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煉功後對鄰居以德報怨  親友們也受益

她煉功後對鄰居以德報怨 親友們也受益

文/湖北大法弟子茹雲(明慧之窗記者金弘怡改寫)

我今年七十七歲,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現在耳聰目明,身體好,牙齒好,世人都很羨慕。

見證武漢大煉功殊勝場景

我女兒住武漢,我住在離武漢七百多里的一個鄉鎮。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女兒、女婿雙雙修煉法輪功後,覺得好,要我也修煉,我因忙著做生意,又看他們清晨五點鐘就要趕到公園煉功,認為太苦了,就沒打算煉。

女兒很著急,每次武漢有大型洪法煉功活動時,她就儘量想辦法讓我參加,我開始煉功但不精進。有一次大型活動,穿煉功服的學員排圖形,我們沒穿煉功服的學員就坐在指定的地方,我正閉著眼睛打坐,忽然聽到一陣掌聲,就睜眼一看,看到師父的法身就在太陽裏打坐,很清晰,我高興極了。

我還看到天空中五顏六色的雲彩,非常漂亮,我內心很震撼,原來神佛是真實的啊!這促使我從此精進修煉。那時很多人就是因為看見大法弟子煉功的神聖場景而走入修煉的。

有一年春天,學員們在漢陽一個公園舉行大型煉功洪法活動。那天一直下著大雨,水泥地上全是水,我們就坐在水裏打坐,衣服濕了,一點也不感覺冷,相反還感到暖融融的。

我親身體驗到大法的美好與殊勝,就在我居住的地方開始洪法,陸續有人來參加煉功。一次集體煉功,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給一個新學員糾正了動作,我生怕耽誤自己煉功,就趕緊回到原地抱輪。

這時,就看到師父穿著金黃色煉功服(跟師父教功錄像帶裏一樣),站在我前面也在抱輪,金光閃閃,我感到非常高興,更增加了修煉的信心。

法輪功被中共政權非法鎮壓前,在中國地區各地的煉功情景。(圖片來源:明慧網)

做到捨得 學會雙盤打坐

我煉功六個月時,打坐還沒有雙盤,都是單盤腿。有一天,在女兒家,女婿對我說:「媽,舅舅(我哥哥,他是當地義務聯絡人)收入不高,您買個錄音機和影像機帶回去,給舅舅,讓他洪法用。」

我當時還捨不得,就委婉說:「舅媽有親戚賣電器,我回去,找他親戚買,便宜些。」其實我回來也沒買。

一九九六年春天,女兒與幾個同修一行到我縣來洪法,我就讓她幫我帶錄音機和影像機來,當即拿出二千五百元,交給姪女(哥哥的女兒),讓她等機子來了,就把錢給我女兒。

我拿出錢後,隨即在哥哥家打坐,一下就雙盤上了,我高興的不得了,以後都是雙盤。隨著不斷煉功,漸漸地,別人看到我都覺得很舒服,我自己也感到很舒服,紅光滿面,內心愉悅。

我感悟到師父無量慈悲,只要付出一點點,師父給予弟子的太多太多。

遭鄰居惡意舉報  被非法關押

中共迫害法輪功早期,村裏原隊長L與我是鄰居,我因見派出所每次一來,就在他家落腳,我在給鄰居們資料時,就沒給他,他看見了,就惡意報到派出所,第二天,派出所就將我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

隨後,他家出了很多報應之事,他弟弟騎摩托車撞在牆上,幾乎成了植物人;他姪兒在市裏讀專科,被人打傷頭部,到現在不能受任何刺激;他本人患前列腺炎常常尿床;妻子因子宮肌瘤做手術。

我心裏明白他們家這是遭了報應,我沒有幸災樂禍,反而生出憐憫之心,想他們都是被中共邪黨害的,就有心想救他們一家。

無怨無恨 鄰居反過來保護我

一天,L的母親去市裏看她姪兒,我就借話問L:「你媽呢?」他告訴我他母親看姪兒去了。我滿懷同情地說:「你媽也真不容易,這麼大年紀了,還要東奔西跑操心這個,操心那個。」L悲傷地說:「怎麼這些倒楣事都出在我們家裏啊?」我就儘量安慰他。

我先找機會給L的妻子講大法真相,我說:「妳看我的兒媳婦相信法輪功好,幹什麼事都順利。」這是她親眼目睹的事實,就表示很認同,她和她兒子當時就退了中共團隊組織,她兒子外出打工,將我給他的真相護身符帶在身上,一直很順利。

我一人在家種地,兒媳在外打工。在抽空的當兒,我又通過L的妻子,幫L也退了黨團隊,從此L一切順利,他又當上了隊長,後來經常保護我。

派出所常打電話讓他看住我,不讓上北京,他就說:「她一人包幾畝田,忙得很,哪有時間出去呀?」有時,縣六一零(中共專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打電話,問L我在哪裏,他一概回答不知道。

L後來當上村裏邪黨書記,依然保護我。一次,我發資料回來的路上,他開車看見我,連忙招呼我上車,將我帶回家。

我女婿說,L當書記最紅火,村裏大事小事他說了算,他想修路、建村部,上面立刻撥款支持。去年,又撥一千萬把村裏建為旅遊點,還在流經村裏的河面上,修建釣魚台等,村民們也很高興。

迫害高壓 兒子害怕被整

我與前夫結婚後,剛生下兒子。算命的說,我們夫妻相剋,不是生離,就是死別。婆婆為我們夫妻的命運著想,就做主讓我們離婚了。

我那時真感到天昏地暗,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齡,突然遭遇這樣的打擊,帶著還在吃奶的兒子躲在娘家,無臉見人。兒子斷奶後,就送到前夫家了。

我無臉外嫁,就嫁給本村一個喪妻的男子為妻,後夫當時帶著三個幼小的兒子,我又與他生了兩個女兒。

我與親生兒子長年走動,修煉後,也常到他那去看望他們一家人。中共迫害早期,我兒子是村裏邪黨副書記,分管迫害法輪功。我這邊大兒子(養子)是民辦老師,因待遇不公,老師們經常上訪,也是邪黨打擊的對像,這事也歸我兒子管。

民辦老師們一有事就反映到他那裏去,邪黨的上級專找他,令他感到很頭痛。但他也深知法輪功好,也深知民辦老師們的艱辛,就是感到很無奈,壓力很大。在高壓下,時不時就說些對法輪功不敬的話,我勸他也不聽。

後來,村裏邪黨書記因故被整下去了,就開始整我兒子了。兒子深知邪黨整人的恐怖,心裏著實害怕了。

兒子敬念九字真言 從此改變命運

一次,我去看兒子後,他用摩托車送我回家,跟我講這事時,感到很傷感。我就安慰他,囑咐他趕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求大法師父保護他躲過這一劫難。兒子這次深信不疑,天天誠心敬念,他的命運從此改變。

兒子自己主動辭去村副書記職務後,就在他同父異母弟弟的房產公司當經理,比在村裏要強多少倍還不止,人也輕鬆,錢也掙得多,也沒人整他。

不幾年,就買了新房子,連裝修花了一百多萬,準備送給他兒子,連家具電器都買齊了。還給他兒子花三十幾萬買了轎車。他自己則準備馬上在村裏買房。這是他福報之一。

還有一件令兒子高興的事。他有心想給他兒子娶一個溫柔賢惠的媳婦。媳婦嫁過來時,是個貞潔閨女,這在當今大陸是很難找的,還沒要他們彩禮,連一千多元一件的衣服也沒捨得買。結婚時,沒要任何排場,這令兒子很滿意。他從內心感謝大法師父恩賜他全家。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17/體驗大法的美好-親人鄰里得福報-434861.html)

(本文主圖攝影:鴻彬)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