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仰「清零」到疫情「清零」 爲何本質相同

從信仰「清零」到疫情「清零」 爲何本質相同

文/聞瑞 (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從二零二二年一月初西安封城,到三月以來的上海清零,在眾目睽睽之下,疫情清零中的種種亂象,令人心悸。

西安封城期間,因為核酸檢測問題,懷孕八個月的孕婦被醫院拒收導致流產,嬰兒胎死腹中。

這一事件尚未平息,上海清零中的慘劇和亂象就頻頻發生,一樁接著一樁:「一個兩歲小孩被隔離後死了,她媽媽情緒崩潰受不了跟著自殺」了;上海政府在通報五十一個死者的死因時提到,除了「基礎疾病嚴重」,還有不少人是因為「重度營養不良、電解質紊亂」而造成死亡,實際就是餓死、渴死了。

大量的視頻可以證實,上海清零中發生若干起跳樓、上吊、跳河自殺事件,還有各種各樣生存受到直接威脅的情況,不勝枚舉。

這些事實,被視頻、社交媒體廣泛傳播達到數億頻次,幾乎路人皆知,一次一次的現實悲劇,令人難以置信,然而,卻又真實地展現在世人面前。中共的「共產」基因,不分青紅皂白的「搞運動」、「一刀切」被暴露得體無完膚。

然而,在疫情「清零」之外,還有一種「清零」,每天都在中國大陸發生,卻在中共的極端封鎖與屏蔽之下,鮮為人知。

鮮為人知的「信仰清零」

自二零二零年年中開始,中共政法委、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610 在全國範圍內發動消滅信仰的「清零行動」,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大規模騷擾、綁架、重判、重罰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 610 和國保以所謂「清零」,把正在新億達瓦廠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孫丕進綁架。第二天,家人突然被告知孫丕進去世。家人到現場時,六一零人員說孫丕進是跳樓自殺,但不讓家屬仔細驗屍。只看到孫丕進沒了一個眼球,半邊頭塌陷,胸腔塌陷。

為了掩蓋冤死案真相,610 派出黨政人員、便衣在村子裏蹲坑、巡邏,監視家屬,不許請律師、上訪,最後強制家屬同意火化遺體。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北京海澱區萬壽路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以打疫苗為由闖入原農業部司機、法輪功學員柯興國家中,要把他綁架走。他妻子是農業部的幹部,因病臥床不起,不能自理,請求他們別帶走丈夫。警察當著她的面將柯興國銬上手銬後帶走。

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柯興國回到家中,中共人員以所謂「清零」又不斷地到柯興國家中騷擾,並以孩子的工作、上學要挾他放棄修煉。柯興國的妻子只要聽到敲門聲,就陷入恐懼之中。在驚恐中,他妻子於十二月十日悲慘離世。

二零二零年五月,江西南昌鋼鐵廠六十七歲退休女職工、法輪功學員吳志萍曾陷冤獄六年,街道派出所不斷地打電話騷擾她女兒,要她勸母親「轉化」。她女兒受到驚嚇,健康出了問題,做了手術。她恐懼地哀嘆:「要死人的!」終於被迫和母親斷絕了關係。

派出所仍不放過吳志萍。二零二一年四月,警察、社區人員數次到她家,逼她簽名「轉化」,她拒絕。四月十九日當晚,她連夜逃離了自己的家,一整夜在街上流浪。後來在流浪期間,她被綁架到洗腦班,因她堅定不「轉化」,又被劫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

中共為達到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幾乎動用了所有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的工齡「清零」、停發養老金、解除公職、強行按手印、威逼家人代簽、離間夫妻關係、關進洗腦班、採血、拍照、錄像、建DNA數據庫、地毯式排查、清零回訪、刑訊逼供、酷刑折磨致殘致死……

中共為達到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幾乎動用了所有的手段。(明慧之窗合成)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零年,中共警察至少綁架騷擾1萬5235名法輪功學員,其中537人被關洗腦班;二零二一年獲知1萬6413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其中608八人被關入洗腦班。

從上面的數字簡單計算一下,在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相當於每天都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這樣的人權災難已在中國大陸持續了二十三年,由於中共的極力掩蓋、抹黑、封鎖,身在中國的絕大多數中國民眾看不到這些真實的信息。之前,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發動殘酷迫害法輪功,中共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叫「轉化」,二零二零年疫情發生以後更為囂張,掀起「清零行動」。

兩種清零 本質相同

中共僅用兩個月,就把上海這樣一個兩千五百萬人的大城市變成了一所大監獄;二十三年來,中共打壓法輪功,把整個中國也變成了一個道德缺失的大監獄。上海清零是限制人們的活動自由,對真、善、忍的信仰清零則是限制人們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讓人在滾滾紅塵中疏遠了精神家園,忘記了返本歸真的生命真義。

中共在清零中威脅恐嚇法輪功學員,不簽字放棄信仰就要株連三代,不讓孩子考公務員,現在就連小學生都要求填寫有無信仰;在上海疫情中竟然也拿株連政策來嚇唬百姓,一名年輕人拒絕後被恐嚇株連三代,他說「我們是最後一代」,這句話在網上廣為傳播,成為中國年輕人拒絕再為中共效力的宣言。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來不講法律,公安部和中共辦公廳公布的十四個邪教名單裏從來都沒有法輪功,國家新聞出版署已經明確發文說明出版法輪功書籍合法,但是中共當局一直用江澤民個人對法輪功的錯誤定性來迫害法輪功。

在上海疫情中,中共的違法行為不計其數。上海從未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但卻對陽性樓實施「硬隔離」,甚至法律約定的「生命線」──消防通道也要封鎖。最近,天津市居然出台政策,不讓陽性、密接、次密接學生參加高考,輿論一片嘩然,質疑政府有甚麼權利剝奪考生權利,在壓力下天津才撤回這一政策。

上海疫情中,中共漠視生命,天良盡失,看著人活活餓死、病死,不讓出門、見死不救。而法輪功學員在疫情中告訴人們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卻被中共當局抓去坐牢。

在中共眼中,沒有是非,沒有善惡,只有權柄(維穩),從來沒把百姓的生死放在眼裏。這一次的上海疫情讓很多人清醒,讓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

疫情「清零」清掉了中共脆弱不堪的「偉光正」面具,清掉了中共若干年來編織的歲月靜好假相,清掉了中國民眾對於共產黨僅存的那麼一點幻想。當冰山開始在陽光之下融化,任何的遮蓋都是愚蠢而無用的。

中國民眾在虛幻的共產主義「海市蜃樓」中,被謊言與假相欺瞞了數十年,系統洗腦與思想控制使得表達良知與正義,成為一件危險的事情。二十多年以來,一部份被中共謊言欺騙的民眾,即使在接到法輪功學員的傳單時,對傳單也視為敏感信息,唯恐避之不及。當聽到法輪功學員甚至被「活摘器官」,更認為是天方夜譚。

當民眾遭遇中共清零的毒害時,是否也可以明白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多麼殘酷,多麼喪心病狂,是否可以明白法輪功學員發的傳單中「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良苦用心。

中共歷次運動中導致八千萬國人非正常死亡,迫害信仰,傷天害理,在滔天惡行中早已自掘墳墓。

希望中國大陸的有緣人,抓緊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能找到法輪功學員給辦理最好;找不到法輪功學員,自己把「三退」聲明寫下來,讀給上天聽,署名用真名、小名、化名都可以。

蒼天為鑑,惡徒難逃。無論罪魁禍首或幫凶從犯,都躲不過人間法律的究責與天理的終極懲治。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公檢法司各級人員,應儘速幡然悔悟、停止迫害,才能懺悔贖罪、將功補過,以免它日伏法,再多悔恨也無益。

機緣稍縱即逝,切莫蹉跎貽誤。

▌《九評共產黨》https://www.tuidang.org/9ping/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2/疫情「清零」和信仰「清零」-444169.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