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高一喜的故事和背後的驚人秘密

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高一喜的故事和背後的驚人秘密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編輯)

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左右,黑龍江牡丹江第一殯儀館內,幾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圍在解剖室外。孩子在哭,家屬在哀求,有的員警在一旁偷偷的笑。

十六歲的女孩高美心和她的家人是從家鄉穆棱坐了2個小時的車到這裏的。混亂的場面中,高美心機智的躲過員警,快速地衝進解剖室,推開門的那一刻,這個十六歲的女孩再一次崩潰了。

她看見解剖臺上的人,已經被剖開,從脖子到腹部身體鮮紅而扭曲的敞開著。「不能動!」高美心撕心裂肺的喊聲把正在解剖的人嚇得不知所措,四、五雙拿著柳葉刀的手同時停了下來,驚愣地看著高美心。而解剖臺上身體被剖開的人,正是高美心的父親高一喜。

善良的一家人

高一喜家住牡丹江市穆棱市,曾經當過酒店的經理,燒得一手好菜,做的美食讓女兒高美心回味悠長;高一喜天生一副好嗓子,愛唱歌,性格開朗大方。他的好廚藝來自他的父親,正直善良的性格也源自於父母的言傳身教。

高一喜的父親,曾在穆棱林業局汽車隊食堂當廚師,為人非常仁義、厚道,從來不多言、不多語。當地誰家結婚,都請他去炒菜。

他家還種小蔥出售,當地一家開飯店的來買小蔥,五毛錢一捆的東西,欠了三年共一百八十元的賬,高一喜的父親也從不開口要賬,飯店的人來了,他還照樣給人家拔蔥。

高一喜的兄弟姐妹們一輩子也沒聽父親說過誰不好。高一喜的母親也很善良,自己非常節儉,但如果來個逃荒要飯的,她卻又給吃、又給喝的,還給人家縫補衣裳。

有一次,他們家攢了一年的布票,剛給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趕上來了個逃荒的,高一喜的母親就把衣服給人家穿上了。高一喜就是在這樣一個家庭中長大的,父母雖然沒有什麼文化,卻有著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家人身體都奇蹟康復  感恩法輪大法

一九九七年,高一喜的大姐在北京打工,因患胃癌走投無路,後來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神奇的是,大姐的身體很快就康復了,還吐出一個肉瘤來。

看到發生在女兒身上的奇跡,高一喜的父母也相繼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困擾高一喜母親多年的胃病、神經衰弱,老花眼、以及舌癌都不治自癒了。

高一喜在二零一二年患上了青光眼,視力僅剩零點一二,幾乎失明,到北京同仁醫院也沒治好。他想起了母親的眼病就是在煉法輪功後康復的,於是也開始走入了大法修煉。

令他驚喜的是,很快他的雙眼就恢復了正常視力。高一喜從大法中更是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對家人關愛有加。一家人其樂融融,都很感恩法輪大法。

高一喜(左後)與家人。

堅持信仰遭迫害  被強行抽血化驗

就這樣善良的一家人,僅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就遭到了中共的反復綁架和迫害。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高一喜被牡丹江公安國保大隊無故抓走,期間被強行抽血化驗。高一喜絕食反迫害十五天,被家人取保回家。

高一喜以為沒事了,可牡丹江公安內部一位善良人卻禁不住擔心的偷偷告訴高一喜說:「你趕快走!走的越遠越好,他們公安已經瞄準你了。」

公安瞄準了高一喜?

公安瞄準了高一喜的什麼呢?

兩年後,也就是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號,高一喜夫婦半夜在家,遭到了牡丹江公安國保的再次綁架,僅僅十天後,四月三十日,家屬被國保的人告知,高一喜已經「猝死」。

當天下午,數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和「610」人員聚集在殯儀館,不顧家屬的強烈反對、哭求,強行解剖了高一喜的遺體,並取走了所有器官。

從高一喜在四月十九號從家中被綁架,到四月三十號死亡,這短短的十天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就在國保宣佈高一喜所謂「猝死」的前一天,也就是四月二十九號上午,高一喜十六歲的女兒高美心,陪同近九十歲的奶奶,一起到了立新警務大隊找到刑偵隊副隊長于洋。祖孫倆苦苦哀求于洋讓她們見高一喜一面,但是于洋等人就是不同意。

其實,祖孫倆不知道的是,那個時候高一喜已經被轉移走了。當天中午,祖孫二人來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了牡丹江公安醫院,祖孫倆邊打聽、邊趕往公安醫院。下午一點到晚上九點,祖孫倆在公安醫院病房門外又是苦苦的哀求,想要見高一喜一面,可看守的員警就是不讓見,蠻橫地驅趕她們,並恐嚇說不離開就報110抓人,還要家屬拿出五千元醫藥費。

高一喜的老母親多日來擔驚受怕、時刻惦念小兒子的安危,終於支撐不住癱倒在地,員警卻無動於衷。有好心人看著這一老一小可憐,給拿來一些吃的。

當天晚上,牡丹江公安醫院來了很多人,有高一喜女兒的班主任老師、公安片警、社區人員、高一喜妻子的單位同事,牡丹江市的員警,軟硬兼施地將這倆人騙回了穆棱。

年輕健壯的高一喜被公安醫院宣佈「猝死」

第二天,也就是四月三十日上午,年輕健壯的高一喜被牡丹江公安醫院宣佈「猝死」。

當時,高一喜的妻子因為煉法輪功,被關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中午時,她被國保員警帶到了公安醫院。在醫院的走廊裡,昏暗的燈光下,她見到了別離僅僅十天的丈夫高一喜。

高一喜身上蓋著一床被子,掀開被子一看,人已經四肢僵硬,但是左眼微睜,右眼半睜著。看到丈夫死不瞑目的情景,高一喜的妻子邊哭邊用手去合丈夫的雙眼,可是合了半天卻怎麼也合不上……

僅被允許看了十多分鐘,高一喜的妻子就被隔離到一邊,被帶往第一殯儀館,在去的路上,先鋒公安分局副局長殷憲峰邊開車邊對高一喜的妻子說:要好好配合,配合做好「這件事」。

到底是什麼事要高一喜的妻子好好配合呢?

而另一邊,穆棱市公安局國保員警崔興國等人,馬不停蹄地到處尋找高一喜的哥哥,將他連拉帶拽、連哄帶騙的拉上車,帶往了牡丹江第一殯儀館。一下車,高一喜的哥哥就被多名便衣圍在中間,有人開始對著他錄影。

看到這麼多人圍上來,高一喜的哥哥驚恐、大聲地問:「你們這是幹什麼?」見沒人回答他,就往外走,結果左右都有人攔著不讓他走,急得他在多個員警圍成的圈裡轉圈走,當時高一喜的哥哥還以為自己被黑社會綁架了呢。

這時,國保的人過來對他說:「你弟弟高一喜在看守所絕食,送到公安醫院搶救,今早五點死了。」突聞噩耗,高一喜的哥哥無法接受,情緒激動地質問:「你們抓走時人好好的,怎麼突然死了呢?你們是不是對他用刑,把他折磨死的?」、「你們沒一個好東西,把我騙到這裡,這是什麼地方?」牡丹江公安局先鋒分局副局長殷憲峰回答說:「你看一看你弟弟的遺體,看完了就解剖。」

高一喜的哥哥堅決不同意解剖弟弟的遺體,拿起手機就給家人打電話。高一喜的女兒高美心接到伯父的電話,得知爸爸的死訊後說:「不可能,肯定沒事。我剛從牡丹江回來。」後來在伯父那確認了噩耗,並聽說他們要馬上解剖遺體。十六歲的女孩急切地告訴伯父:「看住,不能讓他們動,不能解剖。」

下午三點左右,高一喜的女兒從家鄉穆棱,趕到了牡丹江第一殯儀館。在殯儀館孩子見到了伯父和被關押中的母親,全家人再次共同表示,不同意解剖高一喜的遺體。但是公安員警騙他們說:這是法律規定,你們同不同意沒什麼用,必須得解剖!

悲愴而決然的家屬:左起為高一喜的二姐、二哥、母親、女兒、二姐夫。

高一喜被公安醫院強行解剖

當高一喜的女兒到解剖室看到父親的遺體時,發現高一喜雙拳緊握,身體顯現出怪異的姿勢:左右小臂都是彎曲著,而且是抬起來離開身體的;後背並沒有貼到床板上,是懸空著的;腹部特別的癟,兩腿是繃直的,雙眼沒有合上。

高一喜的女兒撕心裂肺地哭叫著:「爸爸你醒一醒,我是你姑娘,爸你聽見了嗎?」 剛叫了兩聲,在身邊的員警們就使勁把她拖了出去。

無論高一喜的女兒怎麼哀求,他們都非要解剖遺體。孩子一急之下,撲通一聲跪下,哭著求不要解剖,站在一旁的立新警務室刑偵隊副隊長于洋,和國保員警李學軍竟然還在一旁偷偷地笑。

而那邊解剖刀已經劃開了高一喜的遺體。於是就出現了開始的一幕,當孩子闖進解剖室想要繼續商談不要解剖父親的遺體時,發現父親高一喜已經被從脖子往下到肚子都剖開了。

器官全部被摘走了,只留下一具空殼

為什麼這群人那麼急著要開膛破肚取走高一喜的器官呢,是什麼原因不能延遲解剖呢?延遲了又會怎麼樣呢?這樣處心積慮的摘走器官到底做何用途?

更詭異的是,解剖還沒有完,操刀的大夫就中途離開了。而這時,有目擊者看到,同一時間,有四輛警車從殯儀館瘋了似地疾馳著開出去,速度快得嚇人。警車的玻璃是黑色的,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不由得令人懷疑,是不是他們已經帶著高一喜的器官去趕時間了?

晚上七點多,高一喜的遺體被解剖完畢,大腦、小腦、心臟、左右肺、肝臟、膽、脾臟、和左右腎全部被摘走了,只留下一具空殼。

高一喜殘留的遺體被縫合後移到殯儀館的美容室。這時,發生了令人奇怪的事,高一喜的遺體在接受化妝時,竟然有大量鮮血流了出來,用了兩條毛巾,血仍然滲到枕頭上,血量之大讓家屬震驚不已!按照公安的說法,高一喜在淩晨五點死亡,到晚上七點多解剖結束,十四個多小時之後怎麼會流出那麼多的鮮血呢?

高一喜在當天下午被解剖時,其實還活著呢!?

高一喜的哥哥又說出了一個讓人震驚的情況,他在下午去解剖室看高一喜的遺體時,看到弟弟的眼睛沒有合上,就用手慢慢的撫上弟弟的眼睛,這時他驚奇的發現高一喜的眼角處有淚痕,而且是剛剛被人擦過留下的濕乎乎的痕跡。

那個時候與公安宣佈的死亡時間淩晨五點已經過去將近半天的時間了,令人懷疑死人怎麼會流出眼淚?如果是死亡前流的淚,這麼長時間淚水早也應該蒸發了。如果是當場流的淚,那是不是說明高一喜在當天下午解剖的時候其實還活著呢?

為了找到真相,高一喜的家人找到牡丹江公安醫院的主治醫師張丹詢問情況,張丹卻非常緊張地說:「你不要問我,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有目擊者證實,高一喜被送往牡丹江公安醫院時,是自己走入監區病房的,神志清楚,不是被搶救抬進去的。入院各項醫檢結果表明,高一喜身體健康。為什麼不到兩天卻突然「猝死」了呢?

按需殺人?活摘器官?

這不得不令人懷疑,是不是高一喜早在二零一四年被驗血後,已經成為待用的器官供體,所以這次是在按需殺人?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給牡丹江市「610」科長朱家濱做電話調查時,朱家濱親口說出是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並稱將高一喜的器官給「賣了」,這樣 「來錢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網上公佈了這個電話的錄音:

追查人員: 朱家濱哪,你——

朱家濱: ——賣了。

追查人員: 啊?

朱家濱:我賣了、賣了,我賣了。

追查人員: 賣了就可以啦? 你就說得這麼輕巧啊? 那高一喜要是你的親兄弟你也這樣說話嗎? 朱家濱哪——

朱家濱: (雜音) 不是人那玩意兒… 就摘了,就賣了唄。

追查人員: 我跟你說,朱家濱哪,你啊,是610的頭目,這國際網站寫得很清楚。你這610就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設立的一個非法組織。你們這個部門就是違法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你知道嗎? (朱家濱: 不知道。)你們參與活摘高一喜器官,你還這樣說話,你良心沒有啦? 你良心何在啊?

朱家濱: 有啊。

追查人員: 啊? 你迫害好人,你把人家器官賣了,你還是人不是人哪?

朱家濱:……撲通撲通跳呢。

追查人員:你還有沒有人性哪? 你們這樣的人,你還這樣說話? 你們家的親朋好友知道你這樣講嗎?

朱家濱: 你要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

追查人員: 你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你知道這個道理不?

朱家濱: 不知道。我就知道摘了把他賣錢,這是我的道理。

追查人員: 我跟你說啊,你這樣這錢你好花嗎? 啊? 你們家的人這樣讓人活摘給賣了,你——

朱家濱: 不是,我剛才跟你說了,你現在要有膽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樣把你活摘了。

追查人員: 你……我跟你說啊——

朱家濱: 老子外號叫屠夫,你知道嗎? 我覺得挺好的,那就給禿嚕禿嚕就像那宰豬的,過了天把毛剃了,把那個肚子挖開,就殺,殺了就賣,多好,來錢多快啊。

(移植器官明碼標價)眼角膜:3萬美元;肺:15萬~17萬美元;心:13萬~16萬美元;腎:6萬2千美元;肝:9萬8千~13萬美元;胰臟:15萬美元。

從高一喜的遺體被強行解剖過程中的重重疑點,到牡丹江市610頭目朱家濱親口承認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可以看出,高一喜被中共殺害活摘的黑幕幾乎是昭然若揭了。而高一喜一家的遭遇,還只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每一個參與活摘者,都將面臨人間法律和道德法庭的終極審判

2019年6月1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舉行終審判決,判定中共政府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進行了大規模的器官摘取,無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類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認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個犯罪政權。

這項判決將適用於世界各國和各地區政府,在追究大陸參與強摘良心犯器官,使用活體器官庫進行器官移植的組織或個人罪行的時候,世界各國和各地區政府,和國際法庭都可以直接採納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無需再做調查取證。

包括路透社、英國《每日郵報》、美國《新聞週刊》、《福布斯》等在內的世界20多家大媒體對此進行了報導。

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中共必將受到不亞於納粹大審判那樣的國際審判。每一個參與者都將面臨人間法律和道德法庭的終極審判。

本文轉載自明慧廣播: 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高一喜故事背後的驚人秘密

https://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433.html

【延伸閲讀】

中國「良心犯」遭活摘心臟 學者:手術室當刑場
活摘内幕:一份沉甸甸的实名证词

(原文:半夜抓人、强行剖取器官(图)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半夜抓人、强行剖取器官(图)-411016.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