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洪災啟示】沉默的「黃金時間」與決絕的「維穩時間」

【鄭州洪災啟示】沉默的「黃金時間」與決絕的「維穩時間」

【明慧之窗評論員蕭歌撰文】在危難之中,每分每秒都非常珍貴,時間像是一把尺,衡量著一個社會中生命所佔有的份量。

從中共對兩個時間的態度,就能看出人民在其心中重不重要。在救人如救火的黃金時間,中共的官員和軍隊可以不動如山,只因為掌權者沒下令,誰也不想扛責任;但為了讓當權者逞其私慾,必須對人民出鐵拳的維穩時間,官員和軍隊卻動如閃電。

這不是偶然,在並不算遠的過去,與當下的每一天,這樣的事情都在發生著。

沉默的「黃金時間」

一、二零二一年鄭州洪災事件

在河南鄭州水災之後,「七二零事件」深深的讓世人記憶在了腦海中。而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在七二零這一天,從地鐵到隧道被大水覆沒,都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在最緊要的救人「黃金時間」裡,政府官員層層推卸責任,逐級上報,直到錯過了很短暫的救人時間。

七月二十日,鄭州市五號地鐵被淹,乘客被困在不斷淹高的浸水車廂中長達數小時,最終多人罹難,死亡數字成謎。當晚,京廣隧道內成百上千輛車在五分鐘內被淹平。兩天後積水抽去,翻覆的車輛堆積如山,車內情況不忍卒賭。

鄭州洪災 視頻擷圖(新唐人) 

二、一九七五年河南「75·8」水庫潰壩

一九七五年八月八日,河南板橋水庫因暴雨發生危險,需要洩洪處理。當地方軍隊層層上報到北京主管領導鄧小平家裡時,答覆是說鄧小平已經入睡,身體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說,並掛斷了電話。

寶貴的時間被錯過,河南地方部門無人敢在沒有接到命令的情況下洩洪,最終導致潰壩。九縣一鎮東西一百五十公里、南北七十五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現場打撈起屍體十萬多具。然而在中共的眼裡,百姓的生命簡直連草芥都不如,完全無法和維護黨的「偉大光榮正確」相提並論。

河南75.8水庫潰壩事件 視頻擷圖 (新唐人)

三、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

汶川大地震。(網路圖片)

悲劇沒有停步。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發生四十二小時後,進入汶川幾個受災重鎮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一千人,而需要被挖掘出來的人卻是十幾萬人。軍隊無法調動的原因在哪裡?

二零零八年年底,時任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在黨媒撰文揭示,震後的三天時間裡,軍方的一切行動都要經過「軍委首長」江澤民的批准,而江澤民為了顯示其對於軍隊的把持仍然牢固,無視災情緊急,寧肯讓身處前線的救災者無計可施。

只有漠視生命的共產政權,才允許這樣極端的悲劇發生。人民、生命、法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顯示個人的手腕和權力。

決絕的「維穩時間」

救人的「黃金時間」被擱置,然而顯示權力的「維穩時間」,卻是爭分奪秒。

一、一九九八年長江九江段築堤

一九九八年八月七日,長江的九江段幹堤決口。專家提議採取常用的洩洪方式,然而江澤民為保他的「風水」,強令築堤,不能洩洪。參加抗洪搶險的部隊在接到命令後兩小時內,必須無條件執行命令,迅速開往前線。

在這次軍隊「抗洪搶險」行動中,江澤民調集了共計十多個集團軍、三十萬官兵。有一百一十四位將軍、五千多名師團級幹部聽從江澤民調度親臨長江大堤。

在這場洪水中,總計出動官兵七百萬人次,組織民兵和預備役人員五百多萬人次,用兵總人數居然超過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遼沈、平津三大戰役解放軍人數的總和。

江澤民為了一已之私,短時間內動用國家巨量的資源,這樣的體制讓國際上正常國家的人幾乎不敢相信。

二、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淩晨,發生了讓無數人銘記的「七二零」事件。江澤民以邪黨總書記的身份下令開始迫害法輪功,這是一個按照「真、善、忍」修煉的群體,據國家体委統計,當時法輪功修煉者近億人。

在江澤民的指使下,七月二十日這一天,中共員警啟動了全國範圍的大逮捕,先將全國各地的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輔導員強行抓走。

上萬名武警在七月二十日淩晨已荷槍實彈進入北京,周邊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為了防止進京上訪,河北各縣域的出入口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監控把守。

七月二十日早上六點十分左右,古城西安城區各法輪功煉功點上,同時出現許多員警,未出示任何證件就強收橫幅,非法搶走答錄機,將法輪功學員強行帶上警車。

這樣的場景在全國各地比比皆是,中共對於只是想修煉做好人的法輪功信仰群體,居然啟用了戰爭級別的戰備狀態,是何等荒謬與邪惡。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過去的二十二年裡,江澤民集團發起的迫害已令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監控、騷擾、綁架、非法關押,在明慧網收錄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真名實姓達四千餘人,而這樣的災難直至今天依然在發生著。

西來的幽靈視人命如草芥

二零二一年的河南鄭州「七二零」事件,中共草芥人命,無視災情蔓延,以維穩「偉光正」、掩飾災難責任為第一目標,已大白於天下,有如警鐘巨響,驚醒世人。

共產黨是一個西來幽靈,本質上是魔鬼本性,在《九評共產黨》中揭示到:「共產黨本質上是一個邪靈,為了它的絕對控制權,不管在一時一地表現有什麼變化,它過去殺人,現在殺人,將來還會殺人的歷史不會改變。」

認清中共,才能保全自己和家人的姓名,這對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是如此,不能存僥倖心理。

Ads