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老人跟隨旅遊團各地勸三退

花甲老人跟隨旅遊團各地勸三退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明慧之窗記者臻欣宇改寫)

中共從建黨開始,經過多次對人民的鎮壓革命運動,幾十年來,超過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一九九九年更開始對法輪大法一億學員進行暴力血腥鎮壓。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滅絕式的迫害,揚言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迫害至今已二十三年仍未停止。二十三年來,中國法輪功學員冒著被舉報、被抓、被酷刑致死的生命危險,本著修煉人慈悲的善念,上山下海四處跟中國人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

文中法輪功學員六十幾歲,從二零一七年開始,和另外幾位學員跟隨旅遊團到處去。這幾位六、七十歲的長者不辭辛勞,不是為了自己遊玩,而是為了幫助別人。四年來,他們出行十三次,勸退六百餘人。以下是這位法輪功學員自述旅途中的甘苦點滴。

旅遊中的苦與樂

有一次,我們一行四人報名偏遠山區兩日遊。路途遙遠,大巴車繞著崎嶇的山路爬行著,車裏人的身體隨著車身搖擺著。沒多時,兩位同修就開始頭暈嘔吐。

他們三位都七十三、四歲了,導遊說:「這車裏除了你們四位都是年輕人。這麼大歲數還能出來旅遊,真了不起!」

漫長的崎嶇山路感覺總也沒有盡頭似的。我們互相鼓勵,把腿盤上,心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終於到了目的地,我把身分證收集來去買門票。買票回來,同修對我說:「某某說:『倒賠我多少錢,我也不來了!』」意思是太苦太累了,我們很理解這位同修感受到的苦。

進入景區,走的是山間棧道,路很窄。走出棧道,前面就是美麗的景區,這裏有賣山貨的生意人,有在田間地頭幹活的農民,還有供遊客休息的亭閣,遊客很多。

我們四人配合協調得很好,講完真相,把《九評共產黨》、《天賜洪福》、護身符等真相資料發給世人,希望他們在大法的慈悲救度中走向美好的未來。

看到眾生得救的喜悅、對大法師父和大法救度的感恩;看到那一個個用真名實姓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名單,那苦那累算什麼?

這時那位覺得太苦不願再來的同修發自內心地說了一句:「下次出來還把我叫上。」

眾生發自內心感謝大法慈悲救度

五月份,我與另外的幾位同修一行四人,參加了旅遊團組織的十五天的旅遊活動。跨越幾個省,包括河北、內蒙、東北、山西等,有十天吃、睡都是在火車上。

一天從長白山下來,要坐大巴車到下一個景點。忽然我感覺頭暈,要嘔吐,我一直抑制著不讓自己吐。車在山路上搖搖擺擺地行駛著,搖得我頭暈,胃裏翻江倒海一般,那個難受滋味無法形容。

快到景點了我開始嘔吐。一下車感覺好多了,可是一上車就吐。第二天就吃不下飯了,只能喝點湯和水。身體疲乏的不想走路,只想坐著,躺著。

腦中不停產生一些思想:「在家舒舒服服的多好,何必來吃這苦!」「我再不來了,太苦太累了……」同修鼓勵著我:「快點走出魔難!」

我背師父的法:「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

師父明示「修心最難過」[1],我要向內找才能闖關。我就去理順自己的一思一念,像過電影鏡頭一樣,一個一個的過。

我與同修無論在火車上或住旅館,都早起煉功、發正念。學法是旅途中在車上聽師父講法。我們每天精神煥發,步履輕鬆,同行的遊客都知道我們是大法弟子,都佩服我們,我們就藉機講法輪大法真相,救人。

我們當中有位七十四歲的同修,人們看她精神飽滿,走路、爬山,輕鬆自在,都來問她多大歲數了?當知道她的歲數後,都投來敬佩的目光。

她說自己有這麼好的身體,是修煉法輪功得福報了。以前滿身的病,多次做手術,要不是大法救了她,不知自己得死多少次了。邊講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邪惡,接著勸世人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組織得福報,走向美好的未來。

她背包裏時時裝有大法真相資料,分手時給明白真相的人一份資料。「拿回去好好看看吧。」「好,好,謝謝!」她講完後,眾生發自內心感謝大法的慈悲救度。

中國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上山下海跟中國人講法輪功真相,只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參與對修煉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畫作)

十五天後,我們圓滿完成此次任務欣喜地回家了。列車緩緩駛向車站,我們拉著行李箱,站在車廂門口等待著。

這時一名乘警過來告訴人們不要著急,列車有點晚點,讓大家都回到自己車廂等待。我跟他說:「你們辛苦了,謝謝你們的一路照顧,這車上還有不少老年人,讓你們操心了。」他很客氣地說:「不用謝,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問:「你是黨員嗎?」他說:「是黨員。」

我說:「你入黨時,讓你舉著右手向血旗發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把生命獻給它。共產黨宣言講共產主義是個幽靈。幽靈是什麼?是鬼魂呀!你能把生命獻給魔鬼嗎?我們的生命是最可貴的。我們要愛護自己的生命,一定要退出黨團隊組織,讓神佛保祐自己才能有美好的未來,你說是不是?」

「是,你說的對。」「那我給你退出來好嗎?」「好!謝謝。」我接著說:「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我是有信仰的,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讓人做到真誠、善良、寬容、忍讓。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世界需要真善忍。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會得到福報。」他一直聽到我講完,用真名退出黨、團、隊組織。

世人都在等待三退

二零二零年我們一行四人去甘南、四川藏區二日遊。大巴車上載滿了遊客,行駛五個多小時到達目的地。甘南是個美麗的地方,風景如詩如畫般美麗動人。

我和另一同修配合講真相。我們沿著一條小路往前走,我們左手邊是一座山連著山的小山峰,每個山峰上都有一個美麗的小亭子,供遊客休息。要到山峰頂上只有一條用木板鋪的小路,也是上山的必經之路。

我們倆就守住這必經之路。來一個人或兩個人,我們就搭話陪著一邊講真相一邊往上走,對方明白真相三退了,我們就下來等其他人。

一次過來一個拿著小旗的中年人,我們過去問:「你是導遊吧?」我和同修問他入過黨嗎?他說沒入黨,入過共青團和少先隊。我說:「共產黨講無神論,讓我們發誓把生命獻給它。為了自己平安度過災難,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現在已有三億多人退出黨團隊組織。退出你加入的團、隊好嗎?」「好!」他爽快地說。

我們給了他一個護身符,告訴他誠念護身符上的「法輪大法好」保平安。他說知道了,遊客在等他呢,就走了。我們還給另外四位年輕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就這一會兒,聽了我們講真相並三退的人就有二十多人。我倆還給這些人發了真相資料和護身符。

四川省郎木寺

第二天,我們來到了四川省郎木寺,看到許多虔誠的佛教徒,他們繞著寺廟邊走邊念經。我們各選定一個人,跟著他們繞著圍牆邊走邊講,講退一個就再選一個人講。就這樣也一圈一圈地繞著走,選年紀輕的人給上網卡,告訴他怎麼翻牆可以看到真相,他們都很珍重地收藏起來了。

後來,我進寺廟裏,上到二樓,跟在兩個男孩後邊,問其中一個:「你們是學生吧?」「是,上初中了。」我問到了他們戴過紅領巾,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退出中共少先隊。但他們嘻嘻哈哈地說著笑著,不退出。我心裏急呀,他們拜完所有的佛像就下樓走了,我就找不到他們了。

我靈機一動,馬上坐在地上雙盤,雙手結印。他倆一看我這個舉動就不說話了。

我馬上站起來說:「我也是有信仰的,我信的是佛法,我剛才告訴你們的話都是真的。你們信仰的都很虔誠,希望你們在大災大難中能得到神佛的保祐。」

我說:「可是你們戴的紅領巾是個無神論的組織,是反神佛的,絕對不讓你們信佛。你信的佛看你們加入的是不信他的組織,那還會保祐你們嗎?你們必須退出無神論組織神佛才能保祐你。你就在心裏說:『我不要它,我要退出來。』佛就知道了你是一心信佛的,就管你們了。聽懂了嗎?」

他倆聽明白了,表示願意退出,並把名字告訴了我。我拿出護身符給他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最高的佛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到福報,會帶給他們美好的未來。他倆拿著護身符高興地向我合十走了。

我趕緊拿出筆記他倆的名字,他們的名字很長,有一個怎麼也想不起後兩個字。我出來找同修,她還繞著圍牆給人講真相呢,我就等著她,心裏惦記著那個學生的名字。同修來了,看時間也不早了,導遊約定的集合時間快到了,我們要離開郎木寺了。

我跟同修說我心裏很難受,把那個學生的名字忘了。我們向郎木寺大門走著,突然其中一個學生從小胡同裏走出來,我喜出望外,我高興地一步站到他面前說:「見到你真高興!」他一驚,一看是我,就笑著向我點頭。

我說:「你朋友的名字叫什麼?我沒記住。」他告訴了我。我告訴他我們就要離開郎木寺了,讓他一定要記住護身符上的話。

抓住最後機會勸三退

我們坐車來到一個服務區。下車後我們環視周圍的環境,發現離我們不遠處有一位男士正看著我們。我們四個人走到他面前向他問好,並說:「你們這裏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空氣好,環境美。」他很友好。

我們問他入過黨嗎?他說是黨員。我們給他講退出邪黨的重要性。他聽明白後,他用真名退出邪黨,還把名字寫給了我們。我們給了他一個護身符,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他接過護身符,高興地說:「謝謝你們!」

(大紀元)

我們離開服務室,有兩個當地婦女在聊天。同修上前向她們問好,問她們入過黨嗎?有一個說是黨員,同修給她講真相,讓退黨保平安。她不表態,同修還是耐心地給她講。

這時那個退了黨的男士走到我身邊,我馬上告訴他:「我的朋友告訴那位女士退黨的重要,她不表態。你認識她嗎?認識就請你告訴她退出來保平安吧!」男士就走過去用當地語言和那位婦女講了三退的事。那個婦女很痛快地就退出了邪黨組織。

這個服務區的幾個服務員通過我們講真相,都退出了團和隊組織。兩天的旅遊行程就要結束了,我們四人也圓滿完成了這次的使命。

要回家了,在途中下車吃飯時,我們四人交流了一下:有一個叫「活著」的導遊沒有機會給他講真相,我們商量著在車上只要有機會,就一定跟他講。

上車了,大巴車在往回家的路行駛著,「活著」的座位在前幾排,我們四人的座位在後幾排。「活著」這人很活躍,在車上喜歡和人聊天。不多時他就坐不住了,站起來說著什麼就往後排走。

當他走到同修跟前時,同修很智慧與他搭話:「活著,你可給我提高了心性。」活著站在同修跟前一臉茫然,同修緊接著說:「你不讓我脫鞋,我穿著鞋盤腿,你給我提高了心性。」

就這樣,這位同修和活著聊開了。同修智慧的把話題引向「三退」保平安,他聽著聽著明白了,說:「你的意思是退出來,是吧?」「對!退出來才能躲過大劫難,為自己保平安。」

「好,退!」活著很痛快地退出了他入過的邪黨組織。

同修又給他講了更多的大法真相,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

註﹕[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九评共产党》
https://www.tuidang.org/9ping/
▌三退自救 https://www.tuidang.org/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4/利用旅遊到邊遠地區救度眾生-439159.html

(本文主圖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