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08北京奧運】假奧運之名行打壓之實  萬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回首2008北京奧運】假奧運之名行打壓之實 萬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明慧之窗記者白萍綜合報導】古老的奧運精神代表著平等與尊重,傳遞著友誼與和平,可是中共二零零八年承辦的奧運,向全世界展現的是中共獨裁專制的瘋狂和霸道。

為了欺騙國際社會,製造所謂「大國崛起」的假相,強拆民房「美化」環境,迫使大量的民眾失去安身之所到處流浪,用盡各種手段壓制不和諧聲音,抓捕訪民、綁架法輪功學員、監禁不同政見者,連合法執業的維權律師也遭遇貼身監控;為了阻止採訪黑幕,甚至毆打自由媒體記者。

奧運過後事情曝光,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下午,在歐洲議會召開的全體會議上,歐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特別針對法輪功學員曹東、牛進平和張連英,以及維權人士高智晟律師等所遭受的迫害發表演講,表達了對法輪功問題的關注。

此後,斯考特不斷的在各種場合呼籲各界人士關注對法輪功的迫害。

北京成為打壓重點區域

奧運期間,世界各地媒體集中到北京,中共邪黨為了掩蓋人權迫害,在奧運前,從北京各勞教所、監獄,大量秘密轉移法輪功學員。

從明慧網信息統計,轉押的省份有: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內蒙古勞教所、湖北勞教所、山西勞教所、河北省勞教所、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河南省鄭州市白廟勞教所、河北唐山冀東監獄、遼寧省鐵嶺市昌圖縣關山教養院。

根據明慧網報導不完全統計,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中共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八千多人,其中在北京地區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達到五百八十六人。

毗鄰北京的河北保定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三人,三百六十二人被非法綁架,二十五人綁架未遂,四百零二人次被非法抄家,八十人被嚴重騷擾,六十七人被非法勞教,有十人被非法開庭審判。

多人遭非法綁架迫害致死

原清華大學博士生俞平及妻子趙玉敏,家住北京朝陽區周家井大院。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四點,夫婦倆被七名惡警闖入家中綁架、抄家,被非法勞教兩年六個月,家中剩下一個上中學的男孩和一個一歲大的女孩。

清大博士生俞平(明慧網)

二零零八二月北京市朝陽區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郎鳳仙,二零零八年一到五月被非法抓捕三次,於六月中旬被迫害致死。

裕中西裏小區的北京大法弟子康老太太,七十二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在外出發傳單時被花園路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被迫害致高血壓腦出血,於五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北京市朝陽區小紅門鄉龍爪樹村法輪功學員王崇俊,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被綁架迫害,被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於八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東北三省跟進進行迫害

二零零八年隨著北京奧運的臨近,遼寧省朝陽市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指使公安局二月二十四晚至二十五日出動大批警力連續綁架了十多名當地法輪功學員,並隨後非法判重刑迫害。

其中法輪功學員陳寶鳳在短短八日內被迫害致死,張琦、景菲、馮麗被非法判刑七年;陳淑梅、潘玉峰被非法判刑八年;李英軒、褚秀梅被非法判刑六年。

黑龍江省雙城市單城鎮政久村法輪功學員董連太(男,四十五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被鎮派出所和鎮幹部綁架,九月十九日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董連太(明慧網)

吉林省靖宇縣法輪功學員王學珠,四十一歲,身體非常健康,以蹬三輪車為生,和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相依為命。在北京奧運之前,於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蹬車時被中共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平市石嶺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華北各省市隨著北京下毒手

天津法輪功學員宮輝(女醫生)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奧運期間被南開區公安、國安綁架摧殘,隨後被劫持到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零三個月,被勞教所折磨得精神崩潰、重病纏身,回家僅二十二天,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含冤離世。

女醫師 宮輝(明慧網)

河北省萬全縣萬全鎮西南街法輪功學員楊振祿與妻子,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四日深夜在熟睡中,被警察從家中綁架,不到20天,夫妻倆就被非法秘判六年刑。楊振祿被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於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教師進修學校高級講師孫冠洲,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之前被禹州市國保大隊的耿松濤、夏玉霄、趙乃成等六人以查電腦病毒為名闖入家中綁架,六天內被迫害致死;屍體不知甚麼時候被國保大隊的人偷偷拉到了火葬場。

教師進修學校高級講師 孫冠洲 (明慧網)

山東諸城舜王街道官莊村法輪功學員劉秀梅女士,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在自家開的糧油店裏遭中共警察非法抄家、綁架、關押,在諸城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僅十幾天後,被「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及其唆使的惡警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六歲。

山西太原市法輪功學員張晉生,在太原市萬柏林區發改委工作,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被綁架、非法判刑七年,被迫害致病危,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送回家中,半個月後含冤離世。

華中華南各省有樣學樣

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法輪功學員曹長嶺,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北京奧運開幕的同時被武漢市礄口區公安分局綁架。八月十日,家人被當局告知老人在武漢市十醫院(普愛醫院)搶救。

武漢法輪功學員曹長嶺(明慧網)

家人趕去後發現老人全身青紫,沒有知覺,昏迷不醒,整個人只有一口氣躺著,頭上有三個洞,耳朵出血,眼睛已看不見,左肩膀一側骨折,腎被打壞,背部衣服被拖爛,整個後背慘不忍睹。八月十五日,老人死亡。

湖南省常德市桃源縣法輪功學員彭伯祥,桃源縣農業銀行信貸科長,年輕時參加過中越戰爭,飽受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曾兩次分別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於七月十四日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十三年,在湖南津市監獄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保外就醫不到一個月,於二零一九年八月含冤離世,終齡六十三歲。

福建省泉州市德化縣法輪功學員林文輝,在北京奧運前被劫持到內蒙古勞教所遭殘忍迫害二年,回家不久再次被綁架至勞教所,檢查出肝腹水,所謂「保外就醫」,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去世。

被異地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著各種酷刑摧殘,二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曉被轉押到內蒙古呼市女子勞教所迫害,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北京奧運結束了 迫害至今仍未停止

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法輪功人權向聯合國和各國政府提交北京奧運期間受迫害人員名單。這一份名單記錄了北京奧運的受害者。報告中說,單單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人數已超過一萬名,其中多人在被抓捕後幾小時即被毆打致死。「法輪功人權」同時指出,「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實際情況據信要糟得多。」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是天理,任何人都難逃肆意踐踏法律,侵犯人權,殺人害命的罪責。

回首北京奧運,二零零八真是難以忘卻,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系統機制從來不曾停止,迫害仍在繼續。只有越來越多的人們,包括迫害機制裏的人,了解真相,才能幫助中國人、幫助法輪功學員結束這場摧毀道德根基的邪惡迫害。(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