訴老師又打完了,老師就會給我送新的卡,後來得知一張卡得二十元,心裏就覺得這麼貴的卡一直讓老師花費,很過意不去。

有一次,我帶了一些錢,跟老師說:「一直讓您花錢,我過意不去,我雖然是農村的,家裏也不富裕,但這幾十塊錢請老師拿著,也算我出一份力。」老師當時就笑了,讓我收回那幾十塊錢,並告訴我:「我們做這些都是為了世人,不是為了咱們自己什麼世間的利益,救人哪來什麼你的我的,要真覺得過意不去,那就多講真相,讓更多的人明白大法好。」

迫害二十多年來,法輪功群體不懈的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只願更多人認清中共的謊言,不要參與對修煉人的迫害,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記得小時候,經常把撿到的一毛、兩毛錢給同修奶奶,然後轉交給會印刷資料的同修,雖然微薄,但涓涓細流也能匯成大江大河。我想告訴大家,我們從沒有收取其它組織的什麼錢,都是將自己省吃儉用下來的錢用在講真相上,就是希望您能珍惜每一份資料、每一通電話,靜下心來看一看、聽一聽。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後,中共封鎖了所有的消息來源,大陸只有那些造謠機器的聲音,這麼多年來,我們用一份份傳單、一張張標語、一通通電話來喚醒被謊言矇蔽的同胞們,我們做的這一切都是真心希望您能了解真相,得聞佛法,一生吉祥平安。

讓身邊的人都知道

高考後,我順利的考取一本(全國重點大學),開啟了豐富多彩的大學生活。有一次上某個選修課,老師本來講得津津有味,忽然在某個舉例中污衊大法,我當時腦子嗡的一下,內心翻滾起來。

事實上,從小學到大學,我已經遇到非常多次類似的事情了。當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卻有人聽信謊言、當眾污衊的時候,心裏怎能不痛呢?下課後我鼓起勇氣,以第三方的口吻講述自己有親戚修煉大法,他們都是好人,不是×教。

雖然老師沒有多說什麼,但我能看出來老師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並表示以後不會在課堂講述相關內容。

大學舍友們有時候愛談政治話題,這也給了我很多機會去講真相。當我告訴他們六.四屠殺、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真相後,他們都感到震驚。

我也偶爾翻牆給他們看看真實的紀錄片和新聞,甚至有同學想主動看《九評》,漸漸地,有的同學逐步看清中共的各種伎倆,有的學生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我真心希望廣大學子們能夠明辨是非善惡,做回真正的中華兒女,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走出沉淪的日子

由於大學成績優異,我獲得了保研(免試攻讀碩士學位研究生)資格,並被順利推薦免試到另外一個大城市的高校。當了研究生,我放鬆了修煉,沉迷在各種玩樂和男女情愛之中,在常人的所謂幸福與安逸之中渾渾噩噩,內心很是懊喪。

一直以來,我總是做兩個題材的夢:一是考試,在考場上常常發愁,要不題目太難,根本不會,要不就是無法在規定時間完成試卷;二是趕車,常常卡著時間點,到處尋找上車的入口,火車即將出發或者飛機即將起飛,很是著急。

但不管怎麼樣,大法已經在我心中扎了根!我也剛好在疫情期間與曖昧對像結束了一段糾纏不清的男女感情。當時,她的拒絕讓我痛哭流涕、心如刀絞,但在痛苦之中我想起了大法,我決定整理自己、重拾學法。

我像一個從來沒修煉過的孩子一樣,如飢似渴的把所有大法書籍學了一遍,我的心變得特別平靜清澈,感覺到心胸越來越寬廣。修煉的感覺如此殊勝美妙,我心中放淡了情,也沒有了恨,整個人清亮了起來,毫不誇張地說,那真是脫胎換骨!

修煉的感覺如此殊勝美妙,我心中放淡了情,也沒有了恨,整個人清亮了起來,毫不誇張地說,那真是脫胎換骨!(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這時,我也減少玩手機,開始靜下心來寫論文。由於狀態比較好,寫起論文來效率也高,文思泉湧,我知道是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我給導師看完論文後,她說寫得不錯,讓我投稿。於是我就投了我們專業的一份比較拔尖的期刊,沒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回覆,幾輪修改後,就進入終審環節。

一般到這兒都是十拿九穩的了,一個同學知道後,常來誇我真厲害,抬高我,我心裏也美滋滋的,歡喜心就上來了。但開學之後,得知該同學竟然已經在更高級別的期刊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心裏就不是滋味。我的文章雖到終審,但卻遲遲沒有最終的回覆,甚至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後來我意識到,別人好,我為什麼憤憤不平,而不是替人家高興呢?向內找發現這是強烈的妒嫉心!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1]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利用這件事情來去除我長期以來隱蔽的妒嫉之心和對論文的強烈執著。當我放下這顆心後,發現自己輕鬆了很多,論文也被通知錄用。

論文被錄用後,我便有了申請某所高校博士的資格。我在該校官網查看相關信息,發現需要提交一份所謂的思想政治審核表,我下載下來一看,裏面竟然有一條「是否煉法輪功」的審核條目。

我看後,決定放棄申請該校博士。堂堂大學,本是治學研究之地,竟然審查一個人的信仰,容不下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可見中共的魔爪已經深深伸入到中國的教育體系裏。但中共邪黨小看了大法弟子,一個真修者都可以為了信仰放棄生命,這種學位又怎能威脅和誘惑的了呢?

於是我決定報考別的沒有此審查的高校,但需要考試,流程更難。在考試複習的過程中也處處體現著修煉,聽到博士名額變少了,有人已經內定了等等,自己會不會動心?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無論什麼結果,我都聽從師尊的安排,因為世間的一切利益都是轉眼即逝的,信仰和修煉才是最根本的。

也真心希望所有有幸結識大法的有緣人,都能在亂世中保持清醒莫沉淪,讓生命得以永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4/一個學生的修煉路-435024.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