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那段有家歸不得的歲月

走過那段有家歸不得的歲月

【明慧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在中國的四大名著中,與《西遊記》特別投緣。看唐僧為了至西天取經,遭遇磨難時如何堅定;看徒弟三人應對八十一難的不同態度;看佛力護佑的慈恩何等浩蕩;更愛看孫悟空如何馴服心中那隻潑猴,護師取經回到東土。

我今年六十歲,家住農村,和丈夫有個已成家的兒子。我沒有唐僧的淵博學識,也沒有孫悟空的神通變化;但每當回想起十四年前的一段歲月,也像演了一回西遊記,走了一趟難遭難遇的人生路。

二零零八年,丈夫和我的人生刮起一陣旋風,突然撲面而來,把我倆吹離了家鄉,吹離了親朋好友。長達五年,我們有家歸不得,只能在外打零工,躲避警察的追捕。連婆婆的後事、兒子上大學的學費都無法親自照料。親友鄰居也被波及,常被埋伏跟監。

若問我犯了什麼罪,成了通緝犯?我只是按照真、善、忍修煉;也盡己所能,和其他修煉者一起製作真相資料,只為讓更多善良的中國人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腿不用截肢了 小學兩年水平也識字了

一九九六年,因為腿上的血管瘤,我跑遍醫院,每家大夫都說沒法醫,只能截肢。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聽說法輪大法能治各種疑難雜症,便和丈夫一同開始煉功,沒想到腿真的神奇地好了。

我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原來大字不認識幾個;後來隨著開始學法,竟然慢慢識字了,能通讀所有大法書。每當見到師父的經文就激動,我想這輩子就是為法而來的吧。學法使我發現了自己的急躁心和顯示心,這是我得修去的執著心。

因為知道得法不容易,我始終堅持學法,再困難的時候都不放下。心中的法,在日後人生中,幫我挺過了無數次狂風巨浪。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當時有人勸我:「你不用百分之百的信,只信個百分之六十、七十就行了。」我心裏明白:「不能百分之百的信,那叫不信。」想起師父在《洪吟二》的詩詞:
〈見真性〉
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

但迫害持續不斷,幾年後,我的考驗也隨之而來。

真相資料越做越多 險遭警察非法綁架

二零零八年底,我和四名大法修煉者開始在旅館做起了真相資料。如今在中國大陸,大法學員製作真相資料的地點(資料點)有如遍地開花,有的學員在家自己做,也有的學員多人合作。無懼中共打壓,各地大法學員用心製作與傳播,只願世人不受謊言毒害。

隨著越做越上手,我們忽略了遍地開花的宗旨,開始大量製作資料,傳播的地點也越來越廣。當時我感覺無形的壓力劇增,就在考慮轉移資料點時,突然一位學員失聯了。

原來警察已長期跟蹤這四位外地的學員,如今發現了我們這個更大的資料點,便綁架了其中一位,監控他的手機,再循線找到公用電話亭及資料點。

警察上門那天,我剛到旅館,就發現前面一名男子東張西望,還問我旁邊那輛三輪車是誰的?我回答的同時,意識到來者不善,便進屋告訴兩位學員先躲躲。又拿了一支拖把,佯裝成旅館清潔員,邊拖地邊去通知另一位學員。我敲門,他沒聽見;此時七、八名警察衝上來,破門而入,把那位學員五花大綁了起來。

趁著警察不注意,我告訴躲開的兩位學員:「你倆從正門大大方方地出去。有師在,有法在,不用怕,就唸著『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離開。」她倆就真的在到處是警察的情況下,從他們的眼皮底下出去了。

逃出旅館後,其中一名學員躲在路邊的灌木叢逃脫了;另一名藏在路邊工廠的廁所裏,被看門人發現,向警察告發了。警察逮住她之後,帶回旅館,在眾人面前拳打腳踢;接著就趕我們上警車,警察沒有綁我,也沒有給我上手銬。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只有在中國這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圖片來源:明慧網)

我在心中不斷地對師父說:「師父,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被他們抓去。」並一遍又一遍地背了師父在《精進要旨》的這段法:「〈博大〉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師父慈悲,大法神奇,突然一個警察說:「你下車吧!」

看著離去的警車,和被非法綁架的學員,我的心像刀割一樣難受!

警察出動許多人力包圍了旅館,旅館老闆一家和我都被關進旅館裏,警察因為遍尋不著剩下的那一名逃脫的學員;整個上午,旅館被翻得亂七八糟,老闆被打了一巴掌,一家人嚇得午飯也沒吃。下午,我告訴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多久,老闆一家就被釋放了;稍晚我也被放出來了。

從暫時不回家 到長年有家歸不得

在確定沒人跟蹤後,我先打電話確認了逃脫學員的安全,她已成功回到另一名學員家中。接著電聯正在給人送貨的丈夫:「他們幾個被狗咬了」,丈夫立刻明白了。

我搭計程車到其他學員家借住一晚,途中還勸了司機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三退)。心中只有一念:「碰上的人都是緣分,都是師父要救度的眾生」。丈夫下班後,找到了我,我們決定暫時不回家住了。

一天,丈夫看到一輛警車停在我家巷口,鄰居告訴他,警車原來是停在我家門口的。丈夫趁機回家拿了些東西,再回頭找我。當時只覺得無力承受可能遭到的迫害,家不能回了就出走吧。

想到家中還有十幾歲的孩子、八十多歲的老人,一時各種不捨湧上心頭。我們最終還是走上一條艱難的考驗之路,長達五年的流離失所開始了。

警察瘋狂追捕 師父慈悲護佑

離家之後,我們陸續借住在不同的大法學員家,先巧遇了之前在旅館被警察抓走的學員。她在看守所吃了很多苦;在酷刑折磨下,向警方說出了我的名字。想到她經歷的一切,我難過極了,並不怨她。

也遇過不太歡迎我們留宿的學員,在全國迫害的恐怖氣氛下,我們也能理解對方的心情。那陣子無論到了誰家,總發現晚上有警車在屋外徘徊;手機狀況也怪,就算拔下電池,還是老覺得哪兒不對勁。

後來,有位外地來的學員一語點醒夢中人,給了我們明智的建議:「手機就是個監聽器,別帶;也別和任何家人、學員往來。」她還幫我們租了房子,丈夫和我終於暫時安定下來了。

出走一、二十天後,聽說老家被抄,還搶走了丈夫送貨的麵包車,孩子和兩邊的直系血親都被警察帶走。警方大費周章地脅迫平民百姓,竟只為了問出我們的下落。

二零零八年八月至十月,警察經常幾十個人一起出動,瘋狂地四處找我。他們幾乎翻遍了所有親戚家,有時晚上還搭梯子翻牆,闖進民宅。俗話說:「難時幫人一口飯,勝過富時一斗米」,我感念在心,至今常去探望當年無辜受牽連的親友們。

儘管警察全面撒下天羅地網要抓捕我們,「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師父的保護真是如影隨形!有次警察前腳剛走,我後腳就到了某個親戚家,真是有驚無險!親戚驚魂未定地說:當時來了近十輛警車,四、五十個警察幾乎包圍了整個小村。

還有一次,我聽說兒子被抓了,就到附近人家的公用電話處,想聯絡兒子當時寄住的親戚。誰知對方一接電話就說:「你快走,別來!」原來自從孩子被綁架,親戚家就被警察監控了。等我隔天又到這個公用電話處,那家的主人趕緊告訴我:「你昨天一走,就來了好幾輛警車找你啊!」

警方大費周章地脅迫平民百姓,只為了問出法輪功學員的下落。(圖片來源:明慧網)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我們出走後不久,當時正值大一暑假的兒子,被警察非法拘禁了十五天。無論警察如何恐嚇毆打,兒子只有一句話:「我什麼也不知道!」

開學後,因沒法繳學費,兒子便輟學了。為了維持生計,他先在家附近找了間工廠打工,後來又給人賣東西。在父母離家期間,他被鍛鍊地獨立堅強,很能吃苦耐勞。和當今衣食無憂、嬌生慣養的孩子相比,兒子確實成熟懂事許多。

在困境中,不但沒有長歪,兒子還比原來茁壯多了,這或許也是他在大法中受益的吧。

蝸居一個月之後,我倆開始出門給人打零工,一天能掙個五十元過活;攢上一百、二百元了,就給父母買東西,託人帶回老家,讓老人家安心。那幾年,我們夫妻倆不斷遭到迫害,婆婆每天擔驚受怕,導致她半身不遂,癱瘓在床,於二零一一年去世。當時我們不能回家盡孝,都是家人、兒子張羅送終的。

租房住得也不安穩,常有人來社區查戶口,要看身分證和戶口本,卻總能智慧地應付過關。每當考驗一關又一關地來,心裡煩惱過不去時,我們就背師父的經文:
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煩惱稍歇,又意念紛飛時,再背:

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被迫害久了,有時沮喪到想結束這一切,但想到師父不許弟子自殺,便馬上警覺起來:「這事不能幹!」就這樣,在師父慈悲的保護下,關關難過,都平安過來了。現在回頭看那些苦啊難啊,覺得什麼也不是,心裏很坦然。

牢記使命 不忘初衷

記得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家家團圓。我們看著明月,天各一方,謹以小小的月餅,遙祝師父中秋快樂。我對丈夫說:「你看,名利情說沒就沒了,靠不住、帶不走,只有修煉隨身帶著啊!」此後,我們更加堅定修煉的決心,也真切感受到大法的威力與師父的加持。

我堅信師父一定會安排我們能走的路。

後來,我開始配合當地學員做真相小冊子、光碟等等。走過多少村莊、多少路已經無法計算,當然很多時候沒做好,但還是堅持這樣一遍遍地、地毯式地、面對面地給世人講清真相。講真相前,我總是先靜下來,以最純凈的心念去做。

時間一長,雖然自己不記得,但外出常碰到聽過我們講真相的世人,對方還記得我。也有人聽明白真相了,問我:「你怎麼懂這麼多?你什麼大學文憑?」我照實回答:「我小學二年級文化,智慧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

堅定正念 五年後啟程返家

二零一三年,一整年都陸續有學員和家人提醒我們:「該回家了。」丈夫和我考慮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我們決定:千思萬慮不如堅定正念,真到時候了,咱們就該堂堂正正地回家。剛好兒子要結婚了,我倆就在隔年元旦回家了。

到家後,我先主動找了村書記,告訴他我們回來了,請他來家玩,給他講講我們這些年離家的原因。

考驗尚未結束,二零一四年三月,派出所警察再度出現,沒有出示任何證明,就開罰三萬元。非法罰款沒有收據,只給了一個「取保候審」的名頭,一年後又莫名解除了。

我不恨這些警察,他們也是受害的可憐生命;在中共謊言下,無知地成了邪惡的幫凶。事隔多年,希望他們如今都能明白真相,為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回家後這些年,我們這個曾經離散的小家終於團圓了。歷經風雨,如今事事順利,家庭和樂,丈夫的生意也十分興隆。常人求之不得的福氣,我們卻無求而自得了。

人生中那五年,丈夫與我失去了平靜的生活,嘗盡苦頭;卻也是我的身體狀態最好的時候,每天活力充沛,走路輕飄飄的。多修掉一些對名利情的執著,身體就更輕盈了一些,心性也明顯地提高了,真是有失必有得。

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你捨棄的是不好的東西,這樣才能使你返本歸真。得到的那是甚麼呢?就是層次的提高,最後得正果,功成圓滿,解決的是根本的問題。」

師恩浩蕩,感謝師父一路守護,善用每個考驗,讓我們從中領悟成長。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29/走過了那段歲月-434909.html

(本文主圖攝影:Alinda Tian)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