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盡頭的生命  從終點回到了起點

走進盡頭的生命 從終點回到了起點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是一名鄉村民辦教師,今年七十五歲,我人生的大半輩子,每天都在病痛的折磨中苦熬,身體每個部位都有病,類風濕、坐骨神經痛、頸椎增生、腰椎增生,走路都很困難。而我的頸椎增生還壓迫神經,腦子經常迷糊,頭疼得厲害,造成嚴重神經衰弱,分分秒秒都感痛苦。

而這些還遠遠不夠,我的內臟也出了毛病,心臟不好、肺結核、膽囊炎(7.3公分~7.4公分大)、慢性腎炎(尿蛋白3+, 即中度腎病)、胃潰瘍,後來發展成嚴重的胃竇炎,每天都得靠打針吃藥止痛,才能勉強吃一點點飯,整天死不了卻活不起。

本來這些病就已經折磨得我生不如死了,沒想到丈夫得了胃癌,我因為小腹和腰疼痛難忍,又被檢查出尿毒症!雪上加霜的折磨讓我徹底絕望了,我幾乎連活著的勇氣都被擊垮,就想著把丈夫伺候走了,我也不活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丈夫因病去世,送走了丈夫,我開始想著自己的後事。我準備了一瓶「樂果」(農藥),想等著處理好身後的事後,找個合適機會,一了百了,結束自己苟延殘喘的一生。

小兒子不放棄的電話

那時,小兒子在國外修煉了法輪大法,他天天給我打電話,勸我說:「媽,您這個身體唯有大法師父能救你,您學大法吧!」可我那時哪有活的心情,嘴上應付兒子,心裏早打定死的主意了。

可每次要死時,總有偶然的事件出現,打亂了計畫。現在我明白了,當時師父就已經在看著我呢!兒子也是天天打電話,每天講一個多小時,勸我修大法,連續打了三個月。一天,兒子說:「媽,您再不得大法,我只能回國了,不然,我怎能放心您一個人在家呢?」我擔心兒子的前途,只能答應他了。

我找到姐姐給我留下的一本《轉法輪》,才一翻開書,我就被大法的法理吸引了,越看越愛看,越看越明白,我一邊看一邊懊悔,怎麼不早點聽兒子的話,這樣我就能早點知道這些法理了。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不知不覺中,我的心境在昇華,我的思想在轉變,我終於懂得人活著的意義是為了什麼?就在我得法的那年年底,一天中午,我開始感到胃疼、腹脹,痛得我在炕上打滾,但是我心裏一點也不害怕,我明白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

第三天中午,身體開始發冷,第二天就不能吃飯了,看見什麼都不想吃,滴水不進,期間沒吃任何東西,但是身體沒有出現異樣,只是沒有力氣,每天我都堅持學法煉功。

一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感到餓了,想吃飯了,從此以後能吃能喝,身體什麼不舒服的症狀全沒了,從裏到外從未有過的輕鬆,我心裏那個高興啊,真是難以用筆墨形容,如果不是因為歲數大了,我會像孩子一樣蹦起來的。

從修煉至今十五年了,我再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卻越來越好,身邊的人對此驚歎不已。

一路走來有師父看護

修煉後的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寬容他人,做事多為別人著想。所以,鄰里之間的關係都很好,以前有過矛盾的,我都去主動打招呼,化解矛盾。下大雪,我幫著左鄰右舍清掃道路。我的善行大家看在眼裏。

以前有過矛盾的,我都去主動打招呼,化解矛盾。(圖片來源:明慧網)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不明大法真相的惡警到我家騷擾,砸我家的大鐵門,鄰居們都跑出來了,問警察:「你們砸門幹什麼?她沒在家。」警察說:「我們是公安局的,她煉法輪功,找她有事。」鄰居說:「煉法輪功有什麼不好?你看她煉了法輪功,我們這街上都很和睦,你們快走吧。」警察在鄰居們七嘴八舌的評論中走了。

我當時在家,聽得清清楚楚,我真為他們感到高興。警察走了後,鄰居都來叫我到他們家躲躲。

就這樣,從市裏到我家五十多公里,「610」辦公室的人往返了六、七次,也沒趕上我在家。聽鄰居講,往往是我前腳走,他們後腳來,等他們走了,我又回家來。

當時的「610」頭子氣急敗壞地說:「我就是想看看某某某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後來,他們僱了個人在我家蹲點報信,在這種情況下,我被迫離開了家。

後來的這些年,我又經歷多次化險為夷的神奇事,都是師父在保護著。

有一次,我騎電動車路過一個施工現場,剛開挖了一條壕溝,周邊沒有警戒線。我當時車速開得太快,衝過了溝後,人被甩在三米之外的水泥道上。等我醒來的時候,眼睛卻睜不開,看不見東西。

過了大概十分鐘,我慢慢坐起來了,這時,能睜開眼睛了,我環顧四周,看到我的車在一米外,東西散落一地,還有一顆門牙掉在地上。這時,公路局的人來了,問我:「怎麼樣了,拉你去醫院吧?」我說:「沒事兒,不用去醫院。」

我的電動車前叉全都斷了,回家後一半臉腫得跟發麵饅頭似的,兩隻手關節全破裂了。可我該幹嘛幹嘛,沒兩天臉消腫了,身上也不疼了,啥痕跡也沒留下。

去年,我回到老家,回去住前,想先刷刷牆,七十四歲的我,踩在一米多高的高腳凳上幹活,一不小心,從凳子上仰倒在地板磚上,摔得我暈頭轉向的,好一陣子,才爬起來。

用手一摸後腦勺,碗大的包,上身麻木,尾骨疼痛難忍。我在家待了七天,學法煉功、發正念都沒落下,七天後,我回到出租地,忙著收拾東西搬家,身體也在不知不覺中一切恢復了正常。

如今的我每天忙著告訴有緣人大法的美好與真相,從未覺得累和苦。如果沒有師父救度我,這世上早就沒有我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我一定會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生命,把每一天當成我生命的起點,以報師恩!

(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7/生命的終點變成起點-438376.html

(本文主圖取材自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