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堅守正信 貴州袁雪莉經歷十五年冤獄迫害

只因堅守正信 貴州袁雪莉經歷十五年冤獄迫害

文/明慧網貴州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二零二二年四月,袁雪莉結束了十年冤刑,從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出獄。

袁雪莉原是習水縣官店工商所職工,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三年裏,她因堅持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被中共多次構陷入獄,曾兩次被非法判刑、兩次被關洗腦班,一次遭非法勞教,身陷囹圄長達十五年九個月。

只因堅守信仰 二零零四年起連續遭非法關押

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零七年七月,她遭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羊艾女子監獄;二零零七年八月至十一月被劫持到遵義市法治中心(洗腦班)非法關押三個月;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一零年五月遭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中八勞教所。

二零一零年五月則被從勞教所直接劫持到貴州省爛泥溝法治中心(洗腦班)非法關押六個月;二零一二年四月至二零二二年四月遭冤刑十年,她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

羊艾女子監獄牢中牢

酷刑演示:毒打。

袁雪莉二零零四年七月被綁架後,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羊艾女子監獄(現改名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

袁雪莉剛一入監,就被獄警指使的幾名犯人拖到一間黑屋裏,被毒打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她又被姓田的獄警狠扇一頓耳光,打得她耳朵嗡嗡地響,隨即暈倒在地。

醒來後一個人就被關在一間號室。不准出號室,專門有二至三人看管,吃飯、如廁、睡覺都在強行包夾中,她根本沒有一點點自由,這真是叫做牢中有牢,別人叫坐牢,她是坐牢中牢。

三個月後,袁雪莉被轉入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四大隊,獄警用各種方式折磨、逼迫她「轉化」放棄大法信仰,不配合就體罰,有時一整晚都罰站不讓她睡覺。

袁雪莉經常遭到毆打、辱罵,她曾被綁在床上,為了不讓其他人聽到她的呼救聲,惡徒強行將她的嘴堵上,導致她滿口牙齒鬆動,在五十歲時牙齒已經掉了九顆。惡徒強行拉她參加揭批會,在會上鬥爭她,用各種方式在精神和肉體上折磨她,使她身心受到很大傷害,記憶力衰退。

遵義市洗腦班

零零七年七月,袁雪莉結束冤獄回到家鄉。一個月後,她被習水縣610辦公室人員無任何理由地劫持到貴州省遵義市法治中心(洗腦班)。她絕食抵制迫害,遭強行灌食,整整被迫害了三個月。

中八勞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袁雪莉在貴陽市被綁架,後被劫持到中八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開始,她被關在樓梯拐彎處的一間小屋裏,那裏無監控,沒有床,只有一個爛沙發,連續三個晚上都不准她睡,如果打瞌睡就有被打,被罰站,每天要站十多個小時,站不起了,就要被打。

那些打人者,都是獄警挑選的吸毒犯,他們打人也很有經驗,比如用膝蓋猛擊胸部,兩人把你的手反到背上,背自然彎曲下去,他們就用手肘拐,然後猛拽背部,用鞋底打臉,用腳踹等等各種暴力手段,袁雪莉被打得臉和嘴唇腫了好幾天。

除了肉體上的摧殘,惡徒還對她實施精神折磨,把她關在一間小黑屋裏,門窗都用紅布遮起來,裏面有一盞十五瓦的燈,也用紅紙包起來,她在那裏被關了大約半年多,四十四歲她被折磨得像七十多歲的樣子。

爛泥溝洗腦班

由於袁雪莉在勞教所堅定信仰,拒絕「轉化」,二零一零年五月非法勞教到期時,當地610人員把她從勞教所直接劫持到貴州省爛泥溝洗腦班。袁雪莉在那裏被迫害了六個月。

袁雪莉從洗腦班出來後,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只好四處漂泊,靠做家政維持生活。

貴州第一女監

二零一二年四月,袁雪莉又被綁架,被關押在貴陽市雲岩區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九月,她中共法院被非法判刑十年,於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劫持到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

在貴州第一女監,袁雪莉遭各種精神折磨,被強迫穿勞改服,佩戴罪犯標誌,不讓上廁所;她被關入只有一扇小窗的小房子洗腦,裏面熱得像蒸籠一樣,惡徒強制她聽、看洗腦讀本及污衊誹謗法輪功的音視頻的東西等等,不聽就把聲音放到最大,這樣無休無止的洗腦迫害長達兩年多。

在十大隊,袁雪莉被強迫勞動,每時每刻都有一至三人監視她,連如廁都不放過,監視者都是獄警挑出的最壞的犯人,她們給獄警提供的所謂信息、所記錄的東西都是假的,是根據獄警的需要來寫的。

二零二二年四月,袁雪莉結束十年冤刑出獄。但她沒有家,沒有住房,沒有工作,沒有生活來源,生存非常艱難。

袁雪莉的遭遇,再次驗證中共這麼多年來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迫害,犯下的是群體滅絕罪行。

但寒冬將逝,越來越多的人們通過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歷程,了解到中共的邪惡、大法弟子的堅韌以及真、善、忍的美好。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0/貴州習水縣法輪功學員袁雪莉結束十年冤獄-443846.html

(本文主圖來源:瑞士西人法輪功學員攝影作品)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