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這一群善良正義的人們

身邊這一群善良正義的人們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記者沈容改寫報導)

我是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來,在中共嚴厲迫害的這麼多年來,我遇到了很多善良的民眾,他們不畏強權,或明或暗地盡自己所能,幫助和保護著我們,他們選擇的是一條充滿正義、光明的大道,也選擇了充滿光明與善報的未來。因篇幅有限,僅在這裏講述一些有代表性的故事,感謝這群善良勇敢的人。

中國大陸的善良民眾,他們能夠在邪惡持續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下,主動幫助法輪功學員,已經為自己和家人帶來了莫大的福份。繪畫:《飛天》。(圖片來源:明慧網)

單位書記的擔保

二十年前,我生完孩子剛出院回家的當天下午,丈夫出去買嬰兒必需品,在半路被蹲坑的縣國保警察綁架到縣公安局。而我一個人帶著剛出生的嬰兒,躺在家裏甚麼也不知道。我生小孩因為小手術沒縫好針,當時只能躺著,不能坐。

天都黑了,丈夫還沒回家,我有著不好的預感,便趕緊給家裏親戚打電話,才得知縣公安局要把他關到洗腦中心去,公婆正在縣公安局極力阻止。如果我丈夫真被關到洗腦中心去,我只能躺、不能坐的身體,一個人可怎麼帶小嬰兒啊?我欲哭無淚!

第二天早上,我車間同事買了好多禮品,高高興興地來看望我和小寶寶。聽到我丈夫因修煉大法而被綁架,大家都很氣憤,馬上去找單位書記。同事說:「這不是逼著人要去北京上訪嗎?!這還有沒有天理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書記趕緊給上面打電話,好說歹說要求放人,書記還用自己和單位的名義擔保:「有事我和單位來擔,但是如果我單位出了甚麼亂子,逼得人上北京去,上面也要承擔後果!」

經過書記不懈的力爭,上面終於答應給縣公安局打電話放人。書記立即派廠保衛科兩位科長打車,去縣公安局接我丈夫回家,還親自到我家來慰問我。在那個迫害最瘋狂的時期,書記能夠頂著巨大壓力,盡自己所能幫助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免受迫害,我將永遠記住她的這份恩情。

而書記的義舉,也為她帶來了福報。退休之後,她被一個省機關單位聘用,待遇比原單位好多了。

兩位廠長的善行

有一次,我被縣國保警察非法抄家,搜查證上沒有任何人的簽字(後來聽我親戚說,他們手續不全是違法的,可以告他們)。在沒有查到我們有任何違法行為後,竟然不斷威脅當地的村委會和房東,不許我家在那裏租住,造謠說我丈夫是危險人物,要逼我們搬家。

沒辦法,我只好去找單位領導。生活廠長說:「你不是我國的合法公民嗎?他讓你搬你就搬呀?合法公民難道連居住權都沒有嗎?」他馬上打電話給村長,但是村長怕縣公安局找麻煩,還是堅持要我搬家。生活廠長無奈地說:「我的權力小,人家不買帳,你去找生產廠長說一下情況。」

於是我找到生產廠長,他馬上派廠保衛科副科長去當面和村長溝通,結果無功而返。生產廠長也馬上打電話給村長,對方就是不買帳。

廠長氣得對我說:「我們現在就像這個拳頭打出去沒有力!我雖然是一廠之長,卻只能管我們自己這一畝三分地,在人家那裏說話沒有份量啊。要不找書記吧,看能不能和對方溝通或者在單位宿舍找房子租?」

在中共打壓的氛圍下,兩位廠長幫助法輪功學員討公道的義舉善行,也給他們帶來了福報。單位改制後被其它單位接管,許多領導崗位都被兼併了,單位也搬遷到很遠的地方去了,但是生活廠長卻留在了留守處,繼續擔任領導,生產廠長則自己辦了一個加工廠,業務蒸蒸日上。

保衛科長的保護

縣公安局的人經常跑到我單位來騷擾,保衛科兩位科長明白我們都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所以能迴避他們就迴避,不能迴避就直接拒絕他們的無理要求。

有一段時間,我在單位負責原材料的驗收入庫。有個採購員來找我,要求我在入庫單上多填重量,說是每個月給我兩千元錢的好處費。當時我和丈夫的工資都只有幾百,要交房租、養小孩,經濟上很緊張,這兩千元錢相當於我好幾個月的收入。

但面對巨大的誘惑,我斷然拒絕了,我是修真、善、忍的,不可能做出這種弄虛作假、損公肥私的事。他找了我幾次,我都回絕了,後來他竟然表示也想了解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問我有沒有資料,他也來看看提升自己。我便毫不猶豫地給了他,希望他能明白真相。

有一天,保衛科長找到我,叫我不要隨便拿真相資料給別人,有人已經舉報我了,真相資料還上交到他那裏。我想了半天,誰會舉報我呢?最近我只拿給一位車間主任看過真相資料,他非常喜歡看,還傳給他的朋友看,是不可能會舉報我的。

科長見我實在想不起來,就告訴我是那個採購員。我這才恍然大悟,因為有一段時間了,他拿到真相資料也表現的很想看,所以我根本想不到是他。我是真心希望他看了真相資料後,能明白真相,不要再做那種缺德的事。沒想到,他竟然舉報了我。我告訴了保衛科長那個採購員舉報我的真實原因。科長提醒我,以後注意這種見利忘義的人,不要再給他資料了。我非常感謝保衛科長。

兩位保衛科長在單位改制後,也都留在了留守處繼續擔任科長。副科長是外地人,在我們這裏沒有房子,後來買到了外地人不能購買的經濟房,我和丈夫都為他感到高興。

居委會主任的懊悔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我單位當時的一個居委會主任積極追隨邪黨,想要從中撈取政治資本。那時我還是個沒成家的小姑娘,他覺得更好欺負。

他把我用手銬銬在居委會一天一夜,非法拘禁我,逼我寫「悔過書」,並和派出所片警敲詐我父母,讓父母給他們買好煙、好酒等高檔物品,還要我父母買狗肉燉給他們吃。第二天,又把我非法押送到派出所,逼我寫「保證書」。

在他把我從一個看守所非法轉到另一個看守所的路上時,他對我說:「我前腳把你送到看守所,後腳就因為胃病住院了。我現在還沒出院,在帶病工作呢。」他萬萬沒想到,他的報應剛剛開始。

在他把我和另一個同修非法關押到洗腦班回來後,他因為女兒結婚沒錢買房子,就把自己的房子賣掉,給女兒買了房子,和女兒、女婿一起住。但是後來與女婿關係搞僵了,他想搬出來又沒錢買房子,加上身體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沒過多久就去世了。

我有個親戚曾對我說:「這個主任把你拘禁在居委會一天一夜,還拿手銬銬你,是違法的。我幫你打官司告他,讓他受到法律的制裁!」那時,我已經聽說那個主任病得很重了,而且他也後悔不該迫害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我想想還是算了,打不打官司已經不重要了。

有善念的車間主任

因為單位效益不好,我懷孕沒多久,車間就重組了。現主任對我很關照,每個月除了到廠部結算一次成本,做一次工資表,就沒有其它事了。我每天會主動幫同事們燒水,領一些消耗品,打掃一下辦公室等等,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現車間主任聽說我生小孩剛出院,我丈夫就被縣公安局警察綁架了,他馬上和同事到我家來看我。他問我產假一個月給我多少錢?我說是基本工資的百分之幾、拿到手有一百多塊錢時,他大吃一驚,說:「這點錢怎麼活啊?你老公又被抓走了沒有工作,你還要交房租、養小孩。」

他馬上對同事說,車間給我補齊到每個月三百元。同時還抱歉地對我說:「車間現在也比較困難,只能先補這麼多了。」我非常感激主任,幫我解決了燃眉之急。這個善行,也給主任帶來了好報。車間後來因為經營不善,又由原主任接管,但是現主任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廠裏降職處分,而是繼續回到廠技術部任職。

原車間主任在我沒成家時就是我的領導,後來我調到了別的部門工作。《九評共產黨》一書發表後,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潮也由此拉開序幕。我把《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等書都拿給他看了,他特別喜歡看,還傳給他的朋友看。

長銷書《九評共產黨》熱賣,助民眾認清中共。(圖片來源:博大出版社)

他再三叮囑我,以後有新的資料一定都給他看一下。我勸他退黨,他很爽快地就答應了。他因此也得到了福報,升任當了廠部生產部長。他妻子在一九九九年之後就得了癌症,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身體還是好好的。

我休完產假後,被調到另外一個車間去,主任是廠裏最年輕的中層幹部,而且還是個大齡未婚青年,在業務和人脈上都不太成熟。因車間承包沒多久,他對我說:「車間目前剛起步,還有很多困難,你不能光做會計了,還要上生產一線,並負責採購車間原材料、消耗品等物資。保管、發物流、現場管理、後勤保障等等所有工作都要兼做。」這麼多工作加起來,工資只有幾百塊,我答應了。

我在採購車間原材料時,經常會遇到主動提出給我多開發票的人,我每次都會告訴他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會弄虛作假,不屬於我的錢,我不會多要的。有的可能覺得我在說客氣話,發票直接給多開了,每次回來我都會告訴車間主任,在財務報帳後,把多餘的錢又上交給財務了,所以財務、物資審核科、廠長、車間同事們都知道我不貪不佔。

主任說我太傻了:「你自己收入又不高,這多報出來的錢不可以自己留著補貼家用呀?還上交給財務?」我說我是修煉大法的人,這不義之財是不會要的。

有一天,保衛科長把我和車間主任都叫去了,說是上面有指標,要把我送到洗腦中心。車間主任想了一下,說:「我不同意,她是我車間的骨幹,她走了我車間怎麼辦?誰來做事?」科長說上面有任務,主任說:「我不管。你要問我,我是堅決不同意!」

就因為主任的不同意,使我免受了迫害,也給他帶來了好運連連:這位年輕的主任後來不但娶妻、生了兒子,而且還在廠年終結算後,只有我們這個車間有盈利,其它所有車間全部虧損。廠幹部大會上,其他人都受到了嚴厲批評,只有主任一個人受到了廠長的大力表彰,給予了許多獎勵。

好心的鄰居與房東

為了使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真相,我在我租住的村子裏發過幾次真相資料。很多善良的鄰居明白了真相,選擇了正義和善良。

繪畫:《真相福音送山村》。(圖片來源:明慧網)

有一天下班的路上,我發現有人開車跟蹤我,我回到院子裏剛停好自行車,租住在一樓的一位大媽趕緊把我拉到一邊,說:「今天有人來找你們,等下還會來。他們已經在這裏蹲點一個星期了,你家裏有甚麼東西趕快收拾好,不要被他們發現了。他們還說你丈夫是危險份子,你們可要注意安全啊!」我非常感謝這位善良的大媽能夠冒險及時通知我。

我上樓剛開門,房東太太就匆匆下樓來了,她很急切地對我說:「今天有人來找你們,等下可能會來抄家。你趕快把家裏大法的東西全都給我,我幫你保管好,等事情結束了再還給你。」我說:「我家裏只有一些自己看的大法書。」她說:「那你也趕快給我,我保證不讓任何人知道,到時候一本不少地交還給你。」

當天晚上,縣國保警察就來非法抄家了,還把我和丈夫綁架到派出所,連夜非法審訊,結果一無所獲。他們不得不在第二天清早把我們送回了家。

他們不甘心就這樣放過我們,經常給村委會和房東施加壓力,逼我們搬家。在後來搬家時,我把許多小孩子用的東西都送給了一樓的那位大媽,因為她最近添了一個大胖孫子。

房東太太中年得子,請了一位保姆幫她帶兒子。有一天,保姆推著嬰兒車要帶小寶寶出去玩,在下樓時,一個沒扶好,小寶寶和嬰兒車連人帶車摔滾下了樓梯。我聽到動靜,拉開門一看,嚇了一大跳。萬幸的是,小寶寶甚麼事都沒有,哪也沒摔著,只是嚇哭了,真是全靠大法師父的保護!

我的新房東退休前曾是單位的領導。我們把《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給他看後,他非常喜歡,特意來問我們能不能借給他慢慢看。丈夫說可以送給他,他特別高興,說這本書太珍貴了,他還要給他朋友看。

房東老太太也特別善良,因我和丈夫每天早出晚歸的上班,她主動提出免費幫我們煮飯、燒菜,讓我們一下班就能吃上可口的熱飯菜。我們真是不知該怎麼感謝他們老倆口,我們和房東就像一家人一樣。

有一天下班後,房東老太太告訴我,今天來了一個小伙子,要我辭退你們,不讓你們在這裏住。房東老太太對他說:「這是她自己的單位宿舍,不在這住到哪住?你給他們分房子住啊?」我說:「肯定又是縣國保的警察來搞事。以前也是逼房東要我們搬家,這次又來了。」老太太說:「我可不怕他們,他讓我給罵跑了。我自己的房子,想讓誰住就讓誰住,他們管不著!」

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三十週年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善良民眾,他們能夠在邪惡持續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下,主動幫助法輪功學員,已經為自己和家人帶來了莫大的福份。我相信還會有更多的世人站出來,反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支持法輪大法!

▌《九評共產黨》在綫閲讀:https://www.tuidang.org/9ping/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31/【慶祝513】身邊那些明白真相的人們-442272.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