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17年 兰州学员金吉林五位家人相继离世

冤狱17年 兰州学员金吉林五位家人相继离世

文/明慧网甘肃通讯员(明慧之窗记者方心编辑)

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法轮功学员金吉林被兰州市国保警察绑架后,遭冤判七年,于二零二二年七月一日结束冤狱,从兰州监狱回到家中。此前他曾被非法判刑十年。

金吉林,约五十七岁,榆中县金崖镇金家崖村人,历经十七年冤狱迫害,祖母、母亲、妻子,因不堪亲人惨遭迫害与精神压力,相继离世。二零一二年八月,唯一能支撑家庭的妹夫也因车祸离世。在他第二次身陷囹圄期间,年近八旬的老父亲孤独死去时,身边没有一位亲人。

金吉林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兰州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十多年的日日夜夜,他在血腥的魔窟中煎熬著。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金吉林遭榆中县法院诬判十年重刑。在十年漫漫冤狱期间,他遭受的酷刑折磨难以形容: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毒打、长时间罚站、二指戳眼,木板狠搓头、别针刺身、卡脖子窒息、各种手段的殴打;白天,恶人们往他脖子里浇开水,晚上把他衣服扒了浇冷水……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金吉林结束十年冤狱。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凌晨,金吉林在租住房再次被兰州市国保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榆中县拘留所、榆中县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金吉林再次被榆中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兰州监狱。

在兰州监狱,金吉林遭到各种折磨,如动辄辱骂,长时间吊铐、罚站、饿饭、不让睡觉,他被迫做沉重的奴工,还不让吃饱,一天只给一个馒头、一杯水,五、六十天不让洗漱,长达十五昼夜不让睡觉等等,令他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金吉林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兰州监狱遭到各种折磨。(明慧网)

金吉林自述在兰州监狱遭到的迫害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分队长李光清给上述四个犯人安排每天晚上收工回到监舍,主要由犯人段文俊和魏才超负责、杨晓明和岳想田配合用手铐把我吊挂在高低床的上床架上,吊挂我的这个床靠墙的横头和旁边的一张床的横头成为一个夹道,旁边的这张床正把监控摄像头挡住,我被挂在监控摄像头看不清的夹道里,直至天亮要出工才把我放下来准备出工。

白天出工到了车间警察的办公室里为罚站(还是由上述四个犯人看管),这样被体罚、折磨、虐待、侮辱连续十五天没让我睡觉,在晚上被吊挂因为太困而时常昏迷的一剎那,身体猛然下坠手铐勒的手腕断了似的疼痛;白天在车间警察办公室里罚站因为太困往往在昏迷的瞬间要摔倒时被惊醒,因为不给吃饱饭,瘦的人都变了样,腰胯处瘦的裤子挂不住,掉下去,晚上值班的犯人不得不给我提裤子。

吊挂我的铐子太紧,勒的手腕疼痛、血脉不通,我让松一下,犯人魏才超反而把手铐又捏紧一下,到天亮要出工,魏才超给我把铐子解下来后,两个胳膊没有一点知觉,这样十五昼夜不让睡觉。

到了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改为吊挂到凌晨两点后放下来让我在床上睡觉,还是不给褥子,只给一条被子在光床板上睡,睡下后一只手被铐在床架上。

到了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晚上,七监区值班警察进到号室,让这四个犯人把吊挂在上床架上的我改铐到下层床架上,后来这四个犯人说是因为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官在监控上看见我被吊挂,才让把我铐到下床架上。

白天还是在车间警察办公室继续由上述这四个犯人看管罚站,晚上收工回到监舍,由这四个犯人把我铐到床架上继续罚站,到凌晨两点睡觉时已站立二十个小时,早上六点钟起床后,铐在床架上的这只手麻木得扣子都系不上,有时候实在要上厕所,也是被看管的犯人恶语刁难。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突然给我把铐子解了。五月二十三日, 把褥子也给了我铺在床上,原来是最高检察院派来的巡视检察组进驻兰州监狱,但是每天的二十个小时的罚站还是继续,还是不给吃饱饭。

此时我的两腿从膝盖以下至脚已是肿胀青紫(至我回家一个月后,膝盖以下到脚还是青紫)。我向七监区教导员陈和平和分队长师永宁要求约见检察组的检察官反映情况,他们说「你想见就见啊」,不但不让见,在巡视检察组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离开监狱后,反而加重了对我的折磨、体罚、虐待、侮辱,又开始了不给菜吃。几个月的饥饿,使我头晕眼花,走路左右打摆。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才开始让我正常睡觉,此时距我冤狱期满出狱的日子还有一个月零四天。

全球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因修炼身心受益,只有中国政府疯狂的绑架、虐杀这群修善的百姓。(明慧之窗)

监狱610把「转化」法轮功学员纳入考核

兰州监狱将法轮功学员定为「蓝档」,即重点被防范对象。监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把「转化」(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纳入各监区考核内容和指标,与经济利益挂钩。

610人员每月定期检查考核落实的情况。「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从610,到各监区主要责任人,再到具体实施迫害者,都可分得数目不等的奖金。

对拒绝认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警察非法剥夺他们的合法权益:任意长期罚站,晚上值双班,克扣饭菜,不允许家属汇款,不让购货,不让给家人打电话,剥夺接见的权利等。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大大小小的监狱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发生了数无数的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暴虐事件。兰州监狱只是中共监狱的一个缩影。

结语

迫害法轮功二十三年来,兰州监狱和兰州女子监狱,从监狱长到大队长、教导员,再到一般的狱警,人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却始终从未停止过。截至目前,在这两所监狱,遭受迫害和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上千之多。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无论信与不信神佛的存在,都没有关系。只要是一个人,只要没跳出宇宙生老病死的规律,天理那无形的制约法则,就会对人起作用,善恶有报的因果就在等著迫害者。

恶报来临时,都会以人世间苦与难的形式落于人身,包括疾病、车祸等等,但绝非偶然。奉劝监狱那些还在继续作恶,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悬崖勒马。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20/兰州法轮功学员金吉林遭17年牢狱迫害-449857.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18/曝光兰州监狱的恶行-440192.html

(本文主图来源:明慧网)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