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兒童的未來在哪裏?

中國兒童的未來在哪裏?

【明慧之窗記者陳柏年綜合報導】詩人泰戈爾說:「每一個嬰兒的誕生,都透露著神的話語:『我對人類尚存希望』。」孩童一塵未染、純真無邪,是世人最接近天堂的存在。一個兒童的誕生,不僅是家庭喜悅的泉源,更是國家的希望。因此全世界的有識之士,莫不致力於兒童福利的健全與完善。


然而,中共建黨百年來,不但中國古老靈性的傳統文化被摧毀殆盡,就連無辜的兒童,身心與靈魂都正在遭受前所未見的戕害:充滿納粹氣息的兒童節粗暴的給兒童灌輸黨性;情色當道的成人文化圍在幼女身邊布下陷阱;身為農民工的父母離鄉謀生、讓六千萬兒童孤獨留守;「4-2-1」家庭不停製造溺殺的祖輩、追夢的父母和不懂做人基本的孩子。


六一兒童節被黨盜用、置換內涵

德國納粹一九四二年在捷克的利迪策(lidice)村一場大屠殺中,88名孩童無辜死亡。為了譴責這起惡行,一九四九年國際婦女民主聯合會將每年「六月一日」定為國際兒童節。在這一天要懸掛「國際兒童節旗幟」。


這個旗的設計的內涵是:綠色底色象徵生命與富饒;最上方的藍色人形,象徵上帝賜給人們博愛的庇護;而下方的紅、白、黃、黑的人形,象徵四色人種,他們的腳形成的五角,象徵地球五大洲,人類各種族共守地球,團結共生,共創美好。


然而,中國共產黨的「六一兒童節」卻是血旗滿街,大肆宣傳邪黨意識形態。許多幼兒園兒童在這一天必須大唱「紅歌」、「歌頌黨恩」;小學生則被強制要求加入「少年先鋒隊」、佩戴紅領巾,發毒誓把熱血和生命貢獻給中共。


在一個理應珍惜孩子純真的思想的兒童節日,共產黨卻對尚無思辨能力的兒童強制洗腦,以黨文化污染他們純潔的心智,讓兒童對中共產生依賴和感恩之心,並宣誓「把生命獻給黨」。這個作法讓他們長大後更容易成為「小粉紅」,也讓以往長幼有序、講信修睦的文明古國,成了草菅人命、勾心鬥角的黨天下。


黨向孩子們示範殘暴與仇恨


據《九評共產黨》一書中記載,美國總統胡佛向全世界推薦雷震遠神父的著作──《內在的敵人》,寫到一則駭人聽聞的「改造兒童思想」的故事。


在華北的文革期間,中共要求老師們領著孩子到村裏的廣場,親眼目睹劊子手以大刀砍下13位愛國青年的人頭,行刑之後士兵一擁而上,對死刑犯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這些孩子被嚇得面孔灰白,甚至嘔吐。但教員卻是一面責罵他們,一面集合列隊返校。


從此之後,雷神父經常看到孩子們被迫集合去看殺人,直到他們習慣於這種血腥場面,變得麻木,甚至能夠從此獲得刺激的快感。


多年以來,共產黨以這種殘害人心的方式,將稚嫩的孩童心靈轉變為魔性邪惡,現在或許手法變得更加隱晦,但本質與目的始終未變,為的是同一目標:將中國牢牢掌控在黨的魔掌之中。


在農村自生自滅的「留守兒童」


隨著中國大陸城市化進程加劇,貧富差距急劇拉大,使得農村勞動力大量向城市轉移,大陸組織全國婦聯課題組二零一三年發布的報告中,推算全國有六千萬的留守兒童,城鄉流動規模達三千五百多萬,將近一億的兒童沒有一個完整的家。


留守兒童因為長期不在父母身邊,很大一部份無法在認知的年齡樹立正確的觀念,加之農村師資的匱乏,使得留守兒童在知識與道德學習上的欠缺,而且「隔代教育」造成的心理問題比例非常高,這些因素,導致留守兒童有居高不下的自殺率和犯罪率。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貴州畢節有四名兒童在自家喝農藥中毒身亡,最大的才十三歲,最小的五歲,四兄妹的父母長期在外地打工,留下他們自炊自食,最終發生了這樣的慘劇。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也是在畢節,最大十三歲、最小九歲的五個小男孩,在雨夜躲進垃圾箱生火取暖,最後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二零一四年,畢節傳出12名年齡最小才八歲的小學生,被無良教師強暴。


大陸學者石豔芳在其文章《青少年犯罪何以頻發:我國青少年犯罪原因新探》中指出,二零一一年中國的留守兒童佔全國未成年人口百分之二十,卻製造了約百分之七十的未成年犯罪。


青少年犯罪最為人所知的案例,是在二零一九年,中國東北一名十三歲男孩姦殺一名十歲女孩後棄屍,最後男孩僅被送到拘留所三年,並由法院裁定他父母必須賠償受害家屬人民幣128萬元。


同年,一名十二歲吳姓少年因不服母親管教,持菜刀狂砍母親二十多刀,事後竟然毫無悔意的說:「殺我媽又沒有殺別人」。最後也因為他未滿法定的十四歲,而不用被追究刑責。這兩樁案件的輕判,引起社會公憤,也讓少年犯罪的問題浮上台面。


那麼,面對居高不下的青少年犯罪,中共的解決策略是甚麼呢?二零二零年底,中共舉辦全國人大常委會,竟然提出要將刑責年齡降低至十二歲,對犯有重罪的青少年追究刑責。留守兒童悲歌與青少年犯罪問題,原就源於中共政府的施政錯誤,現在卻要人民自行承擔。


家教走極端兒童人格失衡


古老的中國講究「中庸」、「仁厚」的育人之道,而中共手中的中國卻充斥著以「鷹爸」與「寵溺」兩種最主要且走上兩個極端的教育方式。


甚麼叫「鷹爸」呢?就是極度嚴苛與高壓,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的教育方式。最有名的例子,莫過於育兒網紅「一得他爹」事件。


「一得他爹」是廣州一位頗負盛名的育兒博主。「一得」不到一歲的時候,媽離開了。成了單親爸爸的「一得他爹」,毅然辭去主管的職位,帶著兒子去鄉下生活,他為兒子打造的小農莊,成了廣州媽媽圈「朝聖取經」的育兒景點。


十年裏,一得他爹為兒子煮的菜色永不重複。為了完整詳細記錄兒子的成長,他拍攝了二十萬張照片、用壞了五部相機,還出了兩本書。然而以優異成績高中畢業、錄取美國夢幻名校的天之驕子,竟然患有嚴重抑鬱,最後選擇了自殺,給一夕蒼老的父親與他人,留下了無限的疑問與遺憾。


「一得他爹」還是一個有涵養的文人,但他的育兒忽視了心靈的需求,忽視了道德和仁義,思維與作法承襲了中共黨文化,為了「強國崛起」,而以全面監控的方式來統治國家。


相對於「鷹爸虎父」,另一種家長則信奉「寵溺」與「放養」。由於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斷層,一代又一代中國人被剝奪了接受傳統教育的機會,不懂倫理道德,沒有良好的行為習慣。再加上一胎化後,爹娘爺姥的百般溺愛,小孩還沒識字就熟練的玩著手機遊戲,邊吃飯邊刷「抖音」,一不順心就打滾哭鬧,成了自私、冷血與叛逆的小霸王。


二零一五年有這樣一個新聞:一名十三歲女孩,得知父母要生二胎之後,竟然以逃課、離家出走、自殺等方式要挾母親,迫使她不得不墮胎。在女孩的眼中,父母根本沒有獨立的人格與自由選擇的機會,父母與他人的存在,得取決於她的利益和需求,還會不擇手段的達成目的。這樣從小就不懂人性的孩子,長大了會與人為善、會造福他人和社會嗎?


幼女被強姦的新聞層出不窮


在中國大陸,還不時會出現幼女被強姦的新聞,使百姓在咬牙切齒的同時不禁在問: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


這些心理變態的犯罪者,包括農民、保安、老師、官員等,說明色情的病毒已在中國各個層面像洪水般泛濫成災,這是中共為色情產業大開方便之門的惡果。


儘管群眾要求對這些衣冠禽獸處以極刑,但令人大開眼界的是,中共似乎早有為其開脫的打算:中共發明「嫖宿幼女罪」代替「強姦罪」,意圖聲稱受害女童為雛妓,以此減輕邪黨官員的罪行。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二零零七年到二零零八年期間的「貴州習水嫖宿幼女案」。該案中,中共政府官員多次參與強姦了眾多的女童,可司法審判中卻定罪為「嫖宿幼女罪」。直到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共才在各種謾罵聲中終止了這條惡法。

心懷真善忍,中國兒童才有安全和未來


在功利當道、崇尚鬥爭、充滿仇恨的環境下,中國的兒童會培養出甚麼樣的價值觀呢?會形塑出一個怎樣的社會和國家?只要是希望中國未來更美好的每一個人,都必須重視且深思這個課題。在紅魔當道,人們失去了對神佛的正信的煉獄環境下,對於孩子的教育,該如何自處呢?


首先,必須盡其可能,幫助孩子遠離反自然、反人性的黨文化,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學習尊重自然、尊重生命、尊重人的善性和思想自由。


其次,家長要學習如何給孩子創造良好的成長和學習環境。其實,凡事不走極端,用真、善、忍來衡量如何取中,就能找到教育孩子的最好標準與尺度。


大家是否知道,雖然法輪功受到中共殘忍打壓二十二年,但在世界各地,修煉法輪功而受益的人仍然不計其數?他們為甚麼堅持?因為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能指導人如何保存人的善良本性、提升道德、維護身心健康,在人生中不迷失方向、不損害自己的福德。


在真善忍指導下受益的老師、學生、教授們,在明慧網上分享了很多親身實例,為了家庭與孩子,也為了您自己,參照這些案例來教育小孩,掙脫紅魔灌輸的仇恨與功利觀念,才可能有光明的未來與希望。(改寫來自中國大陸讀者投稿)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